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脚朝着外面走去,没走两步也是看到了那躺在地上被烧没了许多的欧阳余人。

    慢慢走到了他的旁边,虽然说我在忍着力道没有使出全部力量去他,但现在的他还是在地上有一副起气出没气进的样子。

    看着这地上的一堆冰块,这些的东西都跟他的身子连接成了一块,从他的内部生长出来的,那也就可以说这东西成了他身子的一部分,看着他后背上的那一个坑,我这附带着魔气的一拳就算没有龙凤印记力量的加持这力量也还是很大的。

    把他从地上抓了起来,看着他的哪一副样子,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东子,但一下让自己变成这样至于吗,咱就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已。

    伸手伸到了他的胸前也是用手弄下了一块块的冰块,伸手朝着他胸膛里面伸去,伸手摸了摸,一个红色的袋子也是从他的怀里被我掏了出来。

    伸手在右手上面聚集最后的魔气也是朝着这风袋捏了过去,弄了半天的时间才终于把他的印记在这风袋中抹了去,空间越大越好的风袋有了自己的印记之后,这被别人得到就越难弄开,如果说我的风袋再好些的话,肯定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他把我的风袋给打了开。

    弄开了他的这一个风袋,身手进去摸了摸也是摸出了一个袋子,用鼻子闻了闻,这也就是从我袋子里拿走的那装满精纯能量珠子的袋子。

    除了这东西,摸了摸也是感觉后背异常的冰冷,再逐渐的靠近,感觉自己的手掌都要被冻了上,感受着这熟悉的冰冷感觉,这也就是我找到的那个异色的能量珠子了,虽然不知道现在这东西到底是有什么用处,但我感觉这东西以后会派上大用场。

    也不知欧阳余人是怎么把这东西从我的风袋转移到他风袋里面的,这东西可不是他身上的那些冰可以想比的冰冷。

    翻了翻这风袋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好东西,不过现在这时候并不是研究这里面好东西的时候,守护在冰塔哪里的黑衣人感觉每一个正常的,在他们的身上肯定都隐藏着什么东西。

    把欧阳余人扔在了这里我也是准备朝着外面走去,要是在这里再待上一会,没准那些的黑衣人噔噔蹬的就赶到了,看着地上的这么多受伤的人,我想跑都跑不掉了,不过趁着现在我要是离开,就算那些的人醒来跟他们说是我干的,不过他们并没有我在这里打他们的证据,就算他们指向我又能如何,就把之前我和他之前发生的恩怨说说,说这是明明白白的诬陷,不过要是真查出来是我干的,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也不迟,毕竟现在风袋回来了。

    转身走回到了屋子里面也是来到了那些的大缸前面,想想要不是这些的东西非得暴露出自己的实力不可,在这外面事事都难遇到,小心点总会没错,要是成天把自己的真正实力暴露出来那和傻没什么区别,想想那些真正强大的人都会很好的隐藏自己。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风袋比我的那风袋大了不少,但要把我的这几大缸魔量都装到这风袋里面还是有些困难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把这些的东西还都留在外面。

    看着这些的东西,幸好我早有准备,在之前战斗过了那么长的时间,打倒了那么多的人,在走的事后也是拿起走了好几个人的袋子带在了身上。

    把里面的东西该装的都装到了这风袋里面,从里面掏出了欧阳余人的牌子再跟我对上也是瞬间有了三万多的雪点了,看着这些的东西,这一次果然是不白来的啊。

    把其它风袋里面有用的东西都装到了风袋里面也是把这四周的大缸放进腾出来的风袋里面,做好了这一切之后也是抬脚走出了屋子准备离开这里。

    抬头看着这透不过多少阳光的天空,说实话,要想资源来的快,还得是打劫这一条路子管用啊,不过这些的前提得是你得过别人才行。

    抬脚想要走出这大门离开这里,不过就在这时,突然的听到了天空上传来了一阵野兽鸣叫的声音,抬头朝着上面看去,一个大鸟直直的朝我飞来,而且这上面似乎还有着人在上面坐着。

    这大鸟朝我直飞了一段的距离,上面的那人也是直接朝着我跳了下来直直的朝我飞过,肉眼可见的那人的身影也是越来越大,捏起了拳头也是准备迎接他的攻击。

    随着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慢慢的也是感受到了上面那人带给我的冲击力之强,虽然说这高空飞下来的压力站了很大的一部分,但最关键的还是来源于上面那人的实力。

    他所在大的距离离地面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就算你为了增加力量从那么高冲下来,先不说你是否能准确的打到我,就算是打倒了,这么高的距离落下里就算是武王级别的人都别想好过,看来这人的实力并不一般。

    他落下来的速度越来越快,这离我还是十几米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朝着我逼近,感受到这股的力量,要是硬接的话,以我现在的实力必败无疑。

    看着上面的那人,感受到他的力量也顿时让我放弃了与他对抗的想法,现在身子的魔气的全部用干净,灵气也消耗的见底了,感受他的力量就算我灵气恢复一多半想要顶住他的这一拳都很难!

    双脚一蹬身子朝着后面退去,不过就就在这时候,突然我四周的地面破碎,一根根的冰柱直直的朝着我插了过来。

    伸手不断的打击着这冲来的冰柱,不过这冰柱着实是够硬的,靠着我现在身子的力量就只能把这飞来的冰柱打碎一小截,连破坏一根都做不掉。

    伸手连续不停的打了半天的时间,虽然阻挡了一会的时间,打掉了几根冰住的碎块,但还是面临被这冰住打击定住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