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了这门之后也是在这里面饶了一圈找了个床躺了下来,这里的设施相比于我在外面所住的那个都不属于外门的屋子差的太多了,这里面虽然没有人清扫什么的,但显得也是异常的干净整洁,还有着这大床也是舒服的不行。

    躺在这床上朝着旁边看去,每每到这个时候都应该有着一个银白色的小女孩躺在旁边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或是钻到我的怀里,但现在这旁边空空的也是显得有些的寂寞。

    朝着上面捏了捏拳头,说实话我现在还不知道我的极限到底是到了如何的一个地步,到底是到了一个什么阶段,应对那武王二阶段左右的余人我感觉都没有多大的压力,看来我的境界也是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步。

    想想当初那原魔神说我吸收完了那些的珠子就可以到达魔族实力的顶峰的时候我还异样的高兴,不过现在看来这说的真的是有些的水分了,那些的精纯能量我吃下去有一半只多了,自身的实力才到达武王的层次,虽然我现在的实力不低了,但要说到达武王之上武皇的层次还是太不可能的,不过那魔神也不至于骗我,就算离他的那个时代过去了很多,各方面的实力都有了增长,但也不会才到我现在的这个地步。

    开始还觉得那能量珠子给我增加的东西很多,但现在增加的也是挺多的,但相比于之前的那阶段增长的速度还是差了太多,看来那剩下的精纯能量也维持不了我到达多少的阶段了。

    抬头看这这冰房子想着这件的事,我起初用这东西是能够尽早的到达魔君的层次回到了这天域里面来,不过这以吸收上感觉走了很大的途径,不过现在还是真的要自己一步步的去寻找增加自己实力的方法去了。

    这剩下半天的时间就在这喝酒中度过了去,有很多的烦心事总是搞得自己很是的不舒服,喝酒消愁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真正的让自己醉了,才能麻痹自己的大脑让自己把那些烦心的事情全部的忘掉。

    一夜的时间麻痹中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这第二天还没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的敲门的声音,迷迷糊糊饿睁开了眼睛也是感觉着脑袋有些的疼,站起了身子伸了伸懒腰,朝着门哪里走去的时候也是控制着体内的灵气把酒精给逼出去了体内,到了这大门的时候一拉也是看到了风痕。

    抬手打了个哈欠,“这么早来,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说着也是揉了揉眼睛,“龙毅兄,我这找到那欧阳余人所在的地方了”,听着他的话顿时间也是让我清醒了不少,给他让开了一条路也是让他进了来。

    坐在凳子上我也是朝着他说道,“欧阳余人在哪里”“再说欧阳余人之前我还是先给你说说这内门的势力情况吧,这内门的势力一共分为了三组,一组是欧阳余人所在的哪一组,在哪里欧阳余人只算的上是哪里中上等的力量,还不是哪里最强的存在,第二股跟第三股的势力几乎也是和他们是一样的,每一拨人之间的差距相差的都恨小,不过在这闹事的时候出来的最高都是各组人中上等的力量,高等的力量几乎都没出来过了,所以说龙毅兄,你去这次不只是要小心欧阳余人那些的中上力量,还要防范着欧阳余人他们更加上一层的力量存在。”

    听着他的话,这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人就在江湖,这势力的范围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一样都是存在的。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继续的问道,“那你有没有查清楚我现在如果要去杀了很多的人,会不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听着我的话他也是说道,“杀人的话麻烦是肯定有的,尤其是你如果要杀了那个层次的人,这一乱起来要找到张老那里去闹事是会很麻烦的,所以这次能不杀人就不要杀人,虽然说这杀人的后果很大,但没说残了之类的会怎么样,所以这样的办法还是可行的”。

    听着他的话后我也是决定了一些的事情,听到了这些的话后我也是带着他朝着外面走了,到了这外面让他大概的给我指了指方向之后我也是跟他告别离了开,这件的事情不小,要把他再拉进来难免会出什么样的事情。

    顺着他给我指了的方向我也是直接走了过去,看着这四周一座座的房子,一片的白茫茫都是用冰块所做成,不知为何看着这些的东西,感觉以后的这里以后的色调肯定不会这么的苍白。

    晃了晃脑袋也是开始朝着那个方向继续的走去,捏了捏拳头,说实话,现在我是真的想打一场可以能把我的力量逼出来的战斗,人多时也好,实力强大也罢,但这种找不到对手的感觉未免有着太多的孤单,不管怎么说,我也不能去找那些的长老单挑吧,先不说能不能打得过,万一打不过再找个人理由给我弄了那岂不是说哭都没地方哭去吗。

    尽管他给我指了大概的位置,不过这对于我这个路痴来说还是有着一番的挑战,来来回回的饶了半天的时间也是来到了一所建筑要比其它的冰房子豪华很多的地方,抬头朝着这前面看去,这一座的房子都顶的上旁边的房子两个得的了。

    走上前,伸手敲了敲了门之后我也是在此地等候,这没一会的时间便听到里面传来了脚步的声音,一边走一边还嘴里面喊到“谁啊”。

    听到了之后我也是张着嘴喊了一声“我啊”,“你啊,你到底是谁啊”“我就是我啊,你不会把我忘了吧”听着我的话,明显的感觉到里面的脚步声也是朝着我这里快速的走了过去,马上也是看到了这大门被执拗一声打了开“我说你小子....”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向前一步也是直接抓起了他的衣服给他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