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我转了方向之后,身后的那巨大身躯的影子离我是越来越远,之前走了那么半天那东西都没有变化,而现在反着走却下变小了,这不就是让我以为之前的路是对的吗,我哪里有那么的傻。

    朝着这一个方向一直的走着,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先在所走的路有没有偏移之前转身的刚走的方向,不过既然选择了就要去做,管他对不对,心中的指引有时要比看到的东西重要。

    顺着这方向走了一会的时间,不知为何我身上所刮着的冷风都变得没有之前的寒冷,可能是现在的心里无惧吧。

    这样直直的不知走了多长的时间,眼前身边的雾气也是消失,转眼间又来到了那刚来之前的地方,看着这四周白白的冰原,虽然又回到了原地,但不知为何我却没有丝毫的遗憾。

    站在这里吸了一口气再次扭头朝着后面看去,什么雾气一点都看不到,不过武雾气虽然散了出去,但却让我看到了另外的一样东西,一样十几米高的巨大的东西。

    朝着后面退了两步也才看清楚这东西的全貌,高大的身躯,健壮的贴体格,四肢显得很是的有力量的感觉。

    那长长的尾巴就应该有三四米远,每一下拍打着这地面都会在上面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这力量的强大可想而知。

    这把冰刃的颜色虽然是冰色,就像是被冰凝结成的一样,不过这眼前的巨物毛发却是红色,像是火一样的颜色。

    它除了四肢之外,他的两条前臂的上面还长着另外的两个肢体,不过这东西要比那每一个四肢都大很多,光是看着四肢就感觉到非常强大的力量,但这上面的两个却给人的力量感更加震撼。

    为什么能确定眼前这一身红色毛发,看上去一点都和这里,这冰刃不相干的怪物认定为这冰刃里面的主人呢,因为它的那副面貌跟那激活起冰刃时候的面貌一样,不过这亲眼看上去眼前的这个家伙要比冰刃上的那印记有气势多了。

    在我看着这家伙一会之后,这东西也是睁开了眼睛,张嘴打了个哈欠也是看着我说到“你就是这次来签订关系的人吗”。

    这东西虽然看上去很是的有威严,不过这说起话来却是懒洋洋的。看着这与表面那威严的气势毫不相干怪物我也是点了点头,抬脚朝着前面踏了一步我也是说到“是我”。

    听到我的话它把那又闭上的眼睛睁开一个看着我,“既然要借用我的力量,就要达成我的目标这你明白吧”,“当然明白”,“那么说你也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了吗”,“我不怕死,但我却不会死在这里,因为我的路是要靠我自己走出来的,而不是凭你掌握的”。

    看着这家伙我也是挺胸抬头朝着它看着,虽然不知道我哪来的那么大的勇气和这么大的一头怪物在它的地盘跟它叫唤,不过我是真不打算死在是这里是真的。

    “哈哈哈,好!跟着那一家人几代都没见到过有你这股气势的人了,既然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也不多说了”说着它也是站了起来张着嘴朝着这天上一吼,一瞬间我们所在的地方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我们还在一片的冰原上面,而现在我们却到了这极为炎热的地方。

    睁眼朝着四周看去,现在的这里全部都已经被炎热的石头所给包了起来,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发亮的石头,现在能看到这四周的颜色全是因为前面的那一片冒着泡滚烫的东西,岩浆。

    它吼完了之后也是又爬回了在了地上,爪子一拍这地面,一阵的震动之后这地面开始有着一个个鼓包出现,转身朝着些的鼓包看去,本平面现在起来的越来越大,直到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然后便是胳膊上半身,然后整个身子都从哪里面钻了上来。

    看着眼前的那些东西,比起说是也野兽魔兽什么的,眼前的那些东西更像是被这四周的石头凝聚起来的石头人。

    它们的身躯并不算高,比起我来还要低上那个半米的程度,不过看着它们身上组成的东西就能看得出它们身上的热气,我现在赤手空拳的,要让我跟它们打该怎么打啊。

    扭头朝着身后的那怪物看去,我这还没开口它就先说话了“去打碎一百个那样东西回来,如果不行的话就来到我这里,就把你送回去。好了,我睡觉了,希望你晚点来找我,毕竟我现在瞌睡了”说着这家伙也是直接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看着这东西我也是捏紧了拳头,这样的小看也是让我想起了当年凰心绮被凤翎所带走的时候,他看着我的那样子就如同蚂蚁草芥一般。

    想到当时的那个场景也是让我捏紧了拳头,在这里不能败,因为未来肯定还有许多比这艰苦百倍千倍的困难,如果今天连这点的东西都度不过的话,那么到时候拿什么去找凰心绮,拿什么去寻韩玉!捏着拳头也是朝着那一堆的东西冲了上去。

    开始刚到这里的时候只是感觉四周蔓延着很热的气息,温度很高,但我迈出去几步之后这一股的热量瞬间把我包围,身上的衣服也是直接开开始燃烧了起来。

    看着这种种的事情我也把身上的衣物全部都脱了下去,但这里温度却没减少一点点,感受着这东西,想想我前几分钟还在那冰原上面啊!

    不知为何我感觉这里就跟是在地核一样,虽然没真正的见过,但这里的一切也说明这里所处的地方并不平凡。

    脚踩在这里上面瞬间感觉脚底就像燃烧起来了一样,光是这样停留没那么一下都会受到这么高的温度,要是我在这站一会非得把脚给烫没了不可。

    现在没有武器没有灵气,什么都没有,要打过这些的东西困哪程度自然不用多说,在我与其中一个对上拳头的时候瞬间感觉骨头都要裂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