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看着旁边的那人不说话也显得非常的怪异,不过还是扭头跟我说“小子,还不走是不是要把脑袋留在这...”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那哆嗦的人就开口了

    “大大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大人放我一...”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的两只手也是迅速的伸出到了他们的两个人的脑袋上“现在,晚了”说着抓起了她们两个人的脑袋我也是直接往一块亦一撞,瞬间两个人的一侧脸上都出现了血迹。

    抓着这两个人的脑袋身子往前一弯,按着这两个脑袋直接按在了地上,两个小坑的出现也是让他们的脑袋陷入了这坑里面。

    拍了拍手一脚踢开了这大门,一眼朝着这里面望去的时候,满地的狼藉,看着这一幕我也会越发的事情不妙,抬脚朝着这屋子的卧室跑去。

    这房子一共有两个门,踹开了第一个门我进了屋子,现在来到了这第二个门前面的时候,我也是听到里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想都没想我直接一拳打在了这门板上,顿时间这木门也是瞬间粉碎。

    抬眼朝着里面看去,那方虎正压在一个人的身上不断地撕扯着那个人的衣服,而他的身上也就只剩下了一件的内裤,他压着的那人想都别想用,就是那梦萱没错了。

    我自认为我这一拳打碎了门的声音应该是不算小了,但那方虎还像是没听见一样不断地撕扯着梦萱的衣服,见此也是给我气的不行,一个健步直接到了那方虎的后面,伸手抓住他的衣服往后一扔直接给他扔到了后面的墙壁上,而这一下也是让那本抓着梦萱衣服的方虎直接撕碎了梦萱的衣服,朝着眼前看去,整个人身子除了碎片就剩下那包裹不住她曼妙身躯的内衣。

    脱下身上的外衣直接去给那梦萱披了上,此时的那善良的不行的女孩已经被泪痕挂满脸庞,伸手紧紧地抓着我盖给她的衣服身子不断地在抽泣,伸手把她抱到了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似是感觉到依偎的地方之后哭的更加的痛苦,双手抓着我的衣服也是根本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看着怀里的这女人,早就会想到她的人生中会有这么一次,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了,她的心地很善良很单纯,这样的事情相信给她的打击也不是一般的大把。

    轻轻抚摸着怀里这个女孩的脑袋,她的眼泪已经浸透了我的衣服,越是看着这妮子哭泣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就越加的愤怒,瞪眼朝着那人看去,此时的他刚刚从那墙上掉了下来,挣扎的想要站起身子就看到了我。

    “你,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他伸手哆嗦着指着,看着他的那样子我也是松开了梦萱站了起来,抬脚想要朝着她走去,不过身子后面的衣服却突然被抓住,扭头看了看那妮子我也不好离开。

    看着我突然停在了这里,他还以为我怕了他,撑着墙壁站了起来“你现在给我直接滚,我也许会放你条生路,只要我跟我后面的那人说一声,不用你再去参加那最后的测试,因为你直接就会被....”他的话还没说完我也是一脚直接踩在了地面上,瞬间在他的那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前面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绿色的东西穿入到了他的大腿里面,顶住了他后面要说的话。

    他低着头看着被我木气穿透的伤痕也是一愣,看了看腿,又看了看那绿色的尖刺,还没等他再作何反应的时候又是一根木刺从地上穿过,直接刺入到了他左侧肩膀上。

    看着这两个伤口他也是刚想再次的说话,不过这时又一根的木刺刺入到了他的另一只腿,这样还没说出口的话转眼间变成了惨叫。

    听着这惨叫的同时梦萱也是伸手紧了紧我手中的衣服,相比于我,相信现在她的心中才是最难受的吧,一方面是自己的善心,一方面是要侵破自己贞洁的恶人,两样最重要的东西产生了破擦,这样的结果谁也说不上来。

    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既然她犹豫不定,她杀不了人,那么我可以,什么乱七八糟的会不会给自己的下辈子积德什么的,我这辈子杀了那么多人,那么多坏人,也没见我现在有什么好过,现在的我生命早已看淡,要是自己的心不狠,那么受伤的只会是自己,那个小家族的少族长,那个林家一支旁支血脉的骄傲早已离我越来越远。

    体内的木气再次朝着脚下注入,慢慢的又要有一根木刺蓄势待发,梦萱对这木气感知还是很强的,知道我这又一股的也是把我的衣服抓的更紧,不过也并没有要阻拦的意思,看来心里面已经做出些选择。

    脚再次的抬起,那方虎的脸上终于是被恐惧所覆满,“龙,龙毅,你可知在这里杀了我你会怎么样吗。我最不济也是这学院里面的人,而你还不是,你要在这里杀了我,学院里面的人也不会放了你”。

    听着他的话,我的脚还是没有停下,见此之后他的身子都被吓得颤抖起来,“龙毅,你只要今天放了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去找你的麻烦,从此之后我们不在..”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根的木刺直接射穿了他的心脏,把他直接订到了那墙壁的里面。

    武修的身子都要比普通人强大一些,就算被直接射穿心脏都不会立马的死去,除非你造成的伤害异常的巨大。

    扭头看着心脏上面的木刺,转过头来看我还没张开嘴又一根的木刺直接射在了他的脑袋上面,这一个在外门横行霸道的方虎直接死在了这里。

    像方虎这炼骨期中后期的人,魂魄一般都不会向平常人那么虚弱,这么半天都没要出现的样子,看来应该是躲在哪副的躯壳里面了。

    像是还没到武王的魂魄是非常的弱得,除非死去直接把魂魄再去放到另一个身子里面,否则的话获得几率很小,这样的不肯出来,也只是最后的倔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