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那半只胳膊被吞了之后,他的那条胳膊就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慢慢发生变化,一会的时间都逐渐变成皮包骨的状态,就像是被吸干了一样。

    就这样没一会的时间,那大铁嘴才慢慢的张开,朝着原来的样子缩回去,不过这样也是看到了他的条手臂,那被吞的地方只剩下了骨头,上面的皮肉全部都已经消失。

    看着他那满是白骨的手,我到是没多大的感觉,但是这下可是把四周的人吓得不行,虽然死人很常见,但受了很重的伤,还活着的人往往更令人感到害怕。

    武修费了一只胳膊并没有什么,炼骨期,骨头都已经试炼成型,多出了很多碎骨期以前没有的东西,比如说造血功能变强,骨头的硬度变强,反正很多很多。

    世间万物都是向着越来越好,越来越适应自己的方向进化,就像是武修一样,把平平常常的自己进化成无可匹敌,死都死不了的状态,拥有一身无可匹敌的实力,再加上打不死的身子,在这世界上想要得到什么还不是轻而易举,就为了这随心所欲的信念,许多人踏上了这条路。

    在他的那武器变回了原样之后,上面也开始慢慢的冒着猩红的光芒,如果说这武器刚才只是没有生命的东西的话,那么现在的这东西就相当于一个被激活了的野兽,整个的东西都显得很是的妖艳。

    “哈哈哈,今天你必死无疑!”说着他也是用那只完好无损的手臂抓住了这把武器,随着他的手和这武器接触,慢慢的那猩红的力量感觉都进入到他的手上,渐渐的与他相连。

    现在他拿上了他的拿吧武器之后感觉他这整个的人都产生了些变化,本是平常的人,现在身上却有着一股很强的气势。

    看到这样的噶感觉,仿佛自己的意识都回到了几年前在月火学院的时候,想想当时跟我对战的一个人在给他的武器注入了鲜血之后也变得有了很多的变化,然后都转到了他的人上面。

    这一次已经是我第二次遇到这样的武器,难道说这世界上武器除了黄银金灵地天品之外,还存在着这些有异常效果的武器吗。

    他朝着我慢慢逼近,走着的时候也可以看到他那被吞噬的手臂鲜血还是停止低落,虽然说可能因为疼痛和鲜血的流失导致他的面色很差,但那把武器上面所产生的气息却让他整个人都精神的不行。

    他离着我还有一段距离的事后,脚再一次落在了地上,虽然顺着一踏,清晰可见的看到了那地上的一个浅坑,而这股的力量也使他像我冲了过来,而我也握紧了手中的两把匕首朝着他迎接了过去。

    两股的力量瞬间撞倒了一起,这两把武器和力量之间的碰撞也是使我们之间产生了一股的气势朝着四周冲了过去。

    感受到这他这新的力量,不得不说着力量比之前可是大了几倍不止,开始双手挥动的力量还不如这一只手拿着武器直接砸过来的力量。

    两方一接触,这之间武器力量带我碰撞久一直不间断,这一下他的力量不但上升了很多,而且速度也是高的不行,不得不说这把的武器未免太过的强大。

    在我们这战斗的时间,这四周围着的人群也是越来越多,我一直没动用真正的力量,就是想要知道他这样的时间可以持续多久,但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家伙身上的力量没有要退下去感觉罢了,而且这越大反而也越精神起来。

    看着他再次挥舞着那尖刺的武器打过,我也是直接动用起了体内的土属性气息凝聚到了拳头之上,一拳朝着那东西打了过去。

    两股的力量世间触碰在了一块,这一瞬间并没有产生谁胜谁负的样子,场面瞬间凝固在了这里。

    现在这场上所发生的事情再次出乎了别人的意料,毕竟这方虎的实力本就不低,而且再来这么的一下增加了这么多的东西,肯定认为我必败无疑,拖了这么长的时间无疑不是热锅上蚂蚁罢了,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但这一下却彻底打翻了他们的想法。

    现在的场面并没有坚持多长的时间,肉眼可见的速度我的拳头正在顶着他的那把冒着红光的武器退进。

    我的拳头在推进的同时,他那握着武器的手也是在被逼着往后退,眼见这样下去也并不是什么办法,慢慢的有感觉到周围的寒气在凝结。

    感受着这四周的寒气,顺着气息凝结带我地方看去,没想到这一次依然是从地下开始凝结起来,不得不说他的控制气息的能力还算是比较强的。

    既然要选择了速战速决,我也是不想再等他凝结出什么东西,身子上的灵气慢慢朝着脚上移动,然后抬脚直接朝着地面上踏了下去,瞬间便听倒了一声剧烈的响声,我的这一脚直接把地面踩了个粉碎,而他的那在我脚周围凝聚的寒气也是直接被我震破,而且这地上的裂纹从我这里朝着四周蔓延,当然也包括到了他的脚下。

    本是被我的力量就压的不行,再加上这脚下产生裂纹瞬间得让他的脚站不稳,力量有着微微的泄露,而我也是趁着这机会力量再次的增加,一拳直接把他的这把武器打在了地上面,然后狠狠地印到地面里一半。

    石子乱飞,地面崩坏,他想要用力把这武器拿出来,不过任他怎么的用力,这被我的力量印在地下都是武器也是根本拔不出来。

    一只手按着他的这把武器,身子往前一顷,另一只手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另外的一只手离开了他的那武器也是直接走了两步让他的手臂离开了那把武器。

    在他的手离开了武器之后,瞬间噶感觉他就像是漏气了一样,那只胳膊上的红色气息迅速的消失,身子也是瞬间变得虚弱不堪。

    他的身子本就就被那武器夺去了一只手的血肉,失去了那么多的作血液,就算武修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捏着他的脖子起初还在拿手不断的朝着我的胳膊上面打着,但一会的时间过去连挣扎的力气都要消失。

    看着他的这样子直接捏着他的脖子把他朝着地面上按了过去,又是一声响声的出现,他的身子下面的地板充满了裂痕,而他也是狠狠地喷出了一口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