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我脚下的气息迅速凝聚,慢慢的冰点都从脚边的四处浮现,看到这一幕我才知道自己中计了,抬腿想要朝着后面退去,不过那冷气也迅速朝我袭来。

    不管怎么说,我这发现的时机还是有些晚了,再加上我这向后退,一脚踏在地面身子后滑,而这东西却是朝前窜进的姿态,在我的这前脚还在空中的时候就被那冰刺追上,瞬间的感到了脚上的疼痛,同时这几根的冰刺也是定住了我的脚,把我钉在了这里。

    看着这突然的攻击,没想到这方虎还是有些本事,这招应该并不像是那凝寒决的招式,因为凝寒决是从本源上叫你如何更好的去控制冰气,而我脚下的东西应该是通过凝寒决所引出的武决吧。

    抬头朝着那方虎看去,此时的他也是张开了嘴笑了笑“小子,我方虎还是第一次被信赖的人打成这样子,今天我要不把你剁碎了喂狗吃,我就把我的这只胳膊剁下来”说着也是握起了武器恶狠狠的朝我走了过来。

    随着他离我的距离慢慢逼近,我倒是也想看看他到底要刷什么花样,不过他在离我还有几米的时候却是突然的停了下来,伸到嘴边,用牙一咬也是看到鲜血从他的嘴角滴下。

    接着便看到他的这只手朝着他的武器上指去,随着他的一根指头与那武器相接,鲜血滴在了武器上,慢慢的鲜血溶于武器的表面,那武器也随之有了改变。

    那本是什么铁铸造的武器,因为我也不是锻造师什么的也看不出什么武器制作,现在的上面在那鲜血融入了之后有了变化,完好无损带着铁刺的一面突然开始涌动,慢慢的一张类似于大嘴一样的东西形成,朝着他的手上咬去。

    看到了这东西他也没丝毫的躲闪,随后也看到了那一张大铁嘴咬住了他的手,清晰看见的看到他的脸上的表情都有了些变化,这肯定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时间慢慢的流逝,虽然我能挣脱开这脚上的东西,但我更感兴趣的就是想要知道他在耍什么花样,为什么看到这一幕的我也有相似的感觉。

    一会的时间过去,在这中途在看得人也都平静的不行,看样子也都是在等待着他有什么变化,相比于他们,我也是一样,不过中途梦萱她却过来过,噔噔蹬的跑过来想要把我脚上的这东西打开,不过她那灵气面对受伤的人给人治疗还差不多,但用在这攻击上面实在是太弱,连这东西都打不破,也不知道她师傅是怎么放她出来的。

    跟着这梦萱好说歹说也没有要离开的样子,这丫头也是说“你是为了救我而来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到你再受伤”说完了便挡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这丫头我也是无奈的不行,这妮子就一心顺着自己的思想做事,根本想不到那些复杂的东西,要是我的实力真不行的话,她在这里也就会给我造成更大的苦难,因为这一方面要照顾着自己,一方面也还要照顾着她。

    “梦萱你相不相信我”,看着眼前的背影我也是问到,不过她这听到我的话也是明显的一愣,不过他呢,她却说到“我相信你,但我不能在看着你为我手难了”说话的时候也是摇着头。

    你说要是脾气坏的人也就算了,我这人脾气也并不怎么好,你要跟我硬着来,那我也就跟你硬着来,但这样的极其单纯的人我却那她无可奈何。

    脚上的力量一用力,瞬间也是听到了冰碎的声音,往前走了一步,伸手也是懒腰给梦萱抱了起来。

    感受到了这突如其来的东西他她也是一愣,还啊的小叫了一声,不过这抬头看到我之后却是对我笑着说到“你,你出来了”。

    看着怀中的这妮子“我都说你要相信我,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呢”说着我也是身子往后一退,来到了这屋子的旁边把她放了下来。

    “如果你再过来,再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送给他们知道吗”,“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面对那不知道要做什么的人啊,虽然我的实力不高,但他在哪里那么半天,肯定在预谋着什么事”说话的时候这丫头的胸脯也是一挺,小脸也是异常的坚定。

    她身上的衣服本就已经破碎很多,在这么一挺胸,从我这位置透过破碎的地方也是能看到点点里面的风景,不得不说,白的厉害,二而且在这年纪也算不是小的了吧,或许该说,我以前碰见过的那些离我挺近的女人就没有很小的,除了那十几岁的女孩之外。

    察觉到我的目光她也是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身子,把我给她的衣服紧了紧,嘴里碎了一声“色狼”说话的时候脸上也是红扑扑的,显得异常的可爱。

    伸手把屋子里面的两个人扔了出去,伸手也是趁着这机会把她弄到了屋子里面,随手关上了门也是控制着凝寒决在这门的上面和下面凝聚上两块的冰,把这门冻了住,不过就算这样里面的那妮子还一直在敲着门。

    拍了拍手朝着那人走了过去,到了一定的位置看着那人也是说到“喂,你有没有弄好啊,再过会的时间我要去吃东西了”说着我也是伸了个懒腰,打了打哈欠。

    看到了我的这样子,现在的人都已经是惊得不行,尤其是那方虎,脸上更是充斥着差异,应该还停留在我为什么能剖解掉他的那东西吧。

    说实话,不得不承认刚才的那一招还是挺实用的,而且坚固和锋利程度都是挺高的,因为都能伤到我一些了,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什么阶段。

    如果这一招要放在比他弱,或者高他一点的人身上,我估计那叫直接会被那些的冰刺炸穿,要是不弄掉自己单位腿的话,这东西很难解掉。

    他的面开始是震惊,不过随后却是显起了愤怒,因为我的一番话中,不在意他的成分太高了。

    “小子,你欺人太甚,本想慢慢的解决掉你,不过现在我是真忍不住要杀你了”说完他也是大叫了一声,清楚的看到他胳膊上的衣服直接被他的气势蹦的粉碎,然后看到他武器上面带我那大张铁嘴再次张了起来,朝着他的上面再次咬去,本来只有一只手,现在被吞了半个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