捏着拳头跟着眼前的那石头人的拳头迅速撞击到了一起,不过这一下瞬间也是从手上传来了一股剧烈的撞击感觉,然后我的身子在这撞击之后直接给我弹飞了出去,在地上轱辘了好几圈之后才停下。

    看着胳膊上面的红色能量,这股的能量在我和它撞击的时候产生了那么大的撞击震荡的感觉,看来这东西也不是白白给我的,要是一个弄不好,我再被这一下给反震而死了。

    我被震飞的同时,那跟我对拳的石头人也并不怎么好,在我飞出去之后它当然身子遭受到的震击更加的大,一瞬间的崩裂就从石头组成的胳膊上开始,然后整个身子都被蹦坏成了石片。

    看着那东西的样子看来那怪物给我的这股力量也并不是没有用处,起码那石头受到的伤害要比我大的多。

    现在有了能与之对抗的东西之后我也是再次捏着拳头朝着它们冲了上去,举起了双拳就朝跟着两个石头人对碰,果不其然的我也是又被这股的力量给反击出去,在地上搓了一会之后才停下。

    我这依然飞了出去,而那两个石头人也是一样,被我的力量给撞击之后连着后面的两个石头人也一块被撞击震得粉碎,一下解决了四个也是好的不行。

    从这地方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背部,这一路靠着后背停住了身子,也是让现在的后背感觉火辣辣的,不过现在的身子已经坏的看不下去了,再坏那么一些也是没多大的事。

    这股红色的能量给我的并不是属于力量的那种,因为比起那个更像是震荡我感觉,毕竟我的双手捏着这股的力量跟那石头撞击撞击,都是震荡的冲击把我们冲开,要是纯粹的力量并不会产生这么大的撞击感。

    剩下的这些石头人我也并没放过,之前都是它们追我,而现在也是反其道而行,每次冲上去都要坏掉那个么几个,这样来来回回的几轮过后也都被我打得干净。

    站在这里大口的喘着气,现在的这副身子不得不说要比现实中的强的多,经历了这么多的伤害,没有灵气什么的支持,没有修复身上的任何伤势都能让我坚持到现在,感觉这地方不是一般的神奇。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也是来到了那怪物的旁边,“你要我杀的一百个石头我已经达到了,我现在是不是就已经完成试炼的条件了”,听到了我的话之后怪物也是打了个哈欠张开嘴说到“一百个,你说你已经完成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啊”。

    看着这眼睛微微眯的家伙我也是气的要死,之前的掉入岩浆里面的你说融化干净就融化干净了,但我刚才那些直接打碎的化成一地的石片你不会看不到吧,说着我也是朝着后面指了过去。

    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我刚才所打败当然那些石头人所留下的碎片全部都不见了,就连原来的那些它们从地下出来所造成的小坑也都不见了,除了我现在的这身伤势能证明我之前所干过的那些事情之外,其它的什么都看不到,似乎现在的场面恢复到了战斗之前的模样。

    “嗷哈嗷哈嗷哈~”一阵怪异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也是给我吓得不行,扭头朝着后面看去,一眼便看到了那怪物猥琐的样子,此时的它早就没了之前的傲慢,张着嘴不断地在哪里笑。

    看着这家伙顿时间给我气的不行,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它弄出来的,捏着拳头朝着它打了上去。

    双手聚集的红色能量在我即将要触碰到它的时候直接消失,而我的拳头打在它的身上就跟打在一块极为坚硬的石头上面没有什么差别,这一拳打下去没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不说,还给自己震得手生疼。

    “年轻人气性不要这么大,嗝哼”说着它也是站了起来,张嘴朝着天上一吼这四周的场景又开始有了变化,短短几秒的时间我们就又从那岩浆的地方回到了这一望无际的冰原上,除此之外身上的伤势也都消失了个干净,就连之前那满身的伤痛感也都随之消失。

    回到了这里之后这怪物也是又爬了起来,一幅准备要再次睡过去的样子,看着它的这样子我也是叫了叫它,“我既然都完成了你的考核,现在我是不是就是你的主人了”,“主人?就你个才活二十几年的毛头小子就要做我的主人,等你到圣的时候再说吧,现在只不过让你跟我之间留下了一道的血契,要真正的当我主人你还早个几百年的时间”,说完它张嘴一道的白色能量朝我袭来,等我再次清醒来以后已经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摇头晃了晃脑袋,坐起来之后也并没感觉身子有多么大的不适,应该说之前发生的那些似乎没对我现在产生一点的影响。

    伸手朝着旁边的那冰刃抓了过去,虽然寒冷的感觉还是存在的,但这股的寒冷握在手中的感觉跟之前却是大不一样。

    伸手拿着这冰刃挥了挥,用力挥动着这东西都能在空中划出一道的痕迹,不得不说这东西很是的锋利,不过这冰刃并没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能产生消除我五行气息的力量这把的武器也是简单的不了,难道说激活那种的能力也是要再次往上面滴血的吗。

    看着手中的这东西,伸手摸在了这冰刃的刀刃上入手除了寒冷之外还有着丝丝锋利的气息,伸手刚要在这上面抹去,看能不能激活这把武器的时候也是看到了外面清晨的样子,收起了这把的冰刃掏出了三颗能量珠子放到嘴中也是吸收了起来。

    看着这窗外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没想到我跟那冰刃签订契约的时间竟然在现实中过了这么久,不过要真按那里面所发生的时间来算的丫,时间应该会更长吧。

    看到了之前的那武皇的样子也是让我知道了我现在跟他实力的差距,之前在这学院还以为并没对手,不过现在再看不过是个笑话罢了,一山更比一山高,现在的我已经懂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