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出这样的人也就是我最开始打得震得后退的那个,此时的他也是双手按在这地面上,脑袋上面在这寒冷的天气里面也是出现了汗水。

    看着他的那样子再看看这四周的东西,控制着体内的木属性气息朝着地下深入了过去,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股的寒气再从那个人的哪里朝着我的这里不断的输送,到了这一根根的冰刺下面也是储存在了哪里。

    看着这地下的样子,看来为了让那些断了的冰刺能快速的生长上来这人也是废了很多的灵气,毕竟给这么多的冰刺做随时的补充需要灵气一直释放着,他如果断掉灵气的供给,我打碎这东西之后就瞬间可以离开这里了。

    既然这四周走不了我也是看这上面准备一跃而起,从这里窜出去,不过这还没等我付出实际行动的时候,上面就出现了一大块的东西朝着我砸了下来。

    看着这东西也是打消了我从这里跳出去的念头,伸手用灵枪顶在了上面也是迎接着这下来的巨大的东西。

    一大块的冰朝着我砸了下来,尽管用灵枪顶了住,但也让我跟冰块接触的时候让我脚下的地面都不能好好的了。

    顶着这东西朝着四周看去,我现在的周围都被那冰刺给封住,现在再加上头顶上的这东西也是把我离开这里的路完全封上了。

    拿到那冰刃的人也是转身朝着那两个人走了过去,到了之前用冰刃人的面前也是把冰刃给了他,在那人的手接触那冰刃的时候明显的感觉那冰刃上面的一道印记闪了一下,看着这样子肯定是他和那武器认定了主从关系,就跟我和手中的灵枪一样。

    那三个人朝着我走了过来,到了我面前的时候那拿着冰刃的人也是伸手握在了那冰刃的刀刃上,握着一划一道的血迹从手上浮现,鲜血印在了那冰刃的上面。

    离近了之后也是看到了他的冰刃上面浮现着一个类似于什么野兽德脑袋的文印,此时他的鲜血滴到了那冰刃上之后鲜血也是慢慢流到了那文印上面,有了鲜血的加持,那野兽的脑袋也是显得更加的真实。

    握着这冰刃走到了我前面也是伸手朝着我刺了过来,看着那冰刃我也是用提前准备好的木气在身子的前面凝聚,一根根的木藤绑在了我的身子前面,虽然便是他的冰刃以我的木藤接触,虽然说他手中的冰刃在有了他的鲜血之后变得锋利很多,这一次几乎要切断我最前面的那跟木藤,不过我这前面可是覆盖了几层的仿佛,就算把这一层切断了还是伤不到我。

    冰刃刺进来被我防住了之后他的脸上也并没有失望的样子,反而嘴角杨起,张着嘴跟我说“没想到我们走的这些日子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血脉里面的木气能有这么的浓郁也算得上是一号的人物了,不过你靠这东西在我面前可不管多大的事”。

    随着他的话声落下,明显的感觉到了我身子最前面的那一道木藤气息变得越来越混乱,然后便开始断掉消散于空气当中。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是把我给惊着了,没想到我控制弄出的木气竟然被他的这把冰刃给化解了,这武器到底有着怎样的特殊能力。

    随着他的冰刃一点点的朝着我身子前的木藤触碰,在我的木藤接触到他的那冰刃之后按我控制所组成的气息也是开始变得混乱,然后气息就变得不受我的控制而消失于空气当中。

    这一会的时间,我身子前面所覆盖的两层木藤也是被他的那把冰刃弄得消失个干干净净,看着他的冰刃,能这么轻松化解我的气息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虽然他的这把武器能化解我的冰刃,不过按照我创造出木气的速度,完全可以顶的上他这一层层刺进来的速度,不过现在的这情况要是这样的持续下去把我的灵气耗得消散还是等于没用。

    看着这东西一点点的刺进我的身子也是急剧的在想着办法,如果说我前面的几层防护的木藤消失了,就算我用土属性的气息去防护也都没有什么用途,毕竟土属性的气息还不如木气。

    看着眼前的情况,最终还是选择以牙还牙,不是他同冰刺来围住我吗,我体内的灵气还剩着一半左右,要在他们的周围建立出这样的东西也是不那么的困难。

    控制着身子里面的领情也是大量的朝着身子里面注入,然后把换取来的木气也是直接注入脚下地面里面蓄势待发。

    一股的灵气去换取木属性的气息,而另外气息也是直接朝着手上的龙凤印记里面注入,一股股的能量也是顺着龙凤印记注入到了我的胳膊上面。

    这一股的力量虽然强大,但这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很容易被被人所感觉到的,在他们看到了之后我眼前的那人也是再次的把鲜血撒在他手上的那把冰刃上面,现在也是全力的去控制那冰刃刺进我的身子。

    换取来的这股力量我并没有靠着右手去使用,而是把这股的力量朝着手里拿着的灵枪里面注入,说到底我最强的力量还是靠着聚集我血脉力量的灵枪去发挥,毕竟这把的武器要比我的肉体强大的多,厉害的多。

    这能量顺着我的手臂进入这灵枪的时候,身子前面的木藤也是在一点点的消失掉,转眼间也是已经接触到了我的皮肤,胸口上也是感觉到了冰冷的感觉。

    眼见身子前面的木藤要全部的消失,身子里面也没多少的灵气去再次凝结木藤防护身子,所以现在也就是动手的时候。

    控制着地下的那股大量的木气也是朝着他们的脚下迅速的移动了过去,而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貌似对着四周的气息也是有着很大的感应,低头朝着地面看了过去。

    就在这他这看着的时间,盯了两秒之后也是嘴里面说到“后退!”不不过我得这股气息可没有那么的弱,在他喊出的事后,一根根的木刺也是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