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比人真的是要气死个人,看来有时间真的要跟她请教请教这凝寒决的技巧了,不然看着那么大的差距,好打击人啊!

    一场的测试结束了之后,没有一个人离开,就算是做的差的也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现在基本就可以确定那长老并没有让人离开的意思,主要的原因应该是监督我们修炼凝寒决吧。

    等每个人都修炼完了之后,这长老也是给我们轰了回去,我们来这一遭没什么,但这梦萱却不一样了,直接得到了这雪枫学院的牌子不说,还得到了一千的雪点,虽然不知道这是是多还是少,但这一千点总比我们这些人强吧。

    到了这住处的时候,我们在这里住没多少关系,但梦萱已经是这学院里面真正的人了,再跟我们住在这里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虽然梦萱说想要回到哪里接着住,要跟我们一起进入那真正学员住的地方,但人家不让,虽然这么多大的区别,但这应该关乎到脸面的问题,因为你是学院的里面的就比这些在边缘的人高一等。

    梦萱怎么说,也抵不过那些学员说的话,不过那木人确实还是在哪梦萱的怀里,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有什么事情可是很快的赶过去,不过看着那一群人拉着梦萱走的情景,为什么我觉得这事情不那么简单呢。

    回到屋子里面,一到道的闪光过后,心纯也是从风袋里面跳了出来,眨着大眼睛也是看着我弄出来的那些冰雕,什么凳子椅子,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做了做,只不过做的都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在这里再呆一个月的日子也显得很是无聊,每天除了吸收精纯的能量珠子就是修炼这凝寒决,提升实力日子虽然枯燥,但这为了自己更加的强大也是都咬牙坚持。

    这一天,这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的世间,还有几天的时间也是到了这一月的结束,现在的我虽然做不到能凝聚成梦萱的那个模样,但总得来说也并不那么的差了,用眼前的这一个茶壶去应对那长老应该也能过了吧。

    拿着这东西把玩了一会的时间,突然都开始有些佩服自己了,没想到咱有一天能自己弄出看着好看的东西,唉,我也是太厉害了啊。

    就在我这拿着我的满意的作品仔细端详的时候,我屋子的房门突然的被打开,突如其来的撞击声当时就给我吓个够呛,手一抖,手中的茶壶直接掉在了地上,随着“啪”的一声,我哪茶壶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妈的,看着这地上的冰碎片我都要哭出来了,做了个这东西花费了我多少的时间,多少的心血啊。

    朝着后面扭去,看着的那冲进来的人我也是恶狠狠的朝着他看去,本就气喘吁吁的他看到我的眼神之后差点吓得都穿不上气了,干咳嗽了几声才好那么一些。

    “龙,龙毅,你的女人被人欺负了”,看着她那气喘吁吁的样子,我也是又转头看着地上的碎片,要是梦萱有个什么事的话,早就会通过我给她的木人通知我,哪里还需要这么麻烦,再说了这个人我根本没见过,也就说他已经是这雪枫学院里面的成员了,我又不认识他,这也不按的什么心。

    “没事话就请回吧,这里毕竟是我们这些人的住处,你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也不好”说着我也是收拾起了手重的茶壶碎片。

    “唉,龙毅,你女人真的出事了,自从她进到里面之后就不停的有人追她,前些天还好说,面对那些人就是麻烦一些,不过现在却有人直接闯进了你女人的屋子了,你要实在不信我的话,你直接去看看就知道了”。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显得有些奇怪了,看着他的那样子,难道说梦萱真的有事了,看是我给她的那木人的木气我还可以感受到,虽然离得有些远,但这微笑的木气确实还是存在着的。

    放下手下的东西我也是朝着他走了,走了两步也是直接来到了他的面前“你是谁,你又是为什么要来通知我”说着我也是再次往前踏了一步,身上的气势微微一放,顿时间一股冷风迅速的朝着四处冲去,一瞬间又消失了不见,而我眼前的这人额头上却直接出现了冷汗。

    “你,你先别管我是谁了,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我是不是在骗你了,如果我真的是骗你的话,你回来再收拾我也不迟啊”。

    看着他的这样子,也并不像是在说谎,虽然身上的疑点很多,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些的东西,绕过了他我也是直接走出了们,朝着学员们的住处走去。

    虽然我不知道梦萱住在哪个房子,但到了哪里之后要是梦萱真出了肯定会有人围观,如果没有的话打听打听也行。

    到了这一群的住处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动静,当我要再往前走的时候,却直接被旁边的人给拦住了。

    “我们知道你,也知道你的实力,如果说你要是这里的学员的话我们当然不会拦你,但你现在却不是,所以,也别怪我们拦你了”。

    扭头朝着他看去,仰着额头一副骄傲的样子也是足以看的出来,要不是我的实力高,估计现在他直接会给我踹出去了。

    我这来来也并不是大事,也没理由要跟他们在这闹,围着这一圈的周围看了看,每个地方都有这里的学员在驻守着,就算不是属于属于驻守的人看到了我之后也都会把我拦住,理由都输一样的,就因为我现在还是真正这里面的学员。

    不得不说这居住着学员的地方也是挺大了,饶了半天也没说把这周围都绕个遍,不过饶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是没看到这里面发生些什么动静的,难道说那人是在骗我不成。

    心里面想着这东西,不说还好,那个人那么一说,我还真有些不放心梦萱了,她那个性子,估计一般吃亏的小事她都不会告送我,难免会发生些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