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的水属性气息慢慢转动,渐渐地浮动到了手指上面,用着这黑水直接点在了他的一处伤口上面,然后这黑水便顺着这伤口进入到了他的体内到处穿梭。

    知道这黑水对活人的痛感触碰很大我是知道的,但这魂魄我还真没试过,毕竟有的事情做得太过就,太过的去折磨人就算是我这杀了不知多少人的人也基本不会产生那种太过折磨的方法。

    他现在人已经死了,再用黑水去触碰他的身子也不会任何的感觉,用黑水进到他的身子里面去搜索他的魂魄也显得异常的简单,没一会的时间便感觉到了异样的感觉。

    这个人我已经给过了他一次机会,而如今再来找死也怪不得谁,除草要除根,虽然知道就算放了他的魂魄也挣扎不了多长的时间,但还是一次性解决安心。

    人的身子很大,这也是让魂魄有了藏身的地方,不过这藏得怎么能躲过我的这全身的搜索,在他的胳膊上面感觉到了异样之后控制着这黑水直接扑了过去,在这黑水接触到那魂魄的一瞬间,一股的烟出现这魂魄也顿时间消失个干净,连叫喊的声音都没传出,要不是因为那一丝的感觉,我还以为我弄错了。

    伸手把手从他的一处伤口上拔了出来,伸手把他那还没放下的眼皮顺了下来,这一条的生命这样得离开,这就是这世界,以武为尊的世界。

    这时候也是听到了外面传来了脚步的声音,这脚步很轻,而且很少,也就说这来的是一女人,如果没猜错的话,肯定就是那芸兰无误了。

    果然这没几秒的时间,一个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先是看到了那梦萱,然后再回头朝着我这边看了看,直到看到了那方虎的尸体之后,芸兰整个人直接愣在那里了。

    看着她的这样子,要不是我刚刚动的手还以为她杀的人呢,伸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你说这人是我杀的,你在这楞个什么劲啊。

    “喂,喂”说着我也是摇了摇她的肩膀,“哎,龙毅,你知道你创了多大的祸了吗,你还有几天的时间就是那最后的测试,以你的能力肯定能过,到那时候你再杀他以你的实力应该没任何的是,但现在你还并不算得上是这学院的弟子,而你这个不算这学院里面的人,杀了一个学院里面的人,尽管这方虎作恶多端,但你现在杀了他这后果很严重啊”。

    看着她那一副认真的样子,我也有了衣一副不好的感觉“那后果是什么呢”我也是朝着他问着。

    “你问我,我也没犯过这错误,我怎么知道啊”说着她也是往墙上一靠,“本来大小姐她们还等着你过了之后去找你,但现在....”

    听着她的话,我心里到是没多大的怕,能不能那么容易的打过现在的我还是两说,就算是打不过,大不了我在耗费几十年的寿命去魔域用剩下的时间继续修炼,到时候到了高等的层次再打回来也未必不可,不得不说这底牌我还是有的。

    我一副没心没肺,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样子,但转头朝着那梦萱看去,她的脸色却是差的不行,看着她的样子我也能明白,刚才才在两种极端的心理上纠结好不容易做出了些改变又因为这些的话影响了她自己的心里。

    “龙毅我....”,“好了,不用再说了,救你是我自己的意愿,你不用自责些什么,而且....”我的话还没说完,这外面就又传来了剧烈的脚步声。

    感受着这脚下传来剧烈的震动,我体内的灵气也是开始调动调节,准备应对这即将来临的战斗,本以为应该是那方虎的手下,又或是那方虎背后的人来救他,但没想到这来的竟然是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没一会的时间,这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把这小屋子围的严严实实,看着这几个人我的眉头也是紧皱,这几个人的实力普遍都到了炼骨期九阶段中后期的层次,这些人的实力在这外门里面我就没见到过能由于这些人相比的,除了那个狐媚。

    这些人进来了之后就握着武器僵持在了这里,他们这些人拿的武器也是毕竟奇特的,一个个握着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造的武器,整个形状呈现于黑色,而且这上面还带着些许幽幽的气息,一柄柄长枪这样对着我,不得不说这对人的威慑还是有些的。

    这些人穿着统一的衣服,统一的武器,而是等阶还是都那么的高,也就说这些人那应该就是这学院里面的守卫一类的了。

    僵持了一会的时间之后,这堵着门口的人也是渐渐地分开,慢慢一条路让了出来,随后也是看到了穿着一样的衣服,不过这气质要比这些人高了许多的人。

    这人走到了这屋子的里面,扭头朝着墙上看了一眼,随着也是朝着这人扬了扬下巴,“他就是你杀的吗”看着他的样子我也是点了点头,不过看着我的这样子,他就跟没有看到似的接着说“我说是,还是不是!”说着他的气势一放,瞬间的一股冷气迎面而来。

    看着着一股的冷气,这人的阶段估计已经到了这炼骨期九阶段后期巅峰的位置,要是有些的机缘都可以突破到武王的层次,没想到这学院里面的人,是厉害都是很高的。

    虽然看着他的样子我很是的不爽,但我总得不能迁怒了我旁边的两个人,身上的气势放出,瞬间在我的旁边产生了一层类似于保护罩的东西,把这迎面而来的气势直接给隔开了。

    抬脚往前走了一步,“是我”看着这人我也是如是说道,“哼,是你就好,来人,把他给我押走,而他旁边的那两个女人也一起带回去审问”说着他旁边就有几个人朝着我们走了上来。

    “喂,我都承认是我干的,还要带走她们两个做什么”说着我也是直接挡在了她们的前面,“哼,除了你以外她们两个还有可能是帮手,我告送你,你这次的惹得祸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