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那人说完了之后,那方虎的也是张嘴再次朝我问道,“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听着他的话我也是摇了摇头,因为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这刚来几天啊,而且还都是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面待着,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你就干来阻挡我的好事,信不信我把你废了啊”说着他的脸色也是变得极其的凶悍,气势扩散,震得他四周的人都往后退了退。

    他的气势是冲着我扑来的,要是我像他周围的人那样,肯定承受不了,但我的阶段还要比他高很多,这一股的气势扑到脸上就跟刮了一阵风一样,我现在都感觉,我现在的阶段怎么也得炼骨期九段,或者那武王级别也不是不可能。

    那魔神重铸过我的身子,把很多升阶段所需要的步骤都省下了,比如那碎体期到炼骨期需要的强化筋骨什么的,没准那魔神重铸我身子的时候就都已经弄完了,把这到武王阶段所需要的铸造内脏都完成了。

    捏了捏拳头,没见到过我现在等阶的人,分辨阶段起来也是难得不行,不过那些的惊魂能量珠子都吸收了之后,我感觉怎么也能到达快武帝的境界了吧。

    那魔神说的也不算错,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被封印在那个城市有些的念头了,时代在变化,魔族所发生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直到,而且就就算他弟弟实力上涨了很多,他也完全不能知道,而且魔族的实力普遍比人类高,就算现在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吸收我也不知道能达到什么境界,而且提升实力也不只能靠这东西,毕竟这是有限的。

    在我这感觉自己实力的时候,他脑袋上的青筋也是鼓的不行“都给我上,给我抓住他,不要给我弄死喽,老子要他生不如死!”说完四周的几个人都朝着我冲了过来。

    这几个人的实力在我的眼里实在是不够看的,看着是来的这几个人,三下两下也是直接给他们打得四处乱飞,几分钟的时间这几个人都飞了出去。

    看着我的这一身实力,这四周来围观的人也都惊讶的不行,眼睛瞪得老大,尤其是刚才那跟我发横的人,现在更是吓得身子都要哆嗦起来,因为我打飞的这几个人无疑不是都跟他和相同,或者比他强大的。

    这方虎的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差,本来装的挺厉害,没想到今天碰到个硬茬子,虽然可能要在别的人少的地方他可能会再多想些东西,但现在这么多人,在加上小弟都被欺负,他这个老大要是不出手的话,不非得被人家笑死。

    “小子,没想到现在的新人里面还有这么强大的啊,你放开那女人来跟我混,我保护理你能到凝寒决第三觉不说,以后的女人也多的是,怎么样”说话的时候他的拳头也在紧捏,这想法一眼就能看得出。

    转头朝着那披着我衣服的梦萱看去,她现在也是像极了一只小猫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朝我看着,虽然没说话,但这表情就很明确。

    看着她的这样子也是显得很是的好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朝着那方虎说到“对不起啊,这么漂亮的女孩我可不想拱手让给别人,所以你,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摸着摸着这妮子的头发确实是舒服的不行,这手放到了上面也并没要停下来的意思,不过呢,看她也没反对什么的,也就这样了。

    听到我的这句话,无疑不是说给了那方虎一个暴击,心里面的那忍耐程度早已经逐渐崩塌,越是让人所熟知的人在别人的面前就更好面子,这四周的人都知道方虎,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但现在呢,被我这一个新人顶撞,他还能静下心来的话,那么他的心得是多么的大。

    “小子,我看你是在找死!”说着从风袋里面也是拿出了一把一米多长点锤子出来,这锤子的上端覆盖着一根根的长刺,本来就属于力量型的武器在加上这样的杀伤力,这一下要是打中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这对我来说,就显得要差很多了。

    他拿着大锤朝着我冲了过来,不得不说他这炼骨期七阶段的力量也不是闹着玩的,速度和力量都你刚才的那些人增加了太多,看来这家伙还是有些实力的,并不是靠着背后的人上去的。

    看着这一锤我也是从风袋当中弄出了两把的金品匕首,在我这里的武器可是多的不行,想想当初我可是抢了不少人的东西,现在五花八门的武器基本都有了,拿出了两把的匕首也是硬着他冲了上去。

    长有长的好处,短又短的打法,我的力量可是要比他快的多,在配合上这两把带我进展匕首无疑不是如虎添翼,他半天没打到我不说,还被我在他的身上划出了几道的伤痕。

    打了一会虽然没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给他气的不行,双手握着大锤也是不断带我喘着气,尤其是再加上四周人的谈论声音,他这面子也是越来越的挂不住。

    “够了!”他朝着四周大喊了一声朝着我再次的冲了过来,不过他的这虎头虎脑的冲击怎么可能伤的到我。

    身子朝着前面一窜,从他的一只胳膊下面就窜了过去,手中的两把匕首还在他的侧腹留下了两道的伤痕。

    我这次的攻击完了他之后,这次的他并没有朝着我冲过来,伸手摸了一下我刚给他造成伤痕的腹部,嘴角也是扬起了微笑的面孔。

    看到了他的这样子,肯定在预谋着什么东西,随着他的身子一弯,我也是架起了两把匕首准备迎接他的再次攻击,不过此时的他却蹲在了地上,一只手直接按在了地上面。

    看着他这动作我也是显得有些熟悉,眼睛不断地朝着他看着,脑海里渐渐的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出来,那就是当初的我动用木气朝着地下注入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掌握的还不算很熟悉,所以还要多余的动作,想了起来那场景我也是朝着下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