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离开了笼子朝着这笼子外面走出,这一出来也是被一群一群的目光所包围,当然这目光照射过来的并不是那些的脚步声,而是这里的被关着的人。

    不知他们此时到是怎么了,见识到我的了力量,不管怎么说,眼神中都应该充斥着一些恐惧的感觉才对,但是他们的眼神中却是异样的神色。

    摇了摇头没再理会他们也是继续的朝着前面走去,还没到走两步,就看到哪大门口已经被重兵所包围,而为首的就是那带头去抓我的那个人。

    此时的他们已经把那本就不怎么大的大门完全给包围了起来,来的人除了这就进来的这些人外,外面的人更是看不到还有多少,看来来抓我这一次也是下足了本钱。

    “好大的胆子!杀本学院的人,触犯了规定,不接受相应的惩罚不说,还擅自闯出,击杀士兵守卫,你的这些罪名,就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一笑,“哼,你们把我抓来没关系,毕竟人就是我杀的,你们把她们两个无关紧要的人带到这里,要进行一些核实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们没意见,我也不说什么,到了这里之后,你们这里的人私自跟关着的人勾当,要了钥匙来我的地方打我,我也认了,但你们这里的人联合这里被管的人一众去欺辱我身旁的两个女人,你说我该不该管!”

    “哼,口出狂言,这个地方建立了这么久,我们的人在这里守了多少年的时间我会不知道,来人,不过再跟他过多的废话,捉拿之后直接带到冰霜塔!”随着他的话落下,那来的一群穿着一套黑是衣服的人也是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

    看着这些的人,要是这人有些智商,要在这里的时间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的话,他不可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现在的他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在这里说着,也就说明他早就明白些事情,现在只是找个理由处理掉我而已。

    看着这些的人我也是不打算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如果他们真的正义,那么也就不会不听我解释,直接要这么快的要把我送到另一个地方,现在呢,现在不想把事搞大都不可能了,要是这一回把他们大退,那么他们回去之后肯定更认为梦萱她们跟我的关系大了,所以,现在只要杀了在场的这所有人就不会再牵连到梦萱她们。

    身子里面的灵气从灵气种子中弄出来之后也是分成了两股,一股朝着五行轮盘上进发,一股朝着右手上的龙凤印记里面注入而去,这些的人我已经不会再手下留情,今天的这些人都要死在这里。

    体内的木气冲体内涌了上来,在朝着他们冲去的时候,一脚踩在地下也是一股的木属性气息朝着这地面下去注入了进去,在我这朝着他们也一同进攻的时候,一股悄无声息的杀戮也是从地面下面伺机而发。

    在我们这些人即将对抗上的时候,胳膊上的龙凤印记也是传到了右胳膊上慢慢的能量,在前面几个人握着盾牌和凝寒决做成的冰刀朝着我打来的时候,握紧了右拳直接一拳打到了前面的那人身上,顿时间这一下我打到的那人就像是一颗炮弹一样朝着后面迅速的飞去,一路上撞到一排的人才在哪墙壁上停下,而留下的这却是一地的血迹和尸体。

    看到我的这一拳不仅惊住了那带头的人,也让这四周的被关着的人眼前一亮,纵使这冲上来的其他士兵知道我不好惹,但却还不干不上,驱使着凝寒决,架起盾牌也是朝着我顶了上来。

    这些人的实力虽然在这外门的位置算得上是高的,但在我的眼中实在是不够看的,虽然我现在还没用出全部的实力,但我体内的五行轮盘加上我这右手上的龙凤印记力量都不是一般人可已经承受的了的,要杀了他们,那太过的简单。

    脚步一踏地面,我的身子顿时也是来到了这前面的一个举着盾牌的人面前,右手朝着后面一扯,右手上的力量不断凝聚,随着我的这一拳接近了他之后,也是清晰可见的看到了他眼神中的惊恐,“要怪就怪你跟错人了!”说着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在定眼朝着这一排的方向看去,又是留下了一列的尸体。

    在我这充满着龙凤印记力量的右拳之下,别说是一个两个了,就算是一排的人也没说能抵得住我这力量的,杀人如麻,说的可能就是现在的我吧。

    在我这几拳的力量之后,现场的这场面就已经尸体站了一大部分,那领头的前面铺满了一地的尸体,不管是上来还没上来,凡是站在他面前的人全部都倒在了这地上,没了生息,就算他们的阶段普遍炼骨期九段上下,但我的这一拳能让他们的身子联通魂魄一起都死在这尸体里面,根本没有给魂魄活着的机会。

    看着眼前的这一地尸体,那个人的脸色明显的很是的不好看,眉头紧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不过他在想什么东西我并不需要知道,只要知道他今天也会死在这里就行了。

    捏着拳头朝着他继续的走着,不过随着我离他越近,没想到他的面孔突然散开了,张开嘴也是大喊了一声,“布冰寒雪阵!”随着她一句话的落下,他后面的那些人迅速的散开,在这些人离开之后,那大门外面的方向也是开始向着这里面吹来了一股带着飘雪的冷风。

    我和他的阶段都不低,面对着风雪肯定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既然现在吹来了这股的冷雪,看来这冰寒雪阵必须得需药一些东西是无疑了。

    在这里等了一会的时间,在哪人喊了一声,后面的那些人散开了之后,也没在发什么其它的事情,这难道说,这是唬人的,还是说这释放阵法的必要条件还没怎么准备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