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看着手中的这个人“我不是说了吗,我就是我啊,难道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吗”看着手上的那个人我也是问到。

    之所以上来就这么样,因为看着眼前的这人还是挺熟悉的,在之前压着我的那群人之中就有他个,看着这人也就说明这里是欧阳余人所在的地方无疑了。

    看到了我之后他的瞳孔也是瞪得老大,双手握着的手臂也是一点的抵抗都没有,随着我的手臂逐渐的增加力道,他的脸也开始变得涨红了起来。

    “这里是不是欧阳余人所在的地方”,看着手里面的这人我也是朝着他问到,听到我的话这家伙用手拍了拍我的手臂,看着他的样子我没有松手放而捏的更紧了,不过这一下也是让他的眼睛都快翻起来了。

    随着我的手臂逐渐的用力,估计这家伙是感觉到了死亡的边缘最后才点了点头。

    看着这家伙,不用点手段还真的认为不敢杀他,抓着他的脖子朝着地上一扔,明显的听到那人在哪里不断的咳嗽喘着粗气,对于这样的人我没有丝毫的怜悯,如果不是不能杀人的话,现在的他都已经是个死人。

    抬脚把这大门退了开也是朝着里面走去,这世上没有什么正义不正义,只有实力才是最终的王道,如果我的实力不济,早就被他们给杀死了,如今我再杀了他也怨不得我如何。

    走进了这大门也是抬脚朝着里面走着,从外面看起来这地方就算很大,但这样再过的看去就显得更大了,这里面一个个的屋子一个接着一个,而且每一个还都不算的小。

    看着这些的东西我也是控制着体内的木属性气息朝着地下注入了过去,这木气是由我而铸成,它的视野我可以自由的切换,所以说这木气也是很好的一种探查视野的工具。

    没一会的时间这木气就顺着地面到了这一个个屋子的下面位置,再控制这东西朝着屋子里面钻去,一会也是感觉到了这屋子里面有着不同的震动程度传到了木气的哪里。

    站在这里不停的感觉,差看完了这一个再朝着下一个探去,这里面有着这么多的房子,欧阳余人居住的地方肯定有着特别的东西。

    在这里站了一会,站的这脑袋肩膀上的飘雪都覆盖了一层也没用木气把这里的屋子都探索完,妈的,这里的屋子也不是有着多少个。

    当我收回了一波的木气准备着要再朝着下一波的屋子直奔而去的时候,也是突然的听到了些许的动静,扭头朝着动静所发出的地方看去,刚才的那个被我掐住的人正在一个屋顶上慢慢的移动着,看着这人,要是能杀人就好了,早早地把他杀了也就不会有么多的事了。

    动用着灵气慢慢的聚集到手上再去吸引四周的寒气,这慢慢的也是感觉到了手中有个一个寒冷的冰点在凝聚,随后控制着寒气朝着这后面凝聚,制作出想要的模样。

    现在我对这凝寒决的理解虽然算不上是大师什么的水平吧,但总得来说算得上是入门了,凝结出了手中的这一把冰刺也是没用多少的时间。

    抓着这东西,灵气聚集到脚上也是朝着那个人所在的地方飞了过去,要是不怕打扰到其他人的话,我早就一下给他扎的半死。

    我不想让他发出声音,一般的情况下他也不敢发出声音,毕竟在他的眼里我是真的肝杀了他,要是他这时候出声引起别人注意的话,难免会引起我杀戮的欲望,人都不傻,何况还是已经达到了武王层次的人。

    这么一跃也是无声无息的直接朝着他靠近,当他回头有所感应的时候我也是已经到了他前面一两米的位置,现在的这个位置已经足够我弄得到他的。

    按照我的想法,趁着这时候直接突到他的身上,捂住他的嘴巴一冰刺给他留下点印记,然后再给他打昏过去,不过想像总是好的,可能他以后我现在必杀他了,这家伙也根本是怎么都不管了,张开嘴就要叫出来,不过奈何还是我的速度快了一步,一只手直接把他按倒在屋顶上,一冰刺直接扎进了他的一面肩膀。

    让他有这么一回事,总得来说还是给他的震撼力不够,不能杀,只能把他震慑不敢再惹我。

    鲜血渗透了冰刺溅射倒了我的手上,这人大眼睛瞪着我,当我举起拳头要给他一拳打晕的时候,这时候的他突然的一拳打在了这房顶上,顿时间一阵的响动也是在这房顶上留下了些许的痕迹,不过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声音已经发出去了。

    捏着拳头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度时间也是给他打昏了过去,扭头朝着这下面看去,那空空的中间不停的有人影在闪动。

    这些人出来了之后也是朝着我这里看了过来,一瞬间众目相对,伸手拔出了冰刺,抓起了这个人也是直接朝着他们扔了下去,被接住了之后我也是对着他们说到“今天来我不想找你们的麻烦,如果把我的风袋还给我我会立刻就走”。

    听到了我的话这下面的人也是有的低头想着,而有的也是捏起了拳头,虽然说我认路的本事很差,但这记忆力还算是强的,看着这下面的一帮人,有的是我的见过的,而有的我没见过,这两波人的相差的地方一下就显现了出来,那些见过我的明显都知道我的实力,再考虑我说得事情,而那没见过我的则是捏起了拳头衣服愤狠狠地样子。

    “欧阳余人,现在这样子了还不出来了吗,是不是叫我让这下面的人躺下才肯出来啊”我这说着也是朝着四周叫了过去。

    听到我的话后,那欧阳余人没电动静,此时的这下面的一个人反而说话了,“这里哪里是你可以来闹事的地方!”说着他捏着拳头的双手一张开,然后肉眼可见的速度手中正在凝聚着什么东西,还没等那东西凝结完成就朝着我直直的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