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了这地面上的东西之后我也是没有人任何犹豫的再次朝着他进攻,一鼓作气,既然抓住了机会我也不不可能再次的放弃,挥舞着灵枪继续朝着他追了过去。

    看着我的灵枪他也是一笑,手上的黑水再次朝着他前面的那把刀山一挥,黑水撒在了那上面之后他也是用被洒了黑水的那一面刀背给我看。

    他的刀上面一共有六个孔,如今其中的四个已经变成了黑色,也就说明他的黑血进入到了其中的四个里面,而还剩下的两个空着。

    “虽然这次让你见不到这把我欧阳家专门做成的武器极致的样子,不过就这样的杀死你也是你的荣幸!”说着他也是提着大刀朝着我跑了过来。

    那大刀在地上摩擦都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的痕迹,不得不说他的这血脉还是很奇怪的,这留下的痕迹都跟原本的刀在地上留下的有很大区别。

    在他到了我前面的时候,挥舞着大刀也是朝着我砍了过来,不过在他那大刀抬起来的同时,他的那把刀也是变了颜色,起初就跟那冰做的东西一样,但这从下面挥上来的时候那大刀却是变成了黑色,就像瞬间被染上了颜色一样。

    看着他的这攻击我也是挥舞着灵枪直接打在了这黑刀的上面,虽然给拦了住,但却感觉我的这灵枪传来了震动的感觉。

    要是放在别的武器上面传来这股的震动我当然不会怎么样,毕竟金品的武器我多的是,碎了就碎了,但手中的这把灵枪却不一样,它不仅仅是个武器,也是个人,一个从我弱小的时候陪伴我过来的人。

    看着他的这股力量也是不能跟他硬碰硬,那些小的人物可以杀,但想他这样的有名气的人物,这一杀了后果可是很多很多的,我是没事,但怕就怕他去打扰别人。

    现在的这个人,我不能用出的力量太多,不能让他知道我的老底,毕竟一股脑的把自己的实力全部都泄露出去,那就是只有傻子才会做的事。

    力量不能用多,要是用了能让他记不住,把他打成傻子也行,但关键我不会啊,尤其是他的阶段还不弱,找到机会打不坏他还好,一下要打死了那该怎么弄啊,所以说这条的路是走不通了。

    挥舞着灵枪不断的躲避,虽然我现在的阶段不怎么行,但加上这灵枪之后我不觉得我会在什么方面输给他,一撑灵枪直接使自己的身子弹到了后面,而他的那次的进攻也是在地上留下了剧烈的痕迹。

    这样的被动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一踏地面挥舞着灵枪也是朝着他直冲了过去。

    在他看到了我之后也是一笑,从地上甩起了长刀也是朝着我砍了过来,不过有了前车之鉴,明知道他的那把刀不好惹我也不会去跟他硬碰硬,就在我的武器要跟他那甩过来的长刀对上的时候,体内的那蓄势待发的木气也是直接窜到了双脚上面,然后同过我的脚和地面下一扎根一连,顿时间就把我的身子钉在了这里。

    在我的身子停了住之后,本来是相互撞击的距离我却突然停了下,不过他去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反而趁着这机会朝我接着砍了过来。

    看着他的那样子也是瞬间的朝着下面挥动了灵枪,我和这灵枪的配合程度自然是不用多说,在他眼中还是要剁死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横着甩着灵枪朝着他打了过去。

    现在带我这距离就算是你比我高了几个阶段的人都不一定能挡得住,除非你有些什么特殊的血脉和武决。

    他的这一刀打不中我,但我的这一枪却能打的中他,可能也是反应到了我的这次攻击,他在哪父腹部的位置迅速的开始凝结起了冰铠甲准备防御,不过那都东西刚刚凝结到一半的时候我这灵枪就直接摔倒了上面,顿时间之外未形成的冰铠碎了不说,这他的腹部的位置也是受到了一定的撞击,这本来好好的身子直接朝着这边弯了一些。

    看着他现在的这样子我也是拿出了一副趁你虚要你命的性质,脚上的木气瞬间和扎根在地下的木气分开,抬起脚就一脚踢到了他的腹部之上,瞬间他也是朝着后面退了几步。

    连续的两次撞击也是使得他动作缓慢了一些,但还并没有到那种无法还手的地步,挥舞着那只有着口子的胳膊就朝着我甩过,瞬间一滴滴的黑血也是直接朝我扑面而来。

    看着这样的东西,我也真的是不想再去的,不过这次不得不说是个好机会,要是放弃的话太过的可惜,控制着体内的水属性气息直接到了皮肤的表面之上,来用来迎接他那即将到来的黑血。

    我体内的这水属性气息,虽然说实用性不大,但这怎么说这里面蕴含的那些水属性气息也不是开玩笑的存在,弄出了这东西来应对他的那黑血应该不难。

    他那洒过来的黑血直接到了我的身上,不过我的体内却早已经被一层的黑水给覆盖,那黑血和黑水直接迅速的触碰便直接被我的那黑水给融了进去,虽然说我控制不了他的黑血,但我却能控制得了我的黑水,从皮肤上离开直接便直直的掉落到了地上。

    解决完了这样的东西之后,我也是用着灵枪连续的在他的身上打了几下,我的力量并不算小,而且再加上我手中的这灵枪来发挥我的力量可想而知,每一下大到他的身上都感觉到了他的身子一阵的抽搐,随后握起了灵枪反身直接挥舞着从上面劈了下去,瞬间从他的左侧脖子到右侧大腿的地面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划穿了大半个身子。

    这一下之后也顿时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听着这声音耳朵都是有些的难受了起来,看着他的这样子,我也是没有丝毫的怜悯,他兄弟欺负我的人,我把他弟弟杀了,没错,他来为他弟弟报仇也没错,但现在小命握在我的手中就是他的错,他没有实力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