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楼住这比我还要高一些的人别提是有多么的别扭了,不过我也不是那喜欢太客气的人,比起恩人不恩人的关系,我还是喜欢处朋友相处的踏实一些。

    这样聊了一会的时间,我也会是从他的话中听到了许多的东西,不过这最感兴趣的就是他和他伴侣一同的到的这里,到这内门。

    这学院分为了两个门,外门内门这自然不用我多说了,外门是新人和武王级别以下的人所在的地方,而要进这内门就需要实力达到那武王的级别了。

    这人呢,叫风痕,而他的伴侣叫寒梦,他们两个修炼的武决几乎是相辅相成的,所以说两个人一起战斗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实力,而且除了这些之外,这两人的实力也是相差无几,这一个突破到了这武王的阶段这另一个人也就跟着到了这等的层次,所以一同进的外门,也是一同来到的这内门,可所谓就没有分开的时候。

    走了一会的时间,这人也是把我带到了一个冰做屋子面前,眼前的这个屋子就是他们两个人现在所居住的房子,虽然说可以两个人一人选一个,不过这两个人只选了一个屋子,听他们说,这样才有家的感觉。

    这人到了门前敲了敲门之后也是带着我走了进去,刚开开门也是看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迎了上来,两个人一见面也是直接就抱在了一起,看着这一幕顿时间也是给我难受个够呛啊,心里这是哇凉哇凉的。

    把我晾在这一遍半天之后这人也是指着我介绍了起来,具体的说呢,就是我是他们的恩人,听到了之后这女人也是对我显得很是恭敬,也是一副欠了我一个很大的人情的样子。

    大概得聊了几分钟之后那寒梦也是进到另一个屋子做东西吃去了,而我们两个大男人也是坐在这里聊着东西,不过具体的都是我问他的,而他呢,也是我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一点的犹豫都没有,可见是一番重情义的人无疑了。

    一会的东西做好了,这也是满满的弄了一桌子,我这可是十多天的时间没有吃喝东西的人了,虽然说到了我这个阶段可以很久不用吃东西都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过这一直靠着吸收灵气维持机能也是显得很乏味,你对我这一个吃货来说,这么多天不让我吃东西真是哦我难受坏了,看见这一桌子的东西我也是大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寒梦的手艺也是很好的,叼着大肉朝着他们两个微微的看去,虽然两个人并没有主动的秀恩爱什么的,但这从眼神各种的动作当中都能看出这两个人不知是多么的相爱,如果现在让我觉得爱情是什么话,我感觉我眼前的这两人最合适用这个词语了。

    看着这幸福的模样,看着这一桌子亲手做出来的吃的也是让我想起了韩玉和凰心绮,想想那两段的时间也可是我最最幸福的时候了,有着现成的饭,有着过不完的日子和浓郁的感情,不过那两段只是一朵朵的昙花罢了,只有着一现的风光,却少了长久。

    韩玉的那时候是我不得不前进,不得不去提升实力以来能达到复仇的地步,别的东西能变,但这仇恨确实让我怎么也忘不了,十几年被欺压的仇恨我都可以不记仇,但杀了我父母的这份深仇此生不抱誓不为人!

    我前进的时候,韩玉走了,当我安稳下俩一些的时候,真正能享受生活的时候,凤凰族的人来了,以我的生命为威胁带走了凰心绮,我龙毅一生遇到的女人不少,怀着绝技漂亮至极的女人也不少,但能真正安顿下来安稳过的却是屈指可数。

    转眼看着这两人的模样,心里也是一酸,眼睛里面渐渐充斥着热热的感觉,察觉到了的异样他嗯也是看向了我,挥了挥手我也是继续的吃了起来。

    有了心事之后,这桌子上可口的饭菜都变得不那么的香,随后的东西没吃多少,酒却没少喝了,这临走离开他们家的时候也是又带上了几瓶的酒。

    我出来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那风痕,外门有着外门的规矩,而内门也是有着内门的规矩,这内门是不要不够武王层次的人的,所以在这里一旦呆够一天的时间,那被人发现也是又逃脱不了被关进冰塔挨饿的处分,所以说风痕也是带着我去找地方弄我的身份的。

    没一会的时间这风痕也是带我来的了这内门的一个地方,看了看这屋子他也是带着我进了去,我的实力别人不知道,但这家伙事知道一些的,我一个人面对那么多的人都能全部的杀死,还不废多大的力气,虽然不知道他还知不知道我对战那欧阳余人的事情,不过早就应该对我的真正实力有个猜测,反正是武王的层次无疑了。

    走着的这一路上我也是把我的实力再次给捆了起来,把自己的实力压制到武王一段左右的层次,保留些老底,以便到时候应对些什么不时之需。

    他领着我也是走到了这屋子里面的位置,一眼的朝着前面看去,这里除了哪一个老人之外,这四周还有着正在不断习武的学员。

    风痕带我走到了那老人的旁边之后也是跟着那老人说明了意图,那人点了点头之后也是看向了我,一双的眼睛在朝着我看来的时候,突然的感觉身子被看透了一样,虽然那东西只是在一瞬间,不过这感觉真的是提不上有多么的好。

    老人转身之后也是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闪着黑白相间的石头前面也是停了下来,“聚集自身之灵气,冲击到这块的冰上,如果实力到达了武王层次,这上面的白色就会变多,如果没有,那么黑色则会变多,现在就开始吧”说着也是指了指这块的石头。

    捏了捏拳头我也是要朝着这石头的前面走去,不过就我这刚走出两步这旁边的风痕也是拉住了我“龙大哥...”他的话还没说我也是挥了挥手,要是没到吾王我也不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