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当中不断地游荡,找到了光明的地方之后我也是伸手从而钻了进去。

    阳光,花草树木,虫儿鸟儿不断地叫声,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熟悉,“林筱哥哥,林筱哥哥等等我”听着叫声朝着那个方向看去,两个模糊的幼小身影在那里追逐玩乐着,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不过想一想边能知道前面到底那个是我,后面的也是林家旁系血脉当中的一个小妹。

    睁眼看着他们两个玩乐的样子嘴角也不由得扬了起来,那时候大的自己是真的无忧无虑,整天除了练功提升自己的阶段之外,其它的时间也都是在玩乐中长大,相比于现在的生活,那时候活在父母的庇护下是真的无忧无虑。

    这样的生活要是能一直持续下去该是多么的好,在我这旁支不断的修炼,张大了之后自己弄个佣兵团什么的闯出一片的名声,然后给爹娘多弄些好东西,毕竟这么多年也是辛苦他了。

    理想是这么想的,而我也不断在朝着那个方向而努力着,不过生活却在那一天突然被打破了。

    急匆匆的我推门看到了那一地的血迹,然后伤势的出现自己的一生也是结束在了那里。

    时间把我从梦中拉了回来,睁开了眼睛,有了感知也是感觉到了浑身的疼痛,呲牙朝着左右胳膊上看去,我身上被包裹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看来也是有人在我昏过去的时候给了我救治,不过我的双手却是真的断掉了。

    睁眼朝着四周看去,本以为那黑衣人会把我抓回到那冰塔里面去,不过这里却并没有一点像是关着我的那屋子。

    抬头想要从这里做起来,不过这越是用着力道身子上的伤就越过的疼痛,而且双手已经被废了掉,想要做起来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成了做不到的事情。

    脑袋里面想了想,扭头快速的朝着四周看着,看着旁边桌子上的几个风袋我也是放下了心,不过现在的里面却少了很多的东西,一样对我来说很是重要的东西。

    想着心纯的消失,眼睛也是又要开始湿润,满脑子都是那个瞪着大眼睛,对着任何事情都好奇的小姑娘。

    泪水在眼里打转,眼皮一眨一滴的泪水也是从眼角划过,“哭够了没有”一声的声音传出,光是听到这声音就感觉这里面带着一股异样的感觉。

    微微侧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一个身材高挑,单手拿着一个烟锅,长得极其妖娆的女人也是靠在那门的旁边朝着我说到。

    看着这人我也是想起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光是几句话就可以引来那么多人为她卖命的人,不得不说这也算得上是一种的本事,想想光凭外表就在这世上好好活着的女人可不多,没点实力力量,长得好看了反而是一种的错误。

    “你来做什么”说着话我也是把头扭了过去,毕竟大男儿流泪可不想被别人看到,软弱的地方可不是谁都能亲眼看到的。

    “我来是想跟你做一笔交易”,“交易?我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东西能跟你换的”。

    听着我的话她也是迈着步子朝着我的旁边走来,“想不想让你的武器恢复”。

    她的这一句话的说出,顿时间让我的从床上立了起来,不过这一下也是把还没养好的伤口再次崩来,鲜血印红了身上的绷带“你有办法能修好我的武器?”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人的实力,虽然感觉靠近她会有着不好的感觉,不过她能把灵枪修复好的话,那么这一切都算不上是什么。

    “我有这个能力,不过这前提也是你能把我想要的东西带回来给我,否则的话,你那一堆的废铁就要被重铸了”

    她这一顿话的说出,气的我当时就想骂回去,不过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就真的是连一点修复好灵枪的办法都没了。

    “你要什么”,“我要你去这地下帮我取到食金兽的兽丹”,“地下?我该用什么办法下去”,“这个你自然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放到下面一点的程度,然后你在哪里找到食金兽杀死取回他的兽丹给我就好”。

    这魔核灵粹我倒是听说过,不过这兽丹又是什么东西,难道说是存在于兽类身子当中的另一种东西吗。

    听着她的要求,要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其中的危险,要是真的那么简单的话,她早就下去拿了,就算她不下去,随便的说那么一声我相信以她的魅力都会有人给她去卖命。

    “你的这条件很好,不过你都看我这样子了,还拿什么去帮你下去杀死食金兽,取得它的兽丹”

    听着我的话她也是那起了手中的烟锅吸了一口,“如果你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你下去的结果还是一样,明天来冰寒屋找我,决定最后在你”说着她也是迈着大长腿走出了这屋子。

    看着她那一脸的态度也是让人火大,不过现在谁叫咱有求于人家呢,看着是旁边的风袋我也是扯着脖子去拿,这没了双手再加上身上的这一身伤害也是给我疼的够呛。

    在这去伸的时候我也是在想,我这胳膊都没了,该用什么去拿那风袋里面的魔量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要是不在明天之前恢复好自己的伤势的话,那么这最后的希望也是彻底的消失了。

    伸着脖子伸了半天也该是够不到,不过这时一个人走进了这屋子也是让我有了希望。

    “龙大哥!”说着那人也是朝着我快步走了过来扶着我,不得不承认有些的事情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太过的困难了。

    他把我扶好了之后我也是靠在了这边的墙上,身上的鲜血不断在往外渗,不过这毕竟在别人面前,我也不能显得太弱。

    “龙大哥,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难道你这一身的伤势都是那欧阳余人干的?”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摇了摇头,“欧阳余人根本算不上什么,把我打成这样的只不过是一个自称本皇的家伙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