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眼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这段的时间果然没让我白等,像是到了他的这种程度,在这地方有一定的权威,身上肯定会有些厉害的东西,要不是等这一会的时间我还真不知道他还有这东西。

    看着他手上的那红色骨爪,这样的东西我见过不止一次,这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但却还可以汲取人鲜血把自身和带着的人变得更加厉害的能量。

    这样的武器应该算是一种特殊的武器,这武器看上去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品质阶段,就像是灵气和魔气,我那时候身体里面充斥那么多的魔气,你要我用灵气阶段的眼光去看,根本看不出来些什么。

    这类武器没有品质,看上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那么这提升阶段力量的可能性也许就会在那本人的身上。

    这东西前前后后我遇到过几次,碰到的人实力越来越强,而用这类武器的效果也是越来越强,也就说这武器的效果难道来源于使用者的本身吗。

    晃了晃脑袋现在还是解决眼前的事情要紧,我这一拳用的力道不小,这一下没想到把这人的腰骨打断了,看来我现在的力量肯定是在哪武王的层次无疑了

    胳膊上的力道再次加重,伸手往后退了这几厘米,然后再朝着前面打去,一瞬间的力量顿时间让眼前这人身上的冰铠甲充满了裂纹,再次的把手拔了出来,这他的这具身子也是朝着后面倒了过去。

    覆盖着冰裂纹的身子在倒下去的时候也是听到了碎裂的声音,本是结结实实的冰铠,被我这一拳震得全部粉碎。

    盔甲裂开之后也是看到他里面的那个人,此时的他要是除去那睁着的眼睛之外,也是根本看不出此时的他有任何的异样,鲜血没冒,肚子上也就有些往里面凹。

    他的魂魄我也并不担心,我的这两拳把他全身的骨头都震个粉碎,这么巨大的伤害他的身子一秒都无法承受,更别说那里面的魂魄了。

    晃了晃身子也是把身上的冰碎全部都耍了下去,怎么想到这冰寒雪真的效果这么好,用着体内的火属性气息去抵抗还花费了一番的功夫才彻底解决掉体内的寒气。

    伸手张了张,雪花还在不停的朝着我这里吹着,只不过现在的这里面去却少了冰渣。

    “欧阳少爷,欧阳少爷”说着一个趴在地上,嘴角留着鲜血的人捂着胸口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看着这个人,虽然我刚才被冻住了,但这前面发生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没想到被那人拍了一掌之后还来找这人,看着他身子的情况,如果不是他的身子比同阶人高一些的话,估计早就被那人拍死了。

    “少爷,少爷”那个人爬到了那死去的人旁边的时候眼圈都已经红了,伸手抱住了这具的尸体都可以隐隐的听见啜泣的声音,男儿不是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看来这人跟他也有一段的事情。

    看着这人抱着伤心着,我也没有现在就要去杀死他们的意思,有时候见到重要的人死了,简直比杀了本人还要难受。

    在这里等了一会的时间,在这中途也有对面的人想要跑掉,不过去被我直接用木气做成的尖刺给挡住了出口,这些的人都是去逮捕我和梦萱他们的人,要是我能弄没他们的记忆还好,但我不会这个技能,也就只能让他们彻底额从这是世上消失,然后隐藏起梦萱她们来到过这里的事实了。

    看着这后路被封住了之后,他们噎死打消了逃跑的念头,我的实力有目共睹,他们想要了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也就是跟我拼了,打不打得过两说,但这样起码比束手就擒要强得多。

    这人待了一会的时间之后,把这人轻轻的放了下,“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他张嘴冲着说着,我想的应该是跟我要大干一场的话,但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这个。

    人之将死,听听他的话语也无妨,毕竟要杀死在场的所有人,我还真有这个把握,这就是实力带来的信心。

    “你说”,“我想请你给我加的欧阳少爷留个全尸,最起码不会让他连人也认不出来”。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他都已经被我打死了,再去伤害他的尸体,这些的事情都是人的底线,就算他要杀死我,我也不会再去伤害他的尸体。

    “好,这个事情我答应你”,“谢谢”听到我的话之后也是伸手朝着我鞠了一躬。

    “兄弟们!这次就是我们的最后的一站了!我们这些年跟着欧阳少爷吃香的多少年了,今天就算是死在这里不能丢到了他的脸!,捏好武器和凝寒决,我们打这最后一次!”

    他的这几句话的喊出,说的他后面的那些人全部都有有着站意在涌出,就算是刚才要逃跑的那些人眼神都变得异常的坚定,这些的在那欧阳下面屈服他的实力和权,但在这人的旁边就像是生死兄弟一样。

    看着他们那战役盎然的气势,就算不看实力都要比刚才的时候高出一大半之多,人到了这背水一战的都是,都会激发出身子里面的很多潜在能力,靠着这东西突破阶段的事情要都不少,毕竟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看着这些的人,我也是伸手从风袋当中把灵枪掏了出来,要是面对一些贪生怕死的人我连想都不会想,但眼前的这些人是战士,一群赴死的战士,用出自己的实力也是对他们的恭敬,不过后面还有被关着的那些眼睛在看着,要把自己的实力阶段全放出来也是不可能的了。

    手握起了灵枪挥了挥,想想有些时间没动用这把的灵枪了吧,虽然隔了这么长的世间,但握着没有说有生疏的感觉,反而熟悉的感觉让我握着更加的舒服。

    “上啊!”随着那个人的一声吼生声,这顿时后面跟着的一排人全部朝着我冲了过来,一手持器,一手聚集凝寒决,这就是这里人的战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