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缠绕着他手臂的木藤直接窜到了他的脖子上,不过在他那咬碎了那颗冰珠子的时候,感觉我的这行动有些晚了,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让我的预感真的实现了。

    他咬了下去之后,瞬间一股极其剧烈的冷气也是从他的嘴中喷涌而出,这冷气迅速的从他嘴里面出现也是顿时把我哪木藤冻了住,然后这冷气还侵蚀他四周的地方。

    一股股的气息慢慢把他包围,看着他的那样子我也是伸手控制着灵枪,瞬间也是把灵枪抽了回来,这枪尖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抹的血迹,不过这血迹飞到了半空中之后却突然的凝固,冻结在了空中。

    蓝色的寒冷气息越来越多,多的不得不使我朝着后面退退,现在的那欧阳余人整个人全都被寒冷的气息所包裹,纵使的视力再好也看不透这一层的冷气。

    看着眼前的欧阳余人总感觉会发生什么大事,扭头朝着旁边的两个人看了看,幸亏他们两个人没有吃那个同样的东西,要不现在的处境就更加的危险。

    朝着后面一跳也是来到了他们两个人的旁边,看着是这两个人嗷嗷叫的人我也是蹲下来伸手把他们两个人身上的黑水抓了出来,伸手一捏也是直接捏的消失。

    离开了黑水之后这两个人的叫声才听了下来,趴在原地大口的喘着气息,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也是伸手直接擦在了连他们两个人的脖子后面,一阵的疼痛也是把他们揣晕了过了。

    现在是我和欧阳余人的事情,但一会的战斗难免会波及到他们,要不是风痕之前的话,我才懒得管他们的死活,抓着他们两个人的衣服转身也是扔出了窗外,现在这里也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看着眼前的那没有点动静被寒气包围起来的东西,说实话,看着眼前的这些东西还是有着不好的感觉,不过我也并不能走,找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有可无,但异色的珠子,蕴含精纯的能量珠子,还有那几大缸的魔量都还没找到,现在要走了以后再想要找回来就难了。

    趁着这东西还没有动弹,我也是再次开始恢复起了灵气,毕竟面对着这样的一个未知的东西,没点灵气要应付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

    看着眼前的哪一坨东西我也是开始恢复起了灵气,当初忍一时风带被他们拿走了,但没想接下来有着这么多的麻烦,早知道那时候不放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这里待了一会,体内的灵气也是充盈了许多,虽然这样的继续的等下去眼前的哪一个东西不知道要爆发什么东西,而且还要抱着他后援来的危险在这里等着,不过东西不拿回来,以后的事情会更难办,而且还会让他发现一些不属于天域的东西。

    在这里恢复了一会的灵气,渐渐体内的灵气也恢复了一般之多,不过就就在这时,瞬间的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气朝着我逼了过来,睁眼朝前看去,一股白色的气息迅速的朝我逼近。

    看着这东西我也是一踏地面迅速的朝着旁边窜了出去,而那白雾打在我原来的位置上迅速的在哪里冻上了一层的冰渣。

    落地之后看着那东西,这房子本来就就是冰做的,而他射出去的那东西又在冰上面重新凝固了一层的冰,一层比这屋子的冰更亮的冰渣。

    还没等我稍作休息,那寒冷的东西再次的朝我射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东西的速度很快,要不是我的精神全神贯注,估计这东西早就在我身上留下了一会块的冰碎了。

    身子不停的躲着这攻击,机会为了躲避这东西就已经耗费了我全身的注意力,想要再去进攻他还得找个好的机会。

    顺着这墙壁一路的朝着他慢慢的逼近,一路的跑,他也是一路在我的后面里下了一串的冰碎,等到离他进了一定的位置,捏着手中的灵枪直接朝着那团的冰雾气突了过去。

    尽管我现在的做法有些的冒险,不过要是这么一直的持续下去,等到他把我的灵气耗完那不得按着我打吗,主动出击成了我现在最好的选择。

    握着灵枪朝着他直直的刺了过去,不过就在要碰到他的时候一股的冰气也是再次的射了出来,见到这东西我也是用灵枪朝着这上面戳了过去,盯着这东西突破了冷气直接朝着他戳了过去。

    身子一到这里面瞬间也是感到很是的寒冷,我现在在这里面感觉到的温度起码比外面冷了很多很多,瞬间的都感觉冷气直直的在朝着我的身子里面逼。

    我现在也是到了他的旁边,不过这一枪并没有扎到,握着灵枪要朝着旁边再次甩去,不过这时也感觉到一阵的冷风迅速的超找我逼近,见此我也是用灵枪的强身挡在了我的前面,不过这股的力道还是带着撞着到我的枪身带着我整个人朝着后面飞了出去,直直的撞到后面的墙上才停了下来。

    朝着灵枪的墙头和枪身上看去,两个地方已经被寒冰所凝固上了点点的冰渣,纵使我的双手还没完全的握到这上面,不过还是能感受到这冰渣的寒冷。

    就在我这低头的时间,瞬间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附带着冰气的东西,一拳就直直的朝着我打了过来。

    看着这东西我也是瞬间把脖子扭到了一边,一股巨大的力道就在我的耳边作响,这股的力道对我的伤害并没有多大,不过这寒冷的感觉却是瞬间逼上了我半面的脖子,感觉都跟要被冻上一样。

    见次也是感觉非常的不妙,一手拍在了这墙壁上面我整个人噎死弹了出去,离开了那个东西,控制着身子里面的灵气不停的朝着脖子处松去,现在感觉那里的寒气都已经逼到了我的血液里面。

    伸手直接敲到了脖子处打碎了哪里的冰碎,再次控制着寒气朝着哪里逼近吧寒气逼出来,不得不说这寒气太过寒冷,以至于我先在要被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