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体内的土气从五行轮盘上提了上来之后也是充斥了上半身,众多的武器从个个方面直达我的身子上面,在碰撞到的时候,想象中的什么鲜血的东西都没优出现,而有的却是一把把武器根本进入不了我的身子丝毫。

    这一下的场面瞬间的凝固了一下,显然这结果也不是众人能想到的,不过有的人实力到了这里,而有的人却不是。

    是东西都有着三六九等之分,人也不例外,他们的攻击虽然奈何不了我,但这不代表别人也不行,而那握着冰盾挡住我攻击的人就算是这其中的一个。

    他握着盾牌朝着我这里冲了过来,到了一定的地方也是一跃而起,这挡在前面压制我长枪的人也是瞬间的一撤,那人朝着我这里急剧冲击,到了一定的距离直接一盾牌打在了我得脸上,顿时间我的身子也是不受控制的朝后面噔噔蹬的退了好几步。

    等了一会缓过了过来才站稳了身子,伸手揉了揉脸,不得不说这一下的冲击力还是很强的,如果要真的他的等级一样的话,那么这一下起码能把我脸上的骨头撞碎。

    看着四周的人,再看了看那个人,他手中握着的那一面冰盾虽然看上去和其它的冰盾一样,但谁知道这东西被他做了什么手脚,这一方天域奇特的血脉很多,各式各样的的武决也是数都数不清,但是他的那冰盾肯定是不会平凡了。

    伸手张开从里面凝聚了一把冰匕首,控制着体内的土属性气息也是朝着这里面注入了进去,在这土气进去的一瞬间,这白色的冰刺瞬间转换为土色。

    随然这东西使用起来没有长枪顺手,不过这总比没有强,而且在注入了我这土气之后,这东西也并不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捏了捏手中的这东西,看着手上的这冰刺也需要加快速度了,不然的话一会会变得更加难以应付。

    握着手中的这东西直直的朝着他们一个方向冲了过去,而这看我冲了过来那人也是挥舞着盾牌朝着我冲过去的方向也冲了过去,不过他的这速度哪里有我的快,握着冰刺朝着一个人划了过去,一下在眼前这个人的胸前划出了一道血痕,然后深处手也是把他直接按到了这地上我也是翻身朝着另一个人冲去。

    这里也就那个拿盾牌的人可以能挡住我的攻击,甚至还手,除此之外的其它人虽然也都在武王的级别,但在这实力上跟我还是有着差距的,而且他们除了这凝寒决也并没有别的武决,而且这有血脉力量的也只有刚才见到的一个。

    血脉这东西有些事天生的,而有的是后天觉醒的,但这写些的根本是你的血脉必须有那种能力才行,要是普普通通的血脉,你觉醒了也没什用。

    我身上现在流淌的就是龙家的血脉三纹龙印,不过这具的身子却是发生了异变,从三纹龙印变成了十二纹龙印记,这突然的变化应该就是血脉突然的浓郁了起来,越老传承下来的血脉一般都慢慢变得越来越弱,最早开辟这一脉的血脉浓度自然用说,而他有了孩子之后也就继承了他的血脉,不过分体质,有的人身子对血脉的适应程度也不一样,比如一共三个儿子,有的也许就能激活遗传下来的百分之九十的力量,而别的也许就只能发挥出五六十,而他们的血脉激发的能力越来越低,再生孩子再遗传下去的血脉适应程度也就越来越低,普遍低的都是对血脉的适应程度,而不是血脉上的问题,像我的这具身子,适应程度就高到了一定的程度,可能激发出了头上几代之前的血脉能力。

    回归正题,这有特殊能力的人挡不住我,其他的人就任由我宰割,不过也并不能直接杀死他们,要比一屁股的麻烦追着也是头痛,但打昏打残还是可以的。

    每次这人朝着我撞击,朝着我追逐,都跟我差那么一些,每次眼睁睁的看着同伴一个个的倒下这人也是没人任何的办法,毕竟实力就是那么一点,要是没有好的办法你还真不可能挡的下来。

    人呢都是会进步的,会从困境中寻找出路的,而我眼前的那人明显就属于能够找出出路的那一类人,这让我躲避了他半天也终于找到了拦截我得方法,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在我进攻到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确实直接挡在了我的前面,我的那土色的冰刺直接插入到了这冰盾里面,不过似乎这里面有着更加坚硬的那东西,使我这土气注入的冰刺都无法刺穿。

    看着是这人我也是不跟他面对,伸手一拔,这一根的冰刺也是断在了里面一截,不过有着这一点就足够了,双脚一踏,单手按在他的盾牌之上也是把我的身子弹了上去,在他的眼神当中我也是直接来的哦啊理我他身后这人的后面,见到了我之后这人也是想要逃跑,不过被我这一拳打在了后背上也是直接给打飞了出去。

    踏着地面转身再朝着附近的两个冲去,有了之前人的那些样子,这些人也是根本不敢跟我打,不过这逃跑更惨,拿着武器面对我也是一副哆哆嗦嗦的样子。

    看着是他们的样子,越是这样这人也就越好应对,现在的这样子也就说明他们已经被恐惧占据了心里,拳脚并用,少了一截的冰刺也是送入了一个人的肩膀处,两人也都是倒在了地上嗷嗷叫了起来。

    甩了甩手上的鲜血,正视的看着眼前的那个拿着盾牌的人,此时的这里几也就剩下了我和他两个人,其它的人不是躺在地上哀嚎九十已经被我打得昏死了过去,反正现在在站着的也就我和他了。

    伸手看着手上的这把土色冰刺,手中对这东西的感觉越来越小,慢慢的轻轻一捏这东西也是逐渐的变成了粉末状落到了手上,然后再从指缝中流失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