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啊,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性子很好的,人家来杀我,我再杀了他都是天经地义,你个妮子为什么就认为是我的错呢”我的眼睛也是在和她对视着。

    知道我在捏着她的下巴,这梦萱也是一点都不带反抗的,“他有错,你也有错,生命是很美好的东西,不应该肆意的践踏”说着也是理直气壮的。

    “那如果我今天不来的话,那么你就会被他践踏,而且会一天比一天还惨,你说这结果怎么样”“这件事是另一件事,你救了我我会记在心里,我也很感激你,因为上天让我遇到了一个对的人所以我才能进到这学院里面”。

    她之外慢慢的说着,我的眼神和她的眼神对视,她这样的人是很好懂很好懂的,因为她把所有想说的都会说出来,不带有丝毫的隐藏,清澈的眼睛,坚定的面孔,我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女人啊!

    我龙毅这一生,最不怕的就是硬的,但眼前的这女人却是跟我来那最软的,不跟你吵架,不跟你胡搅蛮缠,就跟你说她自己的道理这样的人,你该怎么说,怎么说!

    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许当初我处于心里的一些事情救了她之后注定就不能放开她不管,她的存在就像是一朵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花朵,漂亮丶美丽,吸引着人争先恐后的去采摘,而她就是这样的花,眼前要被人掠夺,自己会忍不住去保护。

    伸手松开了她的下巴,对这样的女人天生没有抵抗力,伸手一挥,脚下的凳子也是变为了绿色的气息消失在了空中。

    拍了拍手,扭身也是转身离开“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知道吗,这里的人并不是人人都会善待于人,表面上对你好,也许只是为了他想要的东西”说着伸手在手里面团了团,一个小木人在手上凝聚了出来,随后朝着后面扔去,梦萱看到了之后也是伸手接住,“以后遇到了危险就砸碎这东子,或者吸收完里面的木气也行,到时候我就会敢来”说完我也是转身离去。

    场面都那样子了,在也不再好意思去问她如何掌握的凝寒决,不过这第二段我已经能弄出基础,到了日子弄出来东西也并不算难了。

    走着的这一路上,有人见到我也都会给我让出一条路来,连平生都没给我好脸色的这学院里的其它学院见到我也就跟老鼠碰见了猫一样,躲得远远的,直怕我跟他们发生些什么。

    这世界就是这样子,没有实力你屁都不是,有了实力站在同一线上人家才会敬重你,看中你,与你交朋友什么的,不过有些的也是在少数,毕竟这世界千姿百态生活着才有意思。

    一会的时间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拿出要钥匙开开了门,看着那一旁摆着的两把冰椅子,看来要到达芸兰的那境界还得需要个一段的时间修炼。

    时间万物,五行最为重,其它的都是从这上面引出去的,万物都能修炼至极致,而五行气息到了极致之后能产生阴阳的力量,这世界上万物都离不开阴阳,如果到时候真掌握了那股力量就相当于掌握了这个世界了吧。

    人生的路还有很长,虽然我现在才二十二三四岁,但我的生命气息却有一多半都已经消失了,魔族我还是要回去的,而且回气就还要回来,这来来回回又不知事多少年的生命气息。

    晃了晃脑袋,再次控制起了四周的寒气开始凝结起了东西,我又不是天才,又没有梦萱那么厉害,所以呢,这成功的道路就只能自己慢慢去走了。

    修炼着这东西,一边也是在继续的去吸收那精纯的能量珠子,自己的阶段飞快的增长,而且这掌握周围气息的能力也是进一步的提升了很多。

    一天天的时间过去,这凝聚东西的本领也是慢慢的变得更好了,掌握了方法再加上时间,任何的事情用心做起来都不是很难的。

    时间一晃,这半个月的时间也就瞬间的过去了,一转眼便到了那长老检查凝寒决阶段的时候了。

    这天的早晨我也是早早地就起了来,收起了那一胖睡觉的心纯朝着冰屋的地方走去,等我到的时候就只有三个四个人在这冰屋子里面坐着,看着这一时半会人也来不齐,我也是躺在了这冰坐子上继续的睡起了觉来。

    还没睡一会的时间,慢慢的就感觉着有人再靠近,睁开了眼朝着旁边的人看去,一个熟悉也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你就是龙毅吗”,听着他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你好我叫牯百,也是这次新生里面的一员,我们怎么说也是从哪层层的挑战中进来的人之一,这可是缘分呢,再过了这一盒多月的时间,我们没准都变成了一个学院里面的师兄弟,如果龙兄以后有什么用的着我牯百的地方,只要说一句我便会前来...”

    乱七八糟的他也是不断的说着,而我呢,我也就在这一旁符合,从他这说话的语句中想想就知道这家伙是讨好关系的,毕竟我的实力在和方虎的那一站当中大家也应该都知道了,我这一个还没进如学院的人就有这么大的实力,一是家族培养,二是血脉天才,不管那一样来说,我的未来都是不可小嘘,他来跟我讨好关系,无疑不是给了自己一条路子,交谈了一会之后也是直接离开。

    嘴上答应着应付着,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深交,你原来不跟我说些什么,但现在,我的实力一展露就来讨好,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深交。

    一会的时间,可以说我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十四个人,除了梦萱和我还有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当中就有七个,一半之多的人来跟我问好,他们的目的无疑不只有一个,那就是跟我讨好关系。

    前面的我还能大概的点点头,应和应和,而后面的呢,我也就点点应付了事了,但这群人呢,根本心不死,在我这里看不到什么就去找梦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