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碎了他的这只右手之后我也是趁势捏着拳头再次迎接上了他的脑袋,不过就在我这打去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明显的感觉他的脸上的表情微微的动了动,虽然也都是冰,但感觉有了些变化。

    每每的战斗中总能看到敌人在什么阴谋诡计得逞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出现得逞的变化,差距到了现在这余人脸上的变化也想着是不是他也给我设了什么计,不过这等待一会之后还真的着了他的道道。

    在我这一拳朝着打去,即将碰到他的时候也是用眼神瞥到了他的那被我打碎了的右手之上瞬间又凝结出了一只新的冰手,我的这一拳打到了他的脖子下面,而他的这一下也是打到了我的肚子上面。

    我的那一下给他的下巴处留下了些许的裂纹,但他给我的这一拳也并不是好受的,剧烈的撞击使我的身子直接朝着后面飞了出去,而且在这飞的同时还感觉到肚子上面充满了寒冷的感觉。

    他的这一拳的力量使我的身子飞出去了不说,这直接把身子后面的墙壁都撞碎了一个洞也没说停下来,直直的又飞了几米远才落到了地上,瞬间也是感觉到肚子里面七荤八素的。

    用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朝着肚子上看去,一层的冰渣也是附着在了肚子上使自己的一直忍受着冰冷的感觉。

    伸手朝下面一砸,顿时间肚子上的的冰也都是碎了掉,不过这东西没了肚子上还感觉针扎是的冰冷。

    不得不说他这自废一臂给我造成的伤害还真不小,就算把这肚子表面的冰全部打碎,但这还是有几根的尖刺深入到了我的肚子里面,刺骨带我冰冷都是从肚子里面的几根尖刺传过来的。

    伸手一根根的把这冰刺拔出来了,每有一根脱离我的肚子都会在上面留下一个血洞,鲜血不断地从里面往出冒。

    控制着体内的灵气朝着五行轮盘里面注入过去,汲取过来的木气也是朝着是肚子上面不断地送去,不过这几个的洞再加上体内缺少的灵气也是使肚子上的伤口恢复起来很难,虽然想修复好一个再去拔下一根,但这扎在体内的冰刺不停的在给我的内脏施加寒冷,一边控制木气修复伤口,再一边控制火属性气息抵御寒气,这样的消耗更具的过大。

    就这样慢慢的修复着伤口,不过这伤口还没怎么止住的时候这前面就突然窜来了一阵寒冷的气息,看着这东西我也是想用右手去抵御,不过刚这么一动,肚子上顿时间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不过与这想比,这到一阵的冷风带来的才叫真正的疼痛。

    剧烈撞击直接在砸到了我的身上,一下拖着我的身子朝着后面拖拖拉拉走了几米的距离才停了下来,不过他的那一只腿还在我的胸口上压着。

    胸口上的疼痛,再加上肚子上还未修好的伤口再次裂开的疼痛,总是我认为我的忍耐力很强了,但这么一下也是让我疼得叫了出来,想想这样的伤害很久都没尝到了。

    这样的压在我的身子上之后,挥舞着拳头也是不断的朝着我的脸上打着,没一拳撞击到我的脸上都会给我造成冰冷的刺痛,而且他那用冰修复上的手臂更是坑坑洼洼,每一全拳打在我的脸上都会给我留下刮裂的伤痛。

    脸上不断地尝受着伤痛,痛到现在都不得不想打开灵气种子上面的枷锁,不过这空气中也有着血腥的味道也有这股股熟悉的味道,撇着眼神朝着是旁边看去,一个个的大缸就在那里摆着,这大缸对我当然没有兴趣,我的兴趣是它里面的那些东西。

    用着体内所剩不多的灵气也是都聚集到了五行轮盘里面,然后用着出来的木气顺着地下朝着那几大缸的东西奔涌而去。

    一拳一拳不断的朝着脸上打击,肚子上不断的留着鲜血,而胸口的骨头也被他很很的压着,现在的这样子是要多苦就有多苦。

    打了一会的时间可能也是打够了,伸起了那被冰铸造成的冰手,寒气不断地在上面凝聚,一根半米多长的冰刺在上面瞬间窜出,朝着我带我脑袋就刺了下来。

    看着眼前这冰刺的同时,我也正要把灵气种子上的枷锁打开,不过这时的肚子上面却传来了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扭着脸微微看去,一个木枝的小盆端着一盆红色的东西朝着是我的身子上到了上来。

    这一根的尖刺瞬间的时间也就只离我的脑袋不过半米的距离,这时候我得手也是再次的朝着它的就右手尖刺握了过去,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有着着火属性的气息在左手上凝聚,使得可以挡住这附带冰气的拳头,但现在我没有那么多的属性来抵抗住他的这拳头,在我触碰到他那尖刺的时候,瞬间尖刺就从我的左手穿过,直直的朝着我的脑袋刺来。

    虽然看着他那凝聚出来的右手凸一块凹一块的,但这半米长的尖刺是真的尖,在这不怎么明亮的阳光照耀下都反着光,为什么我对这东西这么的清楚,因为饿冰尖就在我眼前几厘米的位置上。

    刚才那巨大的力道推出这么大的尖刺,就算是我都相信不了我死不在这东西下面,但这事实就是这样,就早我这前面几厘米的位置停下,就连我的眼睛都没碰的到。

    被刺穿的左手抓着他的这根冰刺也是慢慢的站了起来,在他那一脸冰的面貌下我也是直接伸手抓碎了他的这根半米长的冰刺。

    察觉到眼前的这一幕现在的他都不怎么相信,挥舞着左拳头也是朝着我打了过来,不过在他这还没碰到的我的时候我也是瞬间的出手,在碰到他的那一瞬间也是直接给他打飞了出去,空中还散着些许的冰渣。

    伸手把左手上的冰刺弄了下去,肉眼可见的也是看到左手的中心位置出现了黑色的东西在涌动,没几秒的时间左手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