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把脖子上的那些冰碎敲碎了之后,身子里面的灵气才能逼的上去脖子处,以至于把里面的寒气全部都逼出去。(书屋 shu05.com)

    看着眼前的那一附带着冰气的怪物,此时的他比之前强的太多,光是这运转的寒气就不是之前能比的,不过这一下之后没准给他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什么的,要不然他之前也不会不吃这个东西。

    眼前的这一怪物也是很难应付的,此时的这个余人跟之前差的太多,尽管现在的身子恢复了一定的灵气,不过现在的这些对抗他也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控制着体内的灵气朝着五行轮盘里面注入,慢慢的一股热热的感觉从体内上升了起来,用着体内的火属性气息朝着身子的各方面送了过去,来抵御这未来要面对的东西。

    一部分的灵气注入到这五行轮盘里面,一部分的灵气朝着右手的龙凤印记里面注入,不过现在并未把右手的灵气直接注入至龙凤印记里面,而是停留到了那个地方以便可以随时的动用,之所以不现在激发出力量,打的就是一出其不意。

    这次不用我再次的率先出手,这一团被冷气所包围的余人就直直的朝着我冲了上来,吃了那东西之后,这速度和历练都有了一个质的提升,现在再加上这急剧寒冷的气息,这能力顿时间上升了几个阶段。

    看着眼前这直直朝我冲过来的东西,控制的体内的火属性气息就朝着手中的灵枪注入了进去,要是别的武器肯定不能怎么承受住我注入的气息,但心纯却可以。

    挥舞的附带火属性气息的灵枪就朝着他迎了上去,一瞬间的碰撞也是震得空气一震,这一下也是使得他身上的冷气朝着四周扩散,不过还并没多远就又被他身上所产生的寒气给挡住了视野,所以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现在这灵枪附带上了火属性的气息之后,再次的跟他碰撞也不会使灵枪上面出现被冰渣给附上的迹象,这样才有这对拼的能力。

    挥舞着灵枪不断地跟着他但这,这不断的进攻了一会也是发现了眼前的这东西得能力,凝寒决一般都要运转起灵气动用,但他现在随便打出来的攻击都是一道道的冰碎,就连触碰到的地方都会凝结成冰,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大的不行。

    挥舞着灵枪不断地与之对拼,没两分钟的时间这屋子几乎里面又被覆盖上了一层的冰,屋子的个个地方都是他留下来的印记,就算被他砸下的坑坑洼洼里面都充斥着些许的冰渣冰碎。

    跟现在的他对战起来还是比较弱势的,毕竟我他现在得力量阶段已经超过了我,就算我体内的有火属性的气息在准备应对他即将到来的攻击,不过我的阶段比他的力量要低,所以我现在体内的火属性气息也发挥不出原有的力量,每每他的攻击打到我的身上都要给我十几秒的时间才能解开寒气的侵入。

    跟着他对战的时间越长我体内所消耗的灵气也是越来越多,在一个不注意的时候,手中的灵枪直接被他给打飞了出去,而且在我的左手上面还留下了一手的冰渣。

    知道了我没了武器,眼前的余人也是挥舞着攻击再次朝我袭击而来,虽然我没了武器,但我还有着属性气息,大幅度调动着身子里面的火属性气息也是朝着左手里面急剧的注入,虽然也是伸着左手直接捏着他打来的这次攻击。

    就算朝着左手上面调集了很多的火属性气息,虽然挡住了他的攻击,但手里面还是感觉到有一股寒冷的不停地要朝着手里面侵蚀,不过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准备在右手上的灵气直接朝着右手的龙凤印记里面注入,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从龙凤印记里面返还到了我的右手之上,捏着发光的拳头也是捏着朝着他的身上打去。

    我的这一下也是他没想到的,尽管他反应过来阻挡我的攻击,不过我这剧烈的震荡还是把他朝着后面震荡了几步,而且这剧烈的撞击也是使得他身上的寒气顿时间被我打散,一下也是看到了他里面的样子。

    此时的他应该说已经不想是个正常人,而是个冰人,此时的身上很多的地方都出现了冰刺,而且看着那样子都是从他的身子里面长出来的,腹部那里被我刺透的地方也是被冰块给封了起来,从哪里延伸出来一直到肚子上都是冰块,有了这些的东西就算里面的血液相处都出不来,不过看着他的这样子,我都不知道现在的他里面流淌的是否还是人血了。

    牙齿变得老尖,耳朵也变得竖了起来,眼睛里面早就看不到黑白的瞳孔,整个都变成了冰色,就像是被冰所凝聚出来的眼睛一样,虽然不知道吃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能给它从里到外的都改变也看的出那东西的不俗。

    他冲着后面退了几步之后也是看到了他的那右手上充斥着些许的裂纹,看着这东西,我这右手的力量即使是现在的他都不那么好阻挡的

    他张着嘴冲着我嗷的叫了一声,随后也是再次的朝着我冲了过来,看着他的这样子我也是捏着拳头朝着他迎了上去

    现在的右拳的力量也是不低的,每每的跟他对抗都能瞬间的抵住他打来的寒气,而且,如果他要是用那破碎的右手来抵挡我的进攻的话,还能在他的右手上面添上更大的裂纹,也不知现在的他是否还有着之前的意识,但这也不管右手上的裂缝变得越来越大也不带管的,还是朝着我的拳头上面迎来。

    在我的不断进攻之下,他的拳头裂缝也是越来越大,本来很小的裂痕也是现在变得覆盖了几乎整个的胳膊,随着我的再次一拳狠狠地打上去之后,这拳头也是“碰”的一声直接破碎开来,飞溅的冰块里面还夹杂着肉块和血块,看来这冰已经深入他的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