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几个还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根根的木刺从地下窜了上来,瞬间在他们的身上都留下了不少的伤痕。

    其中伤到最轻的就是那个已经察觉到我这木气的那个人,只有腿上和大概后背的位置被划伤了几道,被带下去了几块皮肉,而另外的那两个人就没有那个人有好运了,因为我控制的木刺是从地下直接窜上来的,而他们又不知道,就算在后来起跳逃跑还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大腿被刺穿了不说,还得直接扎进屁股里面,更有其中一根让我那那一根的木刺直接刺入了左肩膀上面,要是再近一些的话可能整个人都穿了。

    眼前的这一幕着实是有些血腥的,不过为了活命此时的情况我要没些手段,一会死的该是我了。

    现在没有人再控制着前面的冰刺封印我出去的道路,而我现在的胳膊上和灵枪上都充斥着血脉的力量,脚踩着地面也是用近身上的力道把上面的石头顶起来,右手狠狠地一用力,冰块也是离开了我头顶一些的距离,趁着这机会我也是用身子顶着枪身撞碎了前面的冰刺滚了出去,随后后面也是听到了一声的巨响,那冰块把圈着我的冰刺砸成了细碎。

    握着灵枪也是朝着是他们冲了出去,眼前的这三个人早就不是我心慈手软就能打过的,现在的这情况不是他们死,就是我死,对他们的仁慈就是对我的加倍伤害。

    先在也不是管杀死他们后承担什么的后果了,如果连现在都活不过去还哪来的后面一说。

    握着闪着金色光芒的灵枪就朝着他们冲了过去虽然说他们其中的两个人被钉在了我的那木刺上面,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动用不了灵气,在我朝着他们冲过去的时候,他们三人也是举起了手,三个冰点合在了一块,随着我快速的逼近,那些的冰点也是迅速变大形成了一堵的冰墙。

    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就可以制作出挡住我力量的冰墙,这三个人先在组成的冰墙坚硬程度可想而知,不过现在的我也不是之前的我,现在的我手中握着的是充满我血脉力量的长枪。

    一瞬间,巨大的力量和坚硬的冰墙开始一场的碰撞,巨大的力量虽然这冰墙能承受,但其他的东西却不行,在我的灵枪和那冰墙撞击的地面产生了一阵巨大的裂痕,而且这裂痕还在随着我们的力量而四处蔓延。

    这一矛一顿的对决终究还是要有个胜负的,我的这灵枪在上面打上了一阵子之后,这灵枪都开始产生了颤抖,与此同时的我的右手也是不断的承受这股力量胳膊被真的麻木,然后血管绷起也有着剧痛的产生。

    我现在成了这副的样子,对面也就更不好说,那冰墙在碰撞的时候就产生了碎裂,在这一阵的对拼之下裂缝产生的更大,尽管这冰墙有着一米多的厚度,不过随着这裂纹的扩散这冰墙也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眼见着上面的裂纹裂纹逐渐增多,我也是用着身上的力量不断作用在灵枪上使这股的力量加大。

    鲜血喷涌,胳膊上面的血管都有着裂缝产生,鲜血滴到了地下,滴到了灵枪上,别的武器都可以用自己的血液来使变得更强,而如今这把的灵枪也回应了我的呼唤,滴滴的鲜血流进了灵枪之中,渐渐也感觉上面充斥了些许红色。

    这一股的力量暴动,瞬间把这冰墙裂缝增加到了最大,然后随着一声的爆裂冰墙被打成了无数的碎片到处的乱飞,而他们几个人也是因为力量强势狠狠地喷出了一大口的血迹,本是好好的脸色先在变得白的不行。

    站在这里我也是大口的喘着气息,相比于他们我的状态也并不怎么的好,身子的灵气几乎被抽干了不说,胳膊上的血管开裂,我也因为离这力量撞击的时候最近而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胸口发闷,口中全是血腥的味道,嘴角还挂着一道鲜血低落的痕迹。

    伸手弯腰把那把的冰刃拿到了手中,虽然说还是很是的寒冷,手几乎要被冻住,不过刚承受了那么大的伤痛,这点的伤害早已经不算是什么。

    抓着灵枪扔到了风袋里面,捏着灵枪朝着他们一步步的走着,虽然说我们两方受到的伤害都很大,但我的伤势还是可以够我撑一会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在这里杀了他们并不怎么的困难。

    握着灵枪朝着前面走几步,就在离他们几个两三米远的时候我也是没有多少的力气再去走动,最关键的话还是刚才的退步承受了巨大力量,导致现在动弹一下都非常的艰难。

    站在这里也是举起了灵枪,虽然我不能动,但凭我这股的力量挥出去的波浪都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吃来承受的住的。

    站稳了身子,举起了灵枪就朝着他们落下,一道力量所打出的波痕也是震得这地面都产生了一股开裂的痕迹,随着痕迹逐渐的逼近,几个人也是手无寸铁之力,只能在哪里乖乖等死。

    力量的波浪很快到了他们的眼前,一阵的鲜血飘飞至了空中,一个人影朝着后面飞出,然后狠狠地落到了地上。

    睁着不怎么大的眼也是朝着哪里看看去,我的这一下只给那三个人造成又是一阵的撞击,不过并不怎么大,也就是让他们又喷出一口鲜血的程度,本来的这一击不出意外可以杀死他们所有人,但因为一个人承受了这其中一大部分的力量也是导致那三个人又存活。

    看着那飞出去人旁边的红色盾牌我也是摇了摇头,现在真是难得能见到这么忠心的人了。

    这一级虽然没杀死他们,但这也不代表这就是我最后的力气,最后的一下,右手再次的抬起了灵枪也是朝着是他们再次的挥舞出去。

    现在的他们不在有人保护,看着这一击他们无能为力,不过此时却传出“本皇的人是你能杀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