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外门所住的地方溜达了起来,这一间间都是住的房子,并没有说有其她什么的建筑,比如说吃饭的地方,锻炼的地方什么的,看来这每个学院的地方都不是一般的大嘛。

    在这里里面寻找起来的人真的是很麻烦,越大的地方越乱,人多越多的地方也就越杂,谁知道这么多的房子里面居住这么多的人,有哪一个是好人,有哪一个就是喜欢战斗杀戮的恶魔。

    一路上上碰见人我都是在躲着走,刚来到这里,还没进入学园就已经招惹了很多人,就算这些人的实力不强,但难免他们的后面会有更加强大的存在。

    在这里饶了半天的时间,也是根本没有任何的眉目,这地方太过的庞大,而且女人和男人也没有隔分住的地方,也就说,这里的男女就算住在一起也不算是意外。

    看着这诺大的地方,朝着四周看去,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也就是准确的来说,我,好像迷路了。

    挠了挠脑袋,现在出去的方法除了朝着一个方向一直往出走外,也没有什么方法能出去,但要出去却找不到梦萱,这也是令人头疼的不行,我感觉自从我相信那人的那一刻,我仿佛就被人算计了。

    闹着脑袋不直到该往哪走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顿时间也是给我吓个够呛,扭着头朝着旁边看去,发现就然是芸兰那妮子。

    “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说着也是背着手笑嘻嘻的跟我说这,扭头直直的朝着这古灵精怪的妮子看着。

    “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脸上沾上什么东西了啊”说着也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圆形的镜子不停的照着自己,看来女孩这爱美的本性什么时候都存在。

    “那个芸兰,你是不是在这里待上有一段的时间了”,听着我的话她还继续拿着手中的镜子照着,“怎么,看上哪个女的了”,“那么,梦萱你认识吗”。

    听到我的话后,这丫头也是收起了镜子扭头看着我“梦萱就是那个刚刚来到这里的新学员吗”,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你知道在哪吗”,“那女人不止我知道,这学院里面起码得有一般的人都知道,那女人刚来几天的时间就闹出了不少的动静,凡是在这学院里面受了伤什么的,那女人都会去给免费的治愈,不过最近那方虎总是去找你的那小女人”。

    听到方虎那名字我也是狠狠地捏了捏拳头,“你知道梦萱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吗”,“知道啊,你跟我来便是了”说着也带我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不得不说这地方也是杂乱的不行,就芸兰知道这地方,梦萱所在的地方的人都带着我走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到达,要让我这个路痴来寻找,我估计我一个人得绕死在这里。

    到了那梦萱房子附近的时候,吵杂的声音不停的在一个方向传出,伸手朝着那围着人群的屋子指去“哪里是不是就是梦萱所住的地方”,听着我的话,她的脑袋也是朝着我指的方向扭去,看到了之后也是点了点头。

    听到她的确认我也直接朝着朝着哪个地方跑去,这平白无故自己房子的面前能围着这么多的人,要是不发生了点什么才叫有鬼了。

    快速的跑了几步也是来到了这人群的旁边,朝着梦萱的那屋子看去,此时的屋子前面正有两个人在哪里站着,看着那两个人的样子,像是在守着什么东西一样。

    没一会的时间我也是听到了这周围人群发出来的声音“哼,那方虎也是怕的时候,在外面不仅被刚入门的人给打了,外面不敢碰,现在来这里面碰人家的女人,也不怕人家到时候进来知道之后再打他一顿”。

    “那方虎也就有内门的人给他盯着,要没有的话,现在岂能蓉的了他在这里欺男霸女”

    “唉,谁说不是呢,要没有他后面的人,我估计他现在就会被人给打死了,那女人刚进来几天的时间,就成为了多少人心中的女人,人心底善良不说,还经常给受了伤的人治病,那次的那个人不都受了重伤还是被那女人救了过来了吗,留下那么多的恩缘,再加上那脸蛋身材,要有人干欺负她,的跳出一大帮人,不过那方虎就是例外了,现在谁出头谁死”说着也是摇了摇头。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狠狠地捏紧了拳头,看来有些人的机会并不是该给的,早知道把他杀了就没现在的这么多事了。

    心里面的怒气在上升,无形的气势也是在身子周围不断的释放,没一会前面的人也感受到了这气息,扭过头来想对我说些什么,不过一看到我的脸色之后也是相继的离开。

    捏紧了双全朝着屋子里面走去这,这时候的芸兰也是跑到了我的旁边“龙毅,龙毅,你去教训他没事,但不能打重了你知道吗,上一次是他进入到你们那里,离开了这个地方,你那她打成那样没事,但在这里是外门学员的地方,你要在这里把他打伤了,不用他后面的人出来你就会有很多麻烦,毕竟你现在还不是这里的学员”这妮子边走也是边跟我说着。

    现在的这情况,我也懒得再说什么,要是那方虎什么事都没干还好,要是他碰了梦萱的话,他能不能见到晚上的月亮还是两说,挤开了人群朝着那门前的方向就走去。

    走了一段的距离,那守卫在门前的两个人也是见到了,两个人同时握着武器上前来挡住我的去路,“这里不是谁都...”他的话刚说到一半也就突然的听了下来,扭头朝着旁边的那人看去,此时的那人已经浑身哆嗦,冷汗直冒“喂,喂,你怎么了”那人也是张嘴朝着旁边的人问到。

    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其中的哪一个正在冒冷汗的人我是见过的,毕竟上一回被揍的人当中就有他一个,而旁边的那人显得面生,看来还并不知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