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双手的木气从手中窜了出去以后,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结出了两把的木刺到了空中,然后直接朝着那两个人射了过去。

    “你们快放开我,我们可是冰冷的人,招惹到了我们,就算你们这里的看守也都不会好过!”

    “哼,哪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如今能把你们两个妮子好好的玩上一玩,就算是现在立刻要我去死我都没有任何的不甘,哈哈哈”。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们,我们并没有招惹到你们!”,“为什么,哼,在这里没有为什么,只要你进来到这里,那就要听随我们安排,因为我们就是这里的王!”

    在哪两个还在把眼神沉浸在光滑的皮肤上的时候,突然的变感觉胸口一阵的疼痛也是让他们抓着衣服的双手停了下来。

    定眼朝着胸口的地方看去,一根木刺直接穿透了心脏从胸口前面穿出来了十几厘米长,当然那他们的脑袋准备朝着后面转来的时候,手中的木气再一凝一挥,两根的木刺再次飞过,两个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本来还挺热闹的场面,被这一下之后也是顿时弄得鸦雀无声,众人的眼神朝着我这里看了过来,一个个的手上也都聚集起了冰气,而那两双秀气的面孔也朝着我这里看了过来,明显的看到了两个人的眼中有着水汽在打转。

    “你,你是怎么出来的”,听着他的话,我的脑袋也是转着朝他看去,“我怎么出来的,你现在心里还不清楚吗”说着我也是捏着拳头朝着让他冲了上去。

    一会的时间,一具具的身子倒下了地上,一摊摊的鲜血在地上不断的留着,走了两步到了她们的面前蹲了下来“我来晚了”。

    现在看着她们两个的眼神,清秀的面孔上带着泪痕,此时的她们是最脆弱的时候,不管是内心还是身子,要是这个时候我进一步什么的话,她们拒绝的几率肯定很小,不过,现在那里是乘人之危的时候。

    伸手抓碎了她们两个人手上的链子用力一扯,顿时间两根粗大的铁链就碎成了几段之多。

    芸兰还好一些,梦萱这短短时间受了两回这样的刺激顿时间都已经倒了崩溃的边缘,一下扑到了我的怀里抓着我的衣服就又哭了起来。

    伸手拍着怀里这娇柔的身躯,顿时间感觉生为一个男人,在女人最软弱的时候能出手拯救是多么大的一件幸事。

    看着怀里的这人,再看着那芸兰,此时的她也已经泪花挂满了脸庞,腾出一只手也把她轻轻搂在怀里,起初可能是没想到我这么做,但僵硬了一下之后也一同爬在了我的胸膛上,两人女人泣不成声。

    现在这时刻可能很好,但这次也真的是犯了大错,一下杀了这么多人不说,最为关键的是,我还是这一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的人来这里杀人,这以后的事情想想也真是麻烦的要死啊。

    抱着这两个女人也在不停的想着这些事,怀里的人大概哭了一会的时间,慢慢的感觉哭声就已经停止了,扭着头朝着怀里看去,梦萱的通红的眼睛已经闭上,呼吸的声音也是慢慢的均匀,发生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看来已经给她累坏了,不过身子坏了可以养,但这一天,给她留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而芸兰呢,她就靠在的怀里也不哭泣,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不过这一会的世间也是听到她说话了“龙毅,这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啊,你为了我们杀了那么多人,创了这么多的祸,学院肯定不会饶了你,你的实力很强我知道,但与整个学院比起来,你的实力恐怕不够,趁着现在的时间,你赶快走吧,以你的实力要走并不难”说着她也是抬起头来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到。

    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看了一会说到“如果我走了,你们改怎么办”,“我们并没有犯过大的错误,因该不会有什么很大的惩罚”,“但我走了,以后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怎么办”我跟她不断的说着,这最后一句话我也是问到了她,大眼睛看着我也是半天没张嘴。

    “好了,我龙毅可不是那种抛下女人撒手就跑的人,总的来说,你还是被我们给连累到的”这件事是确实,这她这本来什么事都没有,就进来劝我说不要杀人什么的,但这刚一进来,就被这来的人给看到了,这件事这没她什么事。

    “你以前救过我们,我就告送你一些东西又不会发生什么....”在她这说话的时候,慢慢的也是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剧烈的脚步声音,听着这些的东西,估计因该是援军来了。

    我听的距离较远,但并不代表我怀里的她听不到,感受着这些的脚步,顿时间她也是抬头转向了我,“龙毅他们来了”,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

    感受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我也是扭头朝着芸兰再次说到“你愿不愿相信我”,听着我的话的她顿时间也是一楞“你说这干什么”“我就问你愿不愿意”,“我当然愿意,不过龙毅,这次来的人肯定会很多,而且实力都还不低,虽然我的实力大不如你,但我也能为你坐上一些事,我...”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我一手刀打到了脖子上面,顿时间这怀里的身子一软也是倒在了我的怀里。

    感受着怀里的两个人身躯,我也是身后拍了拍她们的背部,“你们呢,就好好的睡觉吧,一觉醒来之后,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你们也都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伸手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两个毯子一个铺在了地上,一个裹在了她们的衣服上面。

    安排好了她们之后,我也是捏着拳头站了起来,面对这来临的人我的心里也是不带任何的怜悯,毕竟如果不是我留了一手的话,这两个纯洁的秀气活泼的女人都会受到身子上和心理上永久磨灭不了的创伤,所以,来容易,想好好的出去那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