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我也很想去看看那冰寒雪阵到底是个什么的样子,不过现在的这时间持续的越长反而对我越不利,要是他们以这个原因来拖着我,等待来一波更强大的人的话,那我岂不是完全着了他的道道了,捏禁了拳头硬直朝着那领头的冲了过去。

    我捏着这满是力量的右手直直朝他冲去,而他看到我这冲来也是没有任何说要害怕的样子,直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不过在我靠近他有一定距离的时候,看到了他的嘴角开始了上扬。

    看着他的那样子,看来我还是上了他的当了,不过此时退后也无济于事,还不如靠这力量去拼一把。

    捏紧了拳头,拳头里面的力量覆盖在了右手之上也渐渐把黄色的皮肤要变成金色的样子,到了那个人的前面直接就用这一拳朝着他打了过去,不过就在要打到他的时候却听到他张嘴说了一声,“凝!”

    随着他的话落下,我这一拳眼看也要打到他的脑袋上,这之间的距离不过半米之远,不过就这小小的半米,现在的却让我寸步难行。

    随着他的话落下之后,明显的感觉到了身子变得越来越迟钝,虽然我的眼睛没有朝下面看去,但看到胳膊上面开始慢慢的覆盖上冰霜也知道这次是真的中计了。

    眼见手上的冰霜凝聚的越来越多,身子上的迟钝感觉更加的缓慢,不过还是捏着拳头朝着他靠近,现在的我这一拳,别说是半米就算是一厘米的位置打在他的身上,不死也得残废喽,不过这随着距离靠着他越来越近,我的动作慢慢都要被封住。

    身子上面的冰霜越来越多,面前不断飘来的雪花都渐渐的堆在我的身上,然后转化成冰块在我的身上凝聚凝固,纵使到最后把我定住。

    用力是拳头继续的靠近,冰块慢慢都在我的脖子上凝结,让后再朝着脸上蔓延,因为我这胳膊上面的力量交大,这凝结的速度还慢一些,靠着这机会我也会用了自己最后的力气,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不过就在他眼前的一厘米的方向停了下来,一座的冰雕出现了众人的面前。

    “你小子还想要跟我都这里岂是你想要闹就能闹得地方,方虎那废物治不了你不代表我治不了,要不是上面有命令,也不会留你到现在,这样你就被抓住了,看来也不没有期待的那么强大”说着他也是走到了这冰雕的前面看着。

    “这里可不是你有点实力就能来过家家的地方,放心吧,等你死了之后,你的那两个女人我会帮你好好的照顾,就是不知道他们还是不是第一次,哈哈哈哈哈”随着他的话生落下,随后便听到咔嚓的一声,眼前的那冰雕的上面顿时产生了一道的裂纹。

    看着这道的裂纹他也是一惊,不过随后面容又是恢复了正常,“实力倒是有些,不过也就如此了”说着四周的寒气急剧的凝聚,随后朝着他的腿上迅速飞去,一会的时间,一条好好的腿上直接覆盖上了一层的冰,这冰并不是为了冻住他的腿,而是像是覆盖了一层的铠甲。

    这东西行成在了他的腿上,随着他的脚迅速的往后一撤,然后便朝着那冰雕迅速的踢去,那覆盖在腿上的冰铠没有对他造成坏处不说,还增加了他的力量速度,随着脚和冰铠的力量,这顿时在空中划出了一条蓝色的线条,然后硬直朝着冰雕迅速踢去。

    这一脚的力量,使这腿上的冰冰铠再出碰到那冰雕上面冰的时候,直接就使那上面冲斥了裂痕,随着这脚的力量破碎的冰越来越多,那一脚和裂纹也逐渐侵蚀到了里面的人。

    这一脚的力量很大,一脚直直的踢碎了四周的覆盖的冰块踢到了里面的哪一具身躯,不过此时却有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被冻住的身躯本应该和四周的冰块一起碎裂,但此时哪一脚踢到了那身子上面却再动弹不了半分,而那身子也没有任何的损坏。

    这一下也是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本来一脚破碎的冰雕,现在却奈何不了丝毫,看着一腿没有任何的进展,随后也是捏着起了拳头。

    这拳头和腿上的一样,四周蓝色的寒气朝着手中迅速凝聚,然后一层的冰铠覆盖在了他的拳头之上,用着力量夹着冰铠的力量再次朝着这冰雕的脑袋上打去。

    两种的部位,两种的能量,不过这结果却是一样,一样的这一拳直接打碎了这冰雕脑袋附近的冰块,直直的打在了他的脑袋之上,不过到了这里却又是奈何不了他丝毫,这满是力量的一拳到了这冰雕里面的人的身子上面的事时候直接停了住。

    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这人也是非常的不甘心,寒气急剧的从四周飞舞,朝着这人的身子上面全部的凝聚,一会的时间,一个身穿铠甲的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一套的铠甲虽然很坚硬,很实用,不过在凝聚完这东西的时候那里面的人也是在大口的喘着气息,本来好好的面孔也是变得煞白,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颗黑溜溜的东西之后也是扔到了嘴里面,顿时间这脸色也是变得好了很多。

    摇了摇脑袋,“没想到你这家伙的实力还真不俗,以你的现在的实力年纪要让你好好修炼几年的话这一冰寒雪阵还真的不一定能困住你,不过现在的你却只有死路一条!”说着这人也是捏紧了拳头一拳朝着这冰雕上面再次打了过去。

    这一拳的力量要比刚才的大忌快了很多,这一挥舞的时候都仿佛成了一道只有蓝色影子的拳头打击而出。

    这带着蓝色混合着力量和硬成程度的一拳随即打在了这人的身子上面,在一拳的触碰瞬间就触碰到了这人的身子上面,这一拳仿佛像是打出了一道的冲击波,一个蓝色的拳头打在了这具被冻僵的身子上面,冰块全部的从他的身上落下,不过这个人还是没有任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