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两个慢慢离去的背影,看来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又是不能平凡了啊。

    扭着头朝着后面看去,这一地的尸体血迹铺满了这个地方,第一层的该死的死,伤的伤,在场的除了我没有一个活人。

    这第一层的人死光了,第二层的我也懒得再去杀,毕竟哪里的人都没见到过梦萱她们,也都不怎么知道我的事情,而那守卫也只看到过我,也不需要过多的担心。

    杀了这么多的人,就是为了掩埋住一个事实,这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实力你什么都不是,为了生存你必须要在别人堆积成的尸体上前行。

    靠在这里的墙壁上靠了下来,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一壶酒也是咕咕咕的喝了起来,虽然没有太多的害怕,但这学院里面难免会有实力强大的人,也不知我这会受到什么惩罚。

    在这里等了一会的时间,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动静,但消息肯定早就传了出去,那大批的人来或许只是迟早的事情。

    拿起了手中的酒壶又喝了一口,说实话,在犯愁的时候喝两口还真的爽。

    靠在这里喝着酒,没一会的时间也是看到了那下一层通往这一层的门突然打了开,一个人偷偷摸摸的从门哪里探出个小头,不过这转眼看到了这血腥的一幕,整个人也都愣在了哪里。

    这样盯着看了一会,捂着嘴也是一副要吐的样子,不过在他的后面有人有人推了推他,扭头两个人说了一会也是悄咪咪的朝着这上面走了过来。

    看着那两个守卫,想想就知道他们想要去干什么,不过这么半天不断的看着四周的尸体而没看到我也是显得有些好笑。

    “喂,这里死带我这些人是不是都是出去的那个人干的”,“我觉得不像,虽然他的实力强大,但这杀了这些的人哪有那么的容易”,“哎,你看那不是欧阳公子吗,他怎么会死在这里!”,“你这不是废话吗,他是这里最大的人,他不带人来谁带人来啊,如今欧阳公子死在了这里,而且杀他的人没准还是我们的犯人,看来还是赶快离开这里较好”,“是啊,欧阳公子了,谁知道他大哥会不会来给他报仇,到时候迁怒到我们就不好了”两个人一边说着也是一边朝着我这里走了过来。

    看着这两个的人,本来还不想下去杀他们,但是这送上门了来又让我想到了他们在哪下面那么听那人命令的时候,是人都有三分火气,既然他们上来了,那么也就别想活着出去。

    边说边走了一会的时间,这走着走着突然感觉撞到了什么东西,刚要张嘴说两句,不过这一抬头看到这前面人之后,两个人顿时间吓得往后一退,“你,你,你怎么还活着”。

    听着话我也是想笑“我不活着怎么能杀死这一地的人,再说了,你又没看到我的尸体,就干这么断定我死了啊”。

    听到我的话他也是想了想,然后伸手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然后头又扑倒他他同伴的怀里掏出了两个风袋,然后便看到他把四个风袋送到了我的面前“大,大人,在下面的事情我们也是没有什么办法,毕竟那个人在这里的实力太过的强大,我们不敢从,如今只求大人放我一条生路,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就行”。

    看着他的那样子,我也是伸手从他的手中接过了风袋,在这结果来的同时还感觉到他的手掌在颤抖,足以看得出此时的他有多么的害怕,这就是实力的重要。

    伸手抓过了这两个东西我也是放到了怀里,此时的他们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也是稍稍的松了口气。

    “东西我是收下了,不过在我杀了你们之后我依然可以得到这些的东西啊,这只不过是挥挥手的问题,而且,在哪下面受到的气我还没有撒完呢,你们说这可改怎么办啊”说着我也是朝着他们走了一步。

    我的这一步就是轻轻的走出的一步,也没用力,也没有释放气息,不过这一步却是给他们吓得不行,腿一撤当时也是直接给我跪了下来“大人有大量,如果大人交代我们做任何事情,我们都将万死不辞!”。

    看着他们的那样子,还算是有点智慧的,“行了,你们把我想知道的东西全告送我,我定会放你一条生路”,“那不知道大人想要了解些什么东西呢”,听着他的话我也是指向了旁边躺在地上的那一具唯一完好的尸体。

    看到了之后他也是又看向了我,“不知道大人想知道哪一点”,“关于他的,你所知道的,全部”。

    “他的名字叫欧阳余天,是这外门执法殿的最大领头人,想必大人您已经知道,这一份的差事,说是这外门最好的一份因为不算意外,毕竟掌握了这个权利,想要靠它干些什么,根本就没有人能拦得住,内门一般都不能跟外门接触,而且学院的长老门对此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是弄得人有强大的背景,学院也都不会来管,所以这差事是人人都想要的”。

    “虽然欧阳余天的实力较高,但是要没有后盾盯着,就算他的实力再高,只要没高过武王的次层就有人能把他拉下来,但他这一坐能做一年多的时间也是说明了他的后面有强大的人存在,至于这人是谁,当然是那欧阳余人的弟弟了”。

    “欧阳余人是这学院内门里面都算得上是排的名号的人物,而且他所在的组织也算的上是一放的枭雄,所以有了这么多的实力,这欧阳余天在这位置一直坐着也无人干管,就算欺男霸女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有人干反抗,毕竟反抗就是死”。

    这一块带我好地方,当然内门的那些强者也想要在这里占据,不过奈何他们在这里的人实力没有那么高,再加上欧阳余天做事也小心谨慎,所以一直没有人能拉下去,不过今天大人您杀了他也等于是除了一放祸害,但您可要小心他兄长的报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