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他们说完了话之后我也是继续的准备休息起来,不过这时却听到有什么碎裂的声音,睁眼朝着前面看去,那用石头丢我的人也是一拳砸进了旁边的墙壁里面,这也是使本来就被他抠开了许多的墙壁陷入了一个大坑。(书=-屋*0小-}说-+网)

    “小子,在这外门还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违抗我的命令,你觉得,你前面的那几根破冰柱可以拦得住我嘛!”说着他也是走到了他前面的那几根冰柱子前面。

    杀人呢,我一般都不愿意去杀人,要不是被这生活所逼,这世上谁不想好好的活着,有几个愿意双手沾满着鲜血去让自己生活,虽然这个人的实力不低,但这对我来说还是可以应付的,看来我早就已经到了那武王的层次。

    闭上了眼睛继续的休息了起来,不过我的这一反应在我这里是给他次机会,而在他哪里也许就成为最大的不敬了,这刚闭上眼睛就听到不断捶墙的声音。

    就这样锤了每一会的时间,就听到有快速的脚步声朝着这里传了过来,微微睁眼看去,这来的人也是穿着抓我的那些人的衣服,不过此时的他却跑到了我前面的那人老方旁边站着。

    “快给我打开锁子”里面的那人冲着他叫着,听到了那个人的话,这人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拿出了也不知什么石头做出的钥匙就给他开开了门,那人出了门一把就把旁边的人推出去了几米远,夺过钥匙就朝着我这里走来。

    看着他的那样子,装的厉害的不行,不还是一样害怕这关着的几根冰柱,有本事你倒是直接撞碎了这冰柱来找我啊。

    撇撇嘴,这家伙也是走到了我的前面,隔着冰柱朝我看着,用手挥了挥手中的钥匙一脸能直接进来定我生死的样子也是显得极其浓厚。

    拿出钥匙打开了门也是直冲我而来,看着这人就能明白他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以我的身子条件,要抗住他的一顿暴打也是简单的不行,但我要在这继续的动手,那么可能又会连累到梦萱她们,她们本来就没多到事,但这也被抓来就因为我杀得那人有很大关系,现在也不能再连累她们了。

    开开了门之后也是硬直朝我走来,“今天不让你尝尝苦头,我如何还能在这里当下去”说着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直接给我按在了这一侧的墙壁上。

    “哼,一个区区练骨八段的人还敢这么跟我嚣张,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说着他的一拳直接打在了我的脸上。

    这一拳说实话还是有些痛感的,最关键的是,这一拳给我造成的冲击直接把我的脑袋到了这墙壁上,一拳一拳的挥舞,感觉后脑都印在了这墙壁里面。

    我把自身的实力压到了炼骨期八段的位置,我等阶较高,要不是比我实力高很多一般也都看不出来,现在灵气各方面都压到了炼骨期八段,那么没有过多的灵气充斥身子也变得弱了很多,不过尽管如此,我的身子素质肯定要比普通炼骨期八段的人高上很多。

    一拳一脚,从按在墙上打到了地上,再从地上打到了个个地方,身上没有一处是不留鲜血的,脸上各种地方也都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虽然外表上很惨,但内在却用木气不断地修复身子里面,所以看着伤重,其实只是些小伤罢了。

    这样的时间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到这最后不是我不行了,而是他打得累了,拖着我的身子抓着我的头发来到了我眼前的这些冰柱的旁边。

    “小子,在这外面还从来没有敢这么跟我放肆的人”他的脸靠在我的旁边恶狠狠的说完了之后,直接把我的脸按在了这冰柱上面。

    我没雅迪实力的时候这寒气都能侵蚀我,而现在实力被我压低了很多这寒气就更加的厉害了,我的了脸一贴到这上面直接就跟这冰柱贴了住,寒气顺着我的脸也是在开始扩散往里面侵蚀。

    光是这一下还不算,说着也是把我的两只手都按在了这冰柱的上面,这种的折磨要比杀了你可难受多了,这极寒之气入提体看不是闹着玩的,慢慢渗透皮肤,把血液内脏冻住,这样慢慢看着自己死亡的滋味可是很不好受的。

    在把我的脸和双手按到了这冰柱上面之后,这家伙也是笑着离开了这里,路过那人的时候把钥匙丢给了他之后也是回到了自己的牢笼里面,自己关上了门,然后便冷笑着看我。

    他看着我的同时,我也没时间去搭理他,灵气朝着五星轮盘里面注入,渐渐的火属性气息燃了上来,虽然没有外放,但却在神之键里面抵抗着着寒气,不得不说这冰柱的构造也是较厉害的,我这火属性的气息只比这寒气高出了那么一些而已,虽然除了我现在阶段得压制,不过尽管这样,这寒气也是不可小看的。

    现在寒气已经入体一些,不过体内的火气可以慢慢的燃烧完这些的冰气,然后再抵抗这些的冰气不再入体。

    现在的这种情况,虽然没太大的事,但这脸上和双手上的疼痛还是钻心的剧烈的不过相比于这些的疼痛,我比这疼上十倍百倍的都尝试过,现在的这些已经算不上什么了都。

    一热一冷的触碰,就算我的身子离开了这柱子,这贴着冰柱的皮肤也不可能完好无损的,毕竟这么剧烈的一热一冷,皮肤早就已经完蛋了。

    为了不让他们警觉,我也是要在这里待上一会的时间,否则太快的会引起怀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脸上胳膊上的疼痛已经麻木,除了四周的几个人在冷笑之外,别的人也都在自己的位置上休息,不过就在这时,我在上面那一层,也就是梦萱她们脚下留的木气却给我传来了许多的反应。

    那木气离我的距离较近,慢慢的控制那么木气在梦萱芸兰她们两个人牢狱的一角也是凝结出了一个小木人,当我的视野能看到的时候,也是顿时让我心中的怒气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