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这个人跟之前的那活蹦乱跳,扬言要弄死我的人差得太多了,看着她的这样子是在不想再去碰他,不过呢,当初发了那么大的事,说出了那么大的口气,要不给他点教训难免以后还会来找茬,省的我以后更加的不痛快。

    一脚踩着他的胸口我的身子也是弯了下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也是使他清醒清醒“当初那么大的口气可是给我吓得不行啊,要不是我实力高你那么一点点的话,弄不好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呢,从你的身上收取点补偿也是因该的吧”伸手便朝着他的怀里摸去。

    进到了里面来来回回的摸了摸,一个灰色的风袋也是被我掏了出来,伸手掂了掂,这家伙在这一片有这么大的实力,那么这里免得好东西肯定也并不少吧。

    看着我样子那方虎也是张嘴说到“我,我记住你了,就算你今天杀了我,我身后的那位也是会为我报仇的,到时候你就算是想死都不行,哈哈哈哈”这方虎也是抬起了脖子朝着我大笑了起来。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摇了摇头,本来还没想杀他的,但听他这么一说,感觉不杀他,就像不随他所愿一样。

    “你说了,你身后的那人会让我生不死,我到是想要在知道那是什么的一股感觉,不过呢,哪都是你死后的事情了,现在是你跟我之间的是,生不如死?现在就先让你体验一下吧”说着我体内的水属性气息也是运转,慢慢的我无名指上也是出现了一点黑色的液体。

    看着这东西朝着他的胸口上就按了过去,在我这按下去的瞬间也是听到了急剧痛苦的声音,虽然这黑水给人造成不了什么实质的伤害,但刺激着痛感这一块上,这东西却是厉害的不行。

    听着这剧烈的惨叫,虽然在别人的眼里看不清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眼前的这个人最清楚。

    黑水的痛苦是那种无形的疼痛不断的刺激着你,这样的疼痛没有伤口,没有伤害,只有让你不断地疼痛,每当用这东西刺激别人的时候,听着他们的尖叫我都不知道我那几天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顺着他的身子把这手移到了他一处伤口的位置上,顿时间又是一阵剧烈的惨叫,离他这么近的位置耳朵都听到难受了。

    伸手掏了掏耳朵,抬起了手也是给了他喘口气的时间,“有,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这样磨磨蹭蹭的还算不算是个男”说着我也是伸手再次点到了他的伤口上面,顿时间再次响起了惨叫。

    “杀你肯定是要杀得,但这死前必须得让你享受些东西,毕竟你不说说过了吗,你死了之后你后面的人也会让我享受得到这种的待遇,那我为什么要着急杀你是不是”说着手指也是再次的按下,疼痛的感觉也是让他惨痛的叫声根本无法停下。

    看着这家伙,我只都没想到我竟然开始享受这种的残忍了,晃了晃脑袋也是听到了后面传来了敲门的声响。

    扭头朝着后面看去,那妮子也是伸手不断的敲着窗子,从窗子看到我转过身之后也是张嘴冲我喊到“龙毅,龙毅,师傅说杀人会给自己增加恶念得,越是杀的人多,就越会被恶念吞噬,所以....”

    她这不断的说着,听着就像是那些寺庙里面的老和尚说的一样,伸手送开了他,这家伙离开了那痛感之后也是大口的喘着气息。

    身子里面的五行都是会随着我的力量阶段增长而增长的,要是在原来我的黑水用在他的身上肯定没太大的效果,凭自己的意志力可以挡过,但现在我的阶段上升那么多,比他高出那么多,想抵抗太过的痴心妄想。

    他的一只胳膊已经只剩下骨头,而我呢,现在也并不想杀他了,感觉自己的意识又在无形的影响着自己的意志,可能就真的像是那梦萱所说的一样杀人多了会被恶念控制。

    收起了黑水,伸手抓起了他的另一只手臂,然后用力一拧,又是一声的惨叫声夹杂着骨裂的声音传了出来。

    放了他的这手臂,伸手指了指旁边的那些他的手下,然后再朝着这人点了点,“知道我要说些什么了吧,这次只是给你们个教训,你们以后可以找帮手来,但要我看到你们的影子,那你们就别想好好的走出去”,说完了之后也是示意着他们离开。

    原来过得日子都会东躲西藏,能不打就不打的,但现在的这股的作风得变变了,人来欺我那么定不能忍气吞声,战斗变成了我现在最想要的是,而且我也做好了准备。

    在那些人离去之后,这四周围观的人也都是拉着左右的人不断地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纸包不住火,这些事情在这写人的眼睛下看到,那么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肯定就能传达到很多的地方,包括那方虎后面的人。

    在人都走光了之后,我的脑袋也是朝着这旁边的一个房顶上看了过去,一个人黑色的影子朝着一边迅速的略去。

    扭身朝着是身子后面转去,来到这屋子的进出就看到了那鼓着小脸的梦萱,在她的那大眼睛当中我也是打碎了那们板上下的两块冰,也是使得这门可以打开。

    伸手打开了门也是看到了那梦萱在气呼呼的,“喂,怎么说我都是救了你好不好,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恩人啊”说话间我也是歪着脑袋,稍弯了下身子看着那气呼呼的小脸。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应该那样的去折磨那个人啊,明显你的实力要比他强大,而你还要那个样子对他”说着气呼呼大眼睛也是直直的朝我看着,一副我不给满意的答复就不干的样子。

    体内的木气运转,慢慢的直接从我的胳膊上面浮现了绿色的气息,而她也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东西,大眼睛有意无意的朝着我的手上看去,足以看得出她对这东西的渴望。

    挥手间在地上凝结出了一个凳子,一只腿踩在了上面,我也是身子前倾,一只手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直直的看着她。

    感觉到我的动作她的身子也是一颤,尽管是这样她还用大眼睛直直的对视着我,在这方面倔强的性子就和那枭凌一样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