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些人走了之后,也是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晃了晃身子我也是从这地上站了起来,说实话,这些人我并不怎么害怕,但我怕梦萱她们受到什么伤害。

    隔着这铁架朝着外面看去,一个个的人身上都多多少少都散发着血腥,这些的血腥中都没有太多的腥气,这也就说,他们杀的人都不在少数。

    在我看着他们的同时,他们也都在看着我,越是有实力又低调的人才可怕,要是都像上一层的那些家伙也都不会被关在这里,除了有几个人在那一边说不停的在说着什么。

    看着眼前的这些铁柱,应该被称作铁柱应该也没错,上面一层栏杆几乎都是寒冰支撑,里面只有着少许的铁,而我眼前的这个确实全部的寒冰制程。

    身子朝着这冰柱微微靠近,肉眼的可见的皮肤上开始覆盖起一层的冰渣,而且这冰渣还在持续增加,朝着胳膊上面继续的蔓延。

    看了看这东西也是迅速的把身子撤了回来,我这身子的力量和抵抗力可不是一般的寒气可以入侵的,这东西都能侵蚀我的身子,足以见得这东西的特殊之处。

    现在待在也无可奈何,靠在这里的墙壁坐了下来,坐了下来想了想,妈的我上午还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待着歇着,修炼着凝寒决,这一出来就先是跟一堆的人打了一架,然后发怒杀人又来到了这里区区几个时辰的时间,从自己的小床就转换到了这里,总感觉,自己被算计的不行,从第一步,到现在这一步。

    那方虎我感觉给他留下的记忆力因该算是挺深的,但这胳膊刚好就又去触碰那梦萱,他的魅力真的那么大嘛,还是说他成为了一颗棋子被使用掉了。

    一切的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怪异,既然说这么的算计我,但总不能让我直接这样的离开这学院吧既然事情都开始了,就让我们玩下去吧。

    靠着这墙壁就有点瞌睡的意思,手上铁链的那点寒气根本不能怎么影响的到我,感受着手上的东西,要是想的话直接就可以破开,不过这样就应该会打破些什么东西了。

    靠着这地方睡了过去,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长的时间,但睡着还挺舒服的,这外界的一些寒冷什么的已经影响不到我,所以这在哪睡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也不用担心太多的东西,要是梦萱她们有危险那股的木气会传来消息,所以我也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就这样的活着。

    在这里也看不到太阳月亮什么的,完完全全就被封在了地下,就算是普通的牢狱也没有让住在这种地方的,这实力层次越高的学院这上面管的就越松啊。

    张了张嘴打了个哈欠被困在这里也是无聊的要死,也不能吸收能量珠子,也不能修炼凝寒决,干在这里待着也感觉又瞌睡了。

    在这边靠了靠,想拿出张毯子这手却还是被绑住的,打了个瞌睡又在这一个角落睡了起来。

    又睡了不知多长的时间,总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睁了睁眼,刚要朝前面看去,就瞬间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砸在了我的脑门上,低头朝下面看去,一块块的小石头躺落在我的怀里。

    摇头朝着前面看去,一个长得有些偏瘦,长得有点不怎么正常的人也是再拿旁边的石头不停的朝着我这里扔着,虽然这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感觉,但总被人扔也是感觉奇奇怪怪的。

    现在不能出去,我现在的双手也不能动,也不能那石头也扔他,靠着墙壁站了起来,朝着旁边走到另一个角落坐下来准备继续的睡觉,但这刚闭上眼睛就感觉有东西又扔到我的脸上。

    睁眼朝前面看去,纵使我现在的性情不怎么差也被他干扰的差了起来,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懒得跟他说话,打了打哈欠,手里面凝聚起了凝寒决也是把做出来的冰块放到了我的前面,这一连就是做了几块把自己的前面都堵了住。

    看着这些东西也是可以放下心来好好的睡觉,不过那人还是像刚才一样用石头扔我,刚才就感觉奇怪了,他的石头是从哪来的,转眼朝着他的旁边一看才发现是从哪关着他的牢笼墙壁上扣出来的。

    这以他的力量能从墙壁上抠出石头也就说明他的力量足以破坏这里的墙壁,拦着他的那样子,估计觉得这里比外面更加的好玩吧。

    看着他神神叨叨热样子我也懒得理会,躺在这里继续的睡起觉来,不过这还没睡几分钟的时间便听到了铛铛铛的声音,睁眼朝前面看去,那人使出的力量也是比刚才大了很多,我这铸造出来的冰壁都被他打出了几个窟窿,可见这力量的强大。

    看着这家伙,我现在实在是忍不了他了,是人还有三分的火气,妈的这打扰了我这半天没跟他反击已经是我最大的底线,现在又来不停的打扰我,这家伙就这么无聊的吗。

    “为,你不老老实实睡觉,来打扰我做些什么”,站了起来到了之这栏杆的前面我也是对着他问着。

    听到了我的话后,他这次放下了手中的石头,“这里有什么规矩不懂吗,一进来就在哪睡脚我看你是不想活着从这里出去了”说着那面孔上也是带起了恶狠狠的表情。

    “那这里都有什么规矩呢”,“规矩,你给他讲讲”说着那人指了我旁边关着我的一人,然后便有坐在去休息。

    转头朝着旁边看去,那人也是对着我说到“来到这里的罪人,都要给我们一个人磕一个响头,这就是这里的规矩,你一来不懂规矩不说,还在那里睡觉,你已经犯了大忌”。

    “哦,大忌,那大忌是什么”,“大忌就是你别想好好的从这里安全无恙的走出去,必须得留下点什么东西”。

    看着他们的那些样子,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些热规矩,这么的乱,不过我也并没有理会他们,坐了下来继续的准备睡觉,“有本事,你们就进来让我留下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