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这灵枪身上的各方面优势都能发挥到顶点,这灵枪跟了我几年的时间,我使用这灵枪的手法自然不用多说了,几年的相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看着我的到来,这三个人也是同时举起了手,三股小小的冰点迅速的在他们的手前凝聚,在我这离他们还有些距离的时候就迅速的在他们的前面凝聚出了一面比刚才要厚上很多的冰盾,不得不说这三个人一块凝聚的东西就是不俗啊。

    看着这一面巨大的盾牌也是没有丝毫想要跟它去硬碰硬的想法,虽然说我先在手里面握着灵枪,不过体内的灵气消耗的太多,现在维持自己打的剧烈行动都要废些许的时间,如果要再去跟它硬碰硬再次的去消耗的话,那到时候只能放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带着灵枪到了他们这前面的时候双脚一踏直接朝着这一侧弹了出去,我一个人的移动速度当然要比他们这三个人快一些,到了旁边这人旁边的时候我也是捏着拳头直接朝着一个人的身上打了过去。

    一般很好的合作在关系特别好的人身上才会看到,但这次没让我想到的是,这三个人的关系也能好到这个地步,在我的拳头要打在这一侧人身上的时候,欧阳余人和上次我见过的那人也是伸手在这人的旁边凝聚起了冰块,这两个人的凝冰速度我都看过,现在再两人合起来,这短短一米那远,挥舞着拳头也就几秒能打到的位置却活活的给我挡了住,让我的这一拳打在了一面的冰墙上面。

    绕着圈不断的寻找机会朝着他们进攻,不过这三个人的配合实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我这一会进攻的次数不下十次,但能伤到他们的也就只有一次,而且一个小小的划伤可对武王级别的人没有什么作用。

    捏着灵枪站在这房子的一角,这样的下去我还真奈何不了他们,而且那飞禽已经把消息送了出去,他们请的救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不管是长老还是其他的人,但能让他们送信的肯定不会是一般的人了。

    看着体内的那点余下的灵气,聚集起了几乎所有灵气朝着体内的五行轮盘里面注入,紧紧的抓起了灵枪朝着他们再次冲了过去。

    起初这些人的脸上还还带着凝结的表情,不过现在知道我应付不了他们,脸上的紧张明显宽松了不少,尽管如此眼前的这三个人在一块还是很不好应付的。

    握着灵枪朝着余人旁边的人冲了过去,我现在只能把目标放在他们的身上,欧阳余人在他们的中间,要是他有事这防御能最快的凝结起来,尽管他们有着防御我去接近两边的人,不过还只能从这两个人下手。

    顺势再次的突了过来,这人看到我也是一笑“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就你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伤到我们的”说着手上也是要再次凝结起冰盾。

    看着眼前的这要凝结气的冰盾我也是没有进攻的意思,捏起灵枪跳到了旁边朝着中间的余人冲去。

    可能我的这一举动他也是没有理解,不过这也没有阻挡得了他来凝聚冰盾再次阻挡,不过就在他们这抬手凝结起冰盾的时候,脚步一踏地面,控制地下的木属性气息直接从地下窜了上来,迅速的朝着他们的双手捆了过去。

    运转凝寒决的时候虽然其它的地方可以动,但这双手要去凝聚冰点凝聚出东西才行,现在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木气直接绑住了双手,这瞬间凝聚起来的冰点也是直接散掉。

    趁着这个机会我的灵枪也是到了这欧阳余人的面前,现在他的这幅表情可是和之前的大不一样了,不过此时的他的双手被捆了起来也并不是说瞬间就能解开的,但这瞬间的时间足够我给他造成重伤的了。

    我得这一枪也没有说要直接杀了他的样子,挥舞着灵枪直接从他的腰上差了进去,直直顶着他的身子给他撞到了身后的墙上把他给定了住。

    定住了他之后转身来到了这面的地上捡起了几片冰盾碎掉的冰碎也是朝着这两个人的后背上划开了一个口子,体内的五星轮盘微微转动,慢慢双手的手指上也是浮现出了两股黑色的流动的液体,挥动着朝着他们两个人的后背伤口抹了上去,瞬间惨痛的声音也是随之而来。

    解决掉了这几个人我也是伸手拍了拍,转身朝着这房子其它的屋子里面寻了过去,来来回回的找了找,果不其然的找到了我风袋里面的一些东西,衣服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有我那已经破碎了的风袋。

    这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有用的东西却是让我根本没找到,比如说那得到的异色珠子,那精纯的能量珠子,还有我的那几大港的魔量,既然这里找不到,看来也就都在那人的身子上面了。

    抬脚朝着这外面走了过去,那两个人还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着,但是那被钉在墙上的人缺显得要安静的多,毕竟我的那一把灵枪有一米六长的样子,这人被我灵枪定在墙上也就剩下一般半的样子,这要想出来也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啊。

    抬脚来到了这人的前面,“我没有要杀你们的意思,我也不想再和你们有什么过节,只要你把我风袋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还给我,我可以不再追究,马上就离开这里”。

    听到了我的话之后,这人没有好好的做不说,还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你以为你这样就赢了吗,你以为我就没有任何的手段了吗,如果真要这么想的话,那么你就真的错了”说着他的嘴也是动了动,慢慢的再把嘴张开,一个蓝色的小圆珠子也是出现在了他两排牙齿的中间。

    看着这东西,虽然我不知道它到底是要干什么的,但感觉这东西要是被他给吃下去之后,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东西,伸手控制着他手上的疼慢也是直接朝着他下巴脖子的地方聚去,不过在他的两排牙齿落下的时候,可能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