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皇?!”听着我的话顿时间也是给他吓个不行,“龙毅兄你说的难道是现学院排行第一的那个人!”

    看着他那样子也是给我吓得不行,这没想到出来这一回就让让我把这学院里面的排行第一的人都碰到了,不过他要是第一的话,那个跟他实力差不多的那黑衣人又是谁。

    “咳咳排行第一,什么排行第一”,“现学院里面,学员实力达到了武皇级别的人也就只有三个,这三个人分别领着这学院里面的三股势力,而你去的闯的就是那排行第一学员的地盘,伤你的是他肯定没错了”。

    “哎行了行了,不就是那第一的位置,那位置迟早都是我的,不过现在你先把那边的风袋给我拿来一下,我的胳膊都被废了”。

    不得不说人少了两只的胳膊,干起任何的事情都增加了一多半的难度,现在光是弄着风袋都让我弄了半天的时间。

    我得胳膊完全不能动,他把风袋拿到了我的前面,然后抬着我的手朝着那风袋里面伸才让我的胳膊进到了风袋里面。

    这一个风袋被我装了几大缸的魔量,伸手进到了这里面的时候手指也是没有任何阻拦的直接触摸到了流动了液体,魔量。

    这股的魔量顺着手指进入到了我的身子里面,感受着这股的魔气也是感到前所无比舒畅。我当然身子本就被魔气所覆,然后又被前魔神给重铸了身子,虽然不出生魔域,但我确确实实已经是个魔人,现在身子的一部分再次回来,这股的感觉也是无比的舒畅。

    感受着这股魔量不断地注入至身子,然后开始修复起自己当然身子,这舒服的感觉都要让我睡过去了,不过睁眼朝着我旁边的那风痕看去,此时的他也是用着一股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看着他的那样子也是正常,毕竟这气息吸收的太过投入,身子渐渐都要变回原来还是魔人的样子,本黄色的皮肤,上面都开始出现了黑色。

    收敛起魔气,把吸收进来的魔气全部都注入到了伤口上面,开始修复骨头血肉和破碎的地方。

    我的身子经过不断的变化,已经都不再是普普通通的身子了,这具的身子给了我异常强大的能量,但也给了一般东西都无法修复伤势的弊,例说我的骨头断了,从我的身子第一次改变之后开始用龙气或者凤凰的气息修复骨头,现在再次改变虽然还没试过,不过现在的身子里面不只有那两种的气息,还有着魔气。

    本以为龙气和凤凰起就是这世间最为强大的气息了,但后来又见识到魔气和心纯那次苏醒之后所带来给我的白色能量也是又刷新了我的认识。

    龙气凤凰气这两种对我来说都是很难得到的东西,但这魔气有了魔量的供应却可以一直使用,而且在魔域的时候,四周空气中都充斥着那魔气,这样的修复手段对于我来说简直不要太好,也不用怕骨头断掉无法修复什么的了。

    在我收敛起自身的魔气之后,皮肤上的黑色才慢慢消失,然后变回了自己身子的本色,说实话我现在还是感觉我的身子已经是个魔人,现在成了这副模样更像是没了魔气用灵气勉强支撑身子一样。

    这一缸的魔量渐渐都下去了一半之多我才没有再去吸收,修复我得这身子耗费的别看只是半缸的灵气,这一缸放在我刚到魔域的时候看可是一个村子所需求的量,而我现在一下用了这么多修复自身的伤口,足以见得我身子所需的强大。

    这些的魔气全用来修复伤口,留在自己身子里面的几乎没有,在把两臂的伤势修复好了之后瞬间也是感觉整个人都好多了。

    伸手离开了风袋他扶着我的手也是车了回去,在手回来了之后也是捏了捏动了动,朝着空气打两拳这个胳膊上的伤势也是才恢复完全,在这胳膊还好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珍惜,而之前突然让我的胳膊废掉,真是什么也都干不成啊。

    起身从床上走了下来,伸手撕开了自己身上的绷带,本是出血还再处于破碎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好了,看着我这活蹦乱跳的样子也是给那风痕惊的不行,这在我的旁边看啊看的。

    “龙毅兄,你是使用的是什么丹药能让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好过来啊,而且你的那双臂不是都已经被废掉动不了了吗,现在怎么就跟个没事人一样了”。

    看着他我也是跟他大概得解释了解释,不过我把能修复身子的手段全部都推到了木气和家乡独有的创造的疗伤药上面,虽然他说着是有些的不信,不过在我把木气弄出来了之后他才相信我说的话。

    伸手一指,一股的木气随着我的控制也是在他的旁边不断的盘旋,然后到了一定位置的时候我也是控制那木气一合,一根的木头掉了下来也是被他给接触。

    武修对气息都是很敏感的,而且我的这木气都掉到了他的手上,跟他近距离接触再感受不到里面的一些东西这一身的阶段未免也太过的没有用处。

    在握着这东西感受了一会的之后,他的眼睛顿时间瞪得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也是表明了现在他的震惊。

    我的这木气当然来源可是来源于一个存活了几百年的木气,那木气经过几百年都已经成灵,而我这空手得到了这几百年的东西,这好处之多也是让我幸运的不行,就算普通的时候有了几百年的时间在这世界都不会那么的平凡,更不用说那股的灵气了。

    在他临走之前我也是把那根的木气送给了他,虽然对我来说是个小小的东西,不过对他来说这用处可是大的多,我送给他的那是一股可随时用随时取的木气,就算平常用不到,放着那木头在旁边都能增加几个时辰的生命气息,要是在受伤严重的时候,弄开那东西也是可以迅速恢复自己的伤势,就算断裂的骨头也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