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句话的落下,一道蓝黑色的影子也是从天而降直接一脚踩踩在了我打出去的那道波浪痕之上,瞬间给踩成了乌有。

    睁眼看着眼前的人,两米多的身高,一副壮实的身子页数挺拔的站在那里,面容上尽显出一股傲人之气,似乎在这天地间为他独尊的气势。

    看着眼前的人,他四周的环绕着很大的气势,但却看不到丝丝得了灵气,朝着他的身子看去更是看不出他有着丝毫灵气的外露,看着眼前的这人,阶段起码超过了我好几段之多。

    看着他我也是想起了他之前所说的话,其中的两个字让我格外的注意“本皇”,敢以本皇自称的除了那些各个小地方的有点的能力敢这么自称之外,别的就是真有本事这么的自称的,武皇级别的人了。

    武王一下都是在打基础,练气练体练骨无一不是在强化自己的身子,就连那武王的级别也一样,用灵气强化着自己的内脏,就算你身子再结实,内脏内部很弱也不行,内伤的伤势要大于外伤太多太多了。

    武王一人强大可在百人人中遗王自称,而这以皇自称的可以在千人之中胆敢这么称呼,毕竟这天域的人数都不数清楚,就更不用多说那些什么魔域圣域的人了,要在人人当中脱选而出,成为人王就不容易,更不要再说是人中皇了。

    虽然说我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最低点,但凭着我灵枪中的那股力量挥出去的攻击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更不用说能用脚一脚就踩碎我打出去那股波浪的人了。

    不用知道他真实的能力,现在就算他的这股本事就能把我压的死死的,不用再想着去杀那三个人了,今天能不能活过去都是个问题。

    在他来了之后,现场的时间仿佛都已经冰冻住,他不动,我也不敢有丝毫的动静,毕竟现在我的生命可不是由我个人来掌握的了。

    时间点点的走动,我灵枪上面的力量也是越来的越少,身子没了灵气的加持也是不好动弹,不过就在时,一阵的风吹过,脖子也是感受到了一股的痛处,然后双脚也不再用用力,整个人悬浮在了空中。

    睁眼朝着对方看去,一双锐利的双眼就这样被直勾勾的看着都会感到很不舒服,尤其是现在我整个人被他一手捏在了空中,更是雪上加霜。

    他的手在不断地用力,纵使我平常有着那么多的手段后路到了现在也都是无济于事,体内没了灵气,身子也被消耗大半,胳臂还在留着鲜血,就算想要去风袋里面吸收魔量还得需要我自己去取,不过看着眼前的这家伙明显不给我那些的机会。

    他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我,我也是反抗不了丝毫,感受着脖子上的力道,虽然说我的肉身较为强大,不过没了灵气,还受了重伤,再加上这实力比我高出这么多的人,我现在的死已经是成为了注定。

    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觉得脸上的血液都开始不怎么流通,堵在了脑袋上,他也不给我个痛快,貌似就是要这么一点点的看着我死去要在以前我不得吐他一脸老血,现在却连那些的力气都不再有。

    脖子越来越紧,慢慢的都要感觉断掉,而于此眼前越发的模糊,脑袋的思维也是渐渐消失,原来死亡是这股的感觉。

    我的眼睛一经闭了上,只要他的力道再加大那么一点点我的脖子就会粉碎,就算我之后的魂魄还能再次的出现,不过这也是无济于事。

    一道的白光突然的闪着了这闭着眼的我,也就在这时候我也是感觉脖子一松,整个的人直接掉到了地上。

    脖子没了限制也是在大口的喘着气息,似乎现在每多呼吸一下都是在为自己所续命。

    缓了一些之后朝着前面看去,一道银灰色的影子也是在空中不断都是朝着要杀死我的人挥舞,不过那人却是用一只手不断地抵挡着灵枪的进攻。

    现在的灵枪没有我的控制也是显得挥动的随心所欲,整个的枪都在空中浮着,根本不用落地什么的就能跟着那人不断地对抗,不过那人的实力确实强大,就算是这样的灵枪还是只能给他造成小小的伤势,也就在他的胳膊上面留下几道而已。

    在灵枪跟他打了一会之后,转眼也是看着他胳膊上那些细小的伤口开始流出血液,然后开始朝着胳膊上面聚集,覆盖在了手掌之上。

    灵枪再次的进攻,他噎死瞬间用着那只手握住了灵枪,任灵枪不断地在手中挣扎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捏着这灵枪也是抬手把它狠狠地扎进了地面当中,一股巨大的力量震得地上的石头都开始崩碎,而灵枪也是插进去了一半之多。

    弄好了之后也是看到了那人从胸口里面拿出了一把十几厘米长的黑色小刀,在他拿出来之后他手上的鲜血也开始朝着那把的黑刀上凝聚,红色和黑色似乎开始在哪里交融,一会一把一米多长的黑红色长刀也是被他握在了手中。

    这把刀看上去异常的怪异,怪异的感觉和这天域没有一点相符的感觉,不过从这把的刀上我也是感觉除了一股很是危险的感觉,看着他把长刀举起的那一刻我也是感觉非常的不妙,双手抓着地面也是朝着前面跑去。

    我现在的身子受伤太多,在我这腿部刚抬起两步的时候,双脚也是感觉瞬间没了力道,身子一沉直接朝着前面扎了下去。

    这股的疼痛很疼,但却有着更让我担心的东西让我的注意力从哪上面移不开的那已经入土半截的灵枪。

    在我的眼神当中那把黑红色的长刀也是从空中挥了下去,一个弧度的落下那刀接触到了灵枪的枪身之上,一瞬年白光闪过,一班半的枪身在空中挥舞落到了我的眼前。

    看着这一幕眼泪瞬间从眼角流下,不过这样的打击还不算完,随后他也是把灵枪拔,再次的一刀砍了下去,再次的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