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视野能从木人的视野中看到之后,发现梦萱和芸兰她们两个人的牢门都被打了开,这进来一个个的男人也是朝着她们逼近。(书^屋*小}说+网)

    现在的她们,实力比这进来的人第很多不说,这双手还都被铁链给绑了上,这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也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

    转换着视野看着这些的人,除了有些应该是这里的犯人之外,竟然还有这看门的,也就是那些带我们来到这里的

    看到这一幕我的双手也是紧紧的捏住这冰柱,心中的怒气现在已经提升到了一个顶点,早就猜到她们被带进来肯定没好事,但没想到来的竟然这么快,而且还是许多的人勾结在一起。

    双手攥的这冰柱越来越紧,那人起初冷笑的样子也随着我身上的气势和动作正在慢慢变化。

    本来还想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也许明天把我犯的错一弄,梦萱她们一清白,我有些事没关系,怎么说她们都能出去了啊,但现在,这一段时间被揍的忍耐让我觉得很是的憋屈,毕竟那些人不是说服软就可以罢休的。

    脖子朝着后面一用力,脸上和这冰柱贴着的脸直接抬了起来,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一面待着鲜血的皮肤覆盖在了那上面,而我的脸上也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鲜血滴到了衣服上面。

    灵气朝着体内的五星轮盘注入,慢慢火属性的气息也是迅速的到了手上,随着双手握着这冰柱越来越紧,这寒气对我没什么伤害不说,我双手的手缝中还上升了蒸发的气体。

    看到这一幕我前面的那人脸色也是由开始的冷笑开始发生了额外的变化,这表情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嚣张的神色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双手上的热量融化了一会这寒冰柱子之后,释放出来些被压制的力量,双手一用力这两根冰柱直接被我捏的粉碎,一声碎裂的声音传出,我的前面两根柱子也是从中空出来了许多的缝隙。

    听到这传来的声音之后,刚才的那些守卫迅速的跑了过来,不只是他们,连四周的那些同样被关着的人也是把眼神一同都转向了我。

    那人一路的叫喊着,不过当到了我这笼子旁边的人,这些的人看到我之后也都愣在了哪里。

    体内压制的阶段逐渐被打开,热热的火属性气息覆盖在了双手之上,再加上身子灵气的加持,双手并着朝着四周一挥,那坚硬寒冷无比的冰柱直接碎成了粉碎。

    看着我得这一下不止那过来打我的人愣了,就连这过来的看管的人和四周被关的武修也都愣了,不过这也无可否认我的强大,这么强大的寒气柱子我都能打碎,试问在场的人有几个能做到。

    打碎了这些东西之后我也是直接出了我的牢门,双手一使劲,我胳膊上面的两条铁链直接碎成了几段掉落在了地上。

    本来这两条的铁链一条是锁在手上,一条是胳膊上面的,不过那人过来打我的时候,先是把这手上的链子松开,然后又跟那一根捆到了我的胳膊上,才让我的手臂前段能分开,然后把我的双手按在了铁柱子上面。

    我现在做的一切,几乎已经超乎了他们的认识,而那监管者看到之后也就只哆哆嗦嗦的说出了个“你”字就再没往下说去。

    抬脚朝着这上面的一层走去,不过在路过那打我的人的时候我也是朝着他看了一眼,这一眼吓得他早就没了之前的风气,往后退了几步也是直接要靠在墙上。

    这些的人我也懒得去管,因为这些人根本入不了我的眼,要杀他们真的是太过的简单了。

    从这最里面的位置朝着另一头的位置走去,一路上碰到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有的人眼中充斥着恐惧,而有的却是充满着异样的神色,到了这头阶梯的位置我也是朝着上面走去。

    一步一步走在这阶梯上面,我体内的灵气也是在不停的转动,现在果然还是验证了那一句话,所有靠近我的人没有多少是安然无恙的,要是跟我搭不上这段缘,也许她们的人生还不会遭遇许多的事,要是我当时不去哪可神秘的,满是鸟类的树上去寻那东西,也就不会碰到梦萱,如果不碰到,也许现在的他应该在自己的故乡继续的生存,不用担心受到这些的东西。

    捏着拳头走到了之外最上面阶梯的位置,不过这里却是有几个人在守着,看到了我之后也都是一个个拿出了武器朝我指着“喂,你是什么...”他的话还没说完我一个踏步就冲了上面,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给他按在了墙上面,顿时间昏死了过去。

    现在的我已经冲到了她们的人群中间,而且我的手中还捏着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在他们反应过后也是朝着四周一退,不过趁着这机会我也是一脚一全的打了过去,这剩下的几个人也都倒在了这地上。

    按开了这墙壁上的一个开关这前面的墙壁也是直接的打了开,捏着拳头等着这墙壁慢慢的升起,等我眼前的视野完全亮了之后,其它几个说话的人看到我后也是掏出了各自的武器,手上聚集起了凝寒决...

    三番两下功夫,这一个个的看管也都倒在了地上,弄倒了这些人之后我也是迅速的朝着梦萱她们所在的牢笼奔去,到了她们前面的时候也是看到了几个人在旁边围着,而其中的两个人却是吧梦萱芸兰她们两个逼到了角落,开始撕扯她们的衣服。

    看着眼前的一副景色也是让我的拳头紧捏,看着这些看管者和那些被关人一起样子,我也是由心底滋生了一股极其杀戮的欲望,什么规则,什么狗屁,要是因为那些的东西而看到眼前的两个女人受伤害,那么我还算什么男人!

    体内的五行轮盘迅速转化,木属性的气息直接从腹部传达到了手上,看着那两个扒衣服的人我也是迅速的控制木气朝着他们窜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