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把那东西送给他,让他知道我自身的本事也是为了让我能够看清楚一个人,虽然说他因为救过他而对我感恩戴德,但在这世界这些的东西有算的了什么。

    这里空气中又挥了挥拳头之后也直接躺到了床上,睁眼看着捏着的拳头我也是再想如果我吸收了一定的魔量恢复成魔人之后,以我现在的阶段要对付那个人有几成的把握,想起那灵枪破碎时的样子也是让我的双手紧捏,虽然不知道那狐媚说得能不能帮我的灵枪修好,但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

    把门关了上我也是从风袋里面掏出来个冰冷大的东西,在这东西被我从风袋里面弄出来之后也是瞬间把这屋子的温度都拉了下来。

    看着是弟地上的这把冰刃,看着这东西表情看着就像是摩锋利的冰一样,不过这里面的特殊之处却是强的不行,这东西连我弄出来的木气都可以破坏,足以见得这东西的神秘。

    虽然说这东西的温度还没那异色的珠子寒冷,不过这要把这东西握在手心里面当武器这寒冷的程度还是让人很难抵御的。

    如今灵枪没了,手里面也没哥趁手的武器,就算之前抢到的那注入鲜血就能给予使用着能力的武器我也是激活不了他们的状态,而要靠着风袋里面的金品银品武器去拿未知的危险地方去拿食金兽当然兽丹何谈容易啊。

    伸手在这上面触摸,一股股的寒气也是迅速的朝着手指里面侵入,不过在我的火属性气息的作用下这股的寒冷小了很多,不过尽管是这样,这里面的寒气也还是很逼人的。

    看着这冰刃上面的印着的东西,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应该是不会简单了,毕竟看着之前这东西注入鲜血之后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有气势。

    很多的武器都需要滴血认主,而要是好的武器认了主人之后也许会一生都伴随之人,就算主人死了,离开了,这武器也不会再去另选主人,不过这都要看自身与武器之间的关系。

    看着这冰刃我也是咬碎了手指,朝着那冰刃的上面滴血而去,在哪鲜血滴到了那冰刃上面的一瞬间,顿时一股强大的冰冷之气直冲我的心神,当我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自身已经在一片巨大的冰原,四周除了凌冽的寒风也没再有其它的任何东西。

    看着这世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到了能与冰刃自身沟通的地方,看着这里我也是一喜,毕竟如果说武器不肯接纳你的话,那么就会想之前的那些吸血的武器一样,鲜血滴到了上面会从武器上流下去。

    到了这里也能说是好,也能事说事不好,毕竟一个如果这里给你的考验真的大的话,影响你外面的身子,乃至于让你的精神死在这里都是有可能的,不过以我现在的实力要是没个好的武器提升自身实力的话,要去哪下面还真没有多大的把握,此刻也就只能背水一战了。

    看着四周全是刮着寒风的冰原,既然那武器同意了我的进入,但去看不到它的影子是要跟我闹哪样啊。

    抬脚在这里走了起来,不得不说这里的温度是很冷的,而且在这路不知为何还动用不了自身的灵气,不过这毕竟也没什么,谁让咱来到了人家的地盘呢。

    挡住这寒风也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虽然诶呦目标,没有要去的地点什么的,不过要在这里一直的等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走了一会的时间,自身一直被这寒冷的冰风所吹也是把身子冻得不行,但奈何这里无法动用自身大的能力,风袋什么的也都没有也就只能靠着自身硬抗了,不过幸亏我的体质强一些,不然在这里走一会不非得让冻住了不可。

    在这情况下走了一段路程,也不知是我被冻的不清醒了还是什么的,感觉刚刚还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冰原现在突然起了一片的雾气,而且随着我越走这雾气也是越来越大,到了这最后就连自己伸出胳膊都看不见。

    既然这雾气无缘无故的出现,看来要应该也是要见到这冰刃的真正主人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么这冰刃的主人是哪上面印着的兽无疑了,毕竟抬眼朝着前面望去,一个足有十几米高的巨物出现在了这雾气里面显现。

    看着那被雾气挡住的模糊身影我也是朝着前面走去,刚刚看得时候感觉那东西离我的距离并不远,就像是只隔了点点的距离一样,不过现在这转眼间都走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也没看得出那背影的真实面貌,而且眼前的那东西也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考虑倒了许多的东西也是使我停下了脚步,现在在这里再一直的走下去的话,估计没准一辈子也走不出这里,毕竟这里的世界太过的神奇,要是这样着了它的道不就彻底傻了吗。

    现在往前走这一条的路肯定是不对的,不过要朝着四周的乱走没准连这一条的线索也会消失,不得不说这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蹲下来看着脚下的东西,一层厚雪覆盖在了冰面上面,这虽然是冰,但没有一点滑滑的感觉,看着这东西我也是拍了拍手,扭头便开始朝着后面走去。

    从我感觉到四周有雾的时候就感觉这脚下所踩的东西跟之前所踩的地面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也就说那东西给我领到了另一条的路上,而且还不是能找到它的方向。

    在有些的情况下,迷茫之中给你一点小小的光亮就会去牢牢的抓住而顾不得其它的东西,也不分辨这条的路是对是错啊,但毕竟这是希望。

    那东西给我指出这条路也许就是一直给我希望,然后让我一直在这条路走下去,从而在当中丧失自我,丧失来到这里的目的,虽然说有的时候点点的希望是要有的,不过如果那时错的,那么到时候想着当初还不如不去选择,现在不知这是否是我的来的方向,但那条的路我不会再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