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着我朝着里面慢慢的走着,没一会的时间这里面的地方也是显得越来的开阔,不过这越来越大的地方,有的东西却是很少的,除了那些豪华的装饰,其它的特色却是一点都看不到。

    来到了这一定的位置之后也是看到了哪里有着两堆的中年老年人在哪里下期丶喝茶丶聊着天,一共不过十个左右的人在这大殿里面待着显着很是清净。

    这些人带着我朝着前面走了一会的时间,在离那些长老人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长老,我有事要说”欧阳余人走到前面也是弯腰抱拳说到。

    其中的一个长老也是边下棋便说道“有什么事就说,磨磨唧唧的可不是你余人的性子”

    “既然长老开口了,那我就说了,这个人是这次来要进入我们学院的一波人当中的一个,他还没成为我学院的弟子竟然还跑到外门的抵地方去当众杀人,在哪里的执法学员把他抓了起来,这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仗着自己的实力杀了哪里的所有看守人员,还放跑了第一层所有犯了事的人,不仅如此,我们过去帮忙还将我们打伤,这犯下了种种的过错,请求长老旨意,送去冰塔方可饶恕”。

    在他这说这话的同时,那长老也还在跟着下着手中的棋,“胡长老,此次进来的人有没有这个人啊”听着他的话,那其中的一个长老也是想着我这里看了过来,在他看见我的同时我也是看到了他,那个胡长老就是给我们看管带我们的胡长老。

    看到了我之后他也是点了点头“这个人我确实有印象,也是这次人里面的一个,除了那个我直接让进来的女的,这人便是习得凝寒决最好的一个”说完了之后那长老也是拿起了手中的书看了起来。

    “既然这么说,却是有此事了”,“那这么说,长老我现在就去把他送到冰塔里面去”,这余人听到了之后也是急得不行,看来我们之间的仇恨也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呢,有些的事情我要问清楚,把他带过来吧”,“可是长老...”,“我说把他带过来”,“是”说着那余人挥了挥手也是把我给压到了那些长老的前面。

    “第一件事,你为什么要跑到外门弟子的地方去杀人呢”听着这张老的话,看来这里的人也并不是都那么的不讲理。

    “回长老,这次跟我来到这学院里面的还有一个女人,她就是那个被胡长老提前放进外门,不用参加第三次测试的那个人”,听着我的话,那长老也是一转头朝着胡长老看去“是不是有此事啊”,“他说的也是没错,这次里面的一个女生确实是修炼凝寒决的好料子,在进入我们学院,测试的那么些人当中,她是除了那个人修炼的最好的人,所以我看到她的资质再去考哪第三门的测试也是浪费时间,所以我就提前给她通过了”。

    听着这胡长老说完,那个长老也是哈哈哈风笑了起来“好啊好啊,有了这人我相信到了时候肯定会给我们雪枫学院争光的,胡长老,那个人要多多的栽培,外门的那些人闹得有些乱,小心把这么好的苗子折在了哪里”。

    “哼,乱?她到了那外门没有好的栽培不说,这到了那里面之后每天都被人骚扰,如果这次我没去的话,她都要被那方虎欺凌在了哪里!”本来我就是来受罚的,但这么一提也是让我的心情变得躁动了起来。

    “嗯?还有这等的事”这长老说着也是朝着那余人看去,此时的余人感受到了这股的目光也是低下了头“回长老,却实是有此事,可他乱冲到学院里面不说,还击杀了这内门的人,这些事都不是小时事啊”。

    “你后来的杀了那外门执法殿里面的人又算是怎么回事”,这长老似乎都没在听那余人的话一样,突然又把目光转向了我。

    听着他的话,看来这一次也是有机会,也许趁着这个机会可以让梦萱有更好的保护和资源外,还可以免受别人的迫害。

    “回长老,进去之后看到了拿副的景象确实让我愤怒不已,所以一时的愤怒确实是杀了他,后来有执法的人赶到抓了我无所谓,但把梦萱和另外的一个无关之人抓了我就不理解了,不过这想想去了跟她们没事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到了哪里之后就把我和她们分别关在了两个地方在我一觉醒来之后,通过我在她们身上留的一些东西让我感受到了她们此时有危险,所以我冲破了笼子杀了守卫,冲到了上面去找他们,但看到的一幕又令我震惊了,哪里的人和关着犯人一起去欺辱我的朋友,而我的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事,所以一气之下杀了他们所有人”。

    “那你打余人他们又算是怎么一回事”,“这些种种的事情确实是有我不对的地方,但欧阳余人师兄去了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要置我于死地,就因为我杀了他的一个亲人,一个参与这件事里面被我杀得一个人,所以我才会和余人师兄打上”

    听着我的话,这时候的那欧阳羽余人坐不住了“长老,不要停听他胡言,他打死了我们的那些同门弟子不说,还目无王法,乱了这里的规矩杀了那么多的人,还请长老明查啊”。

    听着这欧阳余人的话,现在的这长老也是才放下了手中的棋“余人啊,外门的那些事情虽然我们不去管,那是因为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不要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说着一股的气势冲了过来,这一瞬也是也是感觉到了一阵的冷风穿身而过,身上的汗毛都要立起来。

    我感觉还算是好一些,因为这股的气势本就不是冲着我而来,扭头朝着那欧阳余人看去,此时的他脸上也是呈现了白色,脸上哆哆嗦嗦,一瞬间的汗水就挂在了脸上,身子也是快要颤抖,张着嘴说到“长,长老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