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们,听着他们的话,在这个时候他们当然不会说出一些其它的什么事情骗我,但真没想到,这人还有这样的背景。

    想了一会他们也是在一旁慢慢的等待着,等我要张嘴,在问他们些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迅速的逼近,双脚一踏地面直接把我的身子弹了出去。

    就在我这身子离开这地面的功夫,顿时间就看到两根冰矛从我的脚下射了过去,我躲过了这次的攻击,但不代表前面的那两个人也可以躲避,随后便看到两根长毛没有任何阻碍的直接穿透了们的身子,然后带着他们的两个身子朝着后面硬直飞去,直接给钉在了哪里的墙上。

    落地之后朝着哪里,那被钉在墙上的两个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肚子上面一个大洞,而且后面的墙壁都充满了裂纹,足以看得出这人力量的强大,看来这两根的东西就是朝着那两人而去的。

    扭着头朝着后面看去,也是看到了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的人朝着我走来,而且一边走,还一拍起了手,“我还以为是谁的人下的手,没想到这出手之人却是还没进入这学院里面的一个人”。

    他慢慢朝着我这里走着,从刚才的一下他是没有说要动手的样子,就这样走过了我的面前,然后朝着那两个被钉在墙上的人走去。

    一脚一脚踩在这几乎要凝聚的鲜血上面,几步的时间到了那两个人的前面,“主人死了,你们还敢苟活”说着两手再次的拍到那两个人的身上,随后这两句的尸体也是碎成了粉碎,血肉溅射的满地都是。

    弄完了之后挥了挥手,然后又走到了那欧阳余天的旁边,蹲下来看了看这具的尸体也是张着嘴说到“虽然你无能死了,不过再弱说都是我欧阳家的人,这笔账我会帮你算,但,我们欧阳家最看中有实力的人,今天你拜入我们欧阳家族,我会帮你当上这里的执法主,那时候这外面的人都会听你驱使,让你进入到这外门也简单,这件事我也会帮你摆平”。

    听着他的话,他说的这些事情确实是很吸引人,而且要是放在平常人的身上,肯定会答应,毕竟突然有了一个大的靠山,而且还有一个特大的权利,在放在谁的眼中谁不心动啊。

    “给了我这么多的好处,肯定不止是看上我的实力了吧,还有什么其它的要求一同说了吧”看着前面的那个人我也是说到。

    “嗯,没错,我喜欢聪明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木气极浓的女人什么关系,但既然你成了我欧阳家的人,就要为我欧阳家做事,她身上的能力对我们来说很有帮助,你去把她抓来给我,今天你就能坐在这位子上,其它的事情我来办”。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一笑,如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全都是为了梦萱,如今再叫我拱手把她让出来,那么我如今做的这些事情又有什么意义。

    听完他的话,我也是摇了摇头,“你说的很好,我也很心动,但那女人我是不可能交的,我现在做的这么多事都是为了她...”我的话声刚落,瞬间便感觉到前面有强大的力量传来,刚刚反应我也是伸手挡在了胸前,迎接着他的这次攻击。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攻击力量还是很高的,我自认为我的身子不差,但他的这一拳打上来还是震得我手臂生疼。

    他这一拳狠狠地打了过来,我的身子也是朝着后面直直的飞了过去,直到撞倒了后面的墙壁上面才停下。

    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这人的实力还是不弱的,比起我在这里杀得那些人,这人的实力起码在武王阶段,而且还不是武王的一阶段。

    “不错嘛,能挡住我的一级,看来你这炼骨期九阶段的人也是有些实力的,不过,动我欧阳家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说着他也是挥舞着拳头朝着我冲了上来。

    我自身的实力压制了很多,因为在这里我不想太过的暴露我的实力,开始压制的还没这么高,不过现在对这个人,这炼骨期九阶段层次是最起码得对战标准。

    看着他直冲了过来,我也是捏着拳头朝着他迎了上去,瞬间我们两股的力量直接触碰到了,一阵剧烈的波动也是震得空气都在震动。

    我们两个力量不断的撞击,这本就不怎么大的地方也开始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每次对抗的力量都会给这地方造成一次的震动,随着一次次的震动,这地方也是不那么好了。

    我现在在外面人开始只有炼骨期九阶段的力量,而这一个个小阶段的力量你修炼好的可以对抗,但这武王和炼骨期九阶段虽然之后一个小阶段,但这完全是两种的层次,武王之下,连灵气种子,连身子,连筋骨,而这到了武王的层次,就开始把这些连好的东西再次好好的凝结在一次,变得更加的适合自身,这当中的差距自然不用多说,差的太多太多,而这半天我和一个炼骨期的人可是和他对抗这么半天,他也是发现了许多奇怪的地方。

    一次的对抗之后我们两个也是分了开,虽然我身上的样子显得很差,吃了很多亏,但这身子里面一点的事都没有。

    那欧阳余人也是皱着眉盯着我,“一个炼骨期九阶段的人能有如此的威力开始还让我差异,但这么半天你还能给我对抗这就说明你的身子早就已经超过了炼骨期,到达了武王的阶段,不虽然身子到了,但阶段灵气都还没有到,所以你今天必死无疑!”说着他也是捏着拳头朝着我冲了上来。

    看着他的那样子我也是迎了上去,我最不怕的就是跟你耗,既然你不出动绝招,我也没必要显露太多。

    在我们两个即将撞击声的时候,他的双手突然的凝聚,然后飞快的看到他的手上顿时间凝结了两双的尖刺拳套,而我的手上却什么都没有,这碰撞的结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