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了半天的时间,好不容易挤到了这人群的里面,不过就看这要到最里面的时候,可能是我妨碍了他看梦萱的心情,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眼神中尽是凌厉之色。(书^屋*小}说+网)

    现在我也不想过多的废话,要是这样迟疑下去,那梦萱不非得被人家给扒光光了,我也会伸起了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这手臂,捏着这手臂往他的那边扭去。

    他的眼中现在尽显不甘之色,用力的控制着这手臂也没说能挣脱开的,一只手不行用两只手,手上的青筋和脸上的青筋全部绷起,但就是奈何不了我这手臂丝毫。

    这样的不行,用着另一只没有被我捏着的拳头直接朝着我的面门上打了过来,不过他这力量和速度在我的面前显然是不够看的,在他这手朝着我打来的时候我也是瞬间再次捏住,根本不给他一点的机会。

    抓着他的两只手往后一推,他也是后退了几步,撞到了旁边的人身上,这一下,人家看的津津有味,被撞这一下也不行了,瞪着大眼也是朝着我们看了过来,不过当看到被我顶回去的那人之后,这顿时间也是悄咪咪的。

    弄开了他我也是没再理他,现在已经算是给了他一个警告,要是他再不知好歹的话,那么这下场也就不是那么的容易了。

    这一次是真的走出了人群,抬脚朝着那堵着门口的人走去,还没走两步的时间,没想到那其中的有一个人就发现了我,不过也并没把我当回事,朝我捏了捏拳头,“小子,趁现在我们大哥心情正好赶紧滚,要不然一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也是再次的抓过了身去,继续的朝着梦萱她们看去。

    “吃不了兜着走,那那么该怎么走啊”我也是张嘴朝着他问道,回到我的并不是他的嘴,而是他的拳头,捏着拳头直接横着朝我打了过来,不过这才区区炼骨期五段的力量,怎么可能奈何的了我。

    伸手直接挡在了我的侧面,拦住了他这打来的胳膊,看着这一下被挡,他的另一只拳也是再次的朝着我挥舞,不过到了我眼前的时候也是直接让我给捏在了手心里面。

    看着这两下都被挡住,脑袋往后一仰直接朝着我的脑袋撞来,看着这一击我也是并没有躲,很快的便感觉到脑袋上似乎是又被人轻轻摸了一下的感觉。

    他的这一下对我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但是对他来说就不行了,我这身子虽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阶段,但至少要比他强的太多,就算我没用灵气木气抵挡在脑门上,但就这么一下也是给他撞得七荤八素,脑门上直接磕肿了之外,整个人显得也是要倒在了地上。

    用着我那捏住他拳头的胳膊一拧,顿时间他的胳膊直接朝着下面扭曲,着巨大的疼痛也是让他顿时间清醒了许多,然后我便感觉到另一只拦着他那攻击的胳膊上显得有些冷气,朝着那边看去也是看到了他的手上有蓝色的气息在凝结。

    现在的这时候要是放在冷冰她们身上行了,这么短的时间能用冷气凝聚出一把冰武器,虽然他现在动用的凝寒决也比我强,但对我来说却是凝聚的太慢了。

    这只手往我这里一抬,然后有了这一小段的距离直接用力打在他的手上,瞬间也是听到了一声骨裂的声音,他的这凝聚寒冰的手直接被我打得里面的骨头碎裂,这凝聚到了一半的寒气直接消散,那聚集在手中的冰点也是掉在了地上被雪掩埋。

    废了他的两只手,我得脑袋也是往后一仰直接再次撞击到他的头上,这一下尽管没用太多的力气,但我和他之间的差距也是让这一下直接把他撞昏了过去。

    抓起了这家伙的一只手臂,朝着那跟梦萱打架的人直接扔了过去,此时的这在场的人们都在看好戏,谁也没想到中途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东西。

    虽然这影子划过了空中朝着那人落下,因为那人跟梦萱打架的时候是背着的,梦萱能够早早地看到,但他却不行,梦萱看到后急剧的后退,那人想要上前去追但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被后面飞了过来,这刚转身到一半就被我扔过去的那人砸飞进了梦萱的那屋子,咕噜了几圈之后才停下了,不过此时的两个人都昏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东西也是把在场的人们震惊的不行,尤其是刚才俺看好戏的人此时的大眼睛都瞪得老大,连着最近那什么虎的眼睛也是直接直了。

    梦萱缓过神看到了我之后也是高兴的不行,朝着我挥了挥手也是能看到她那衣服里面包着的雪白的肌肤。

    快走了两步直接来到了那梦萱的前面,她看到我之后也是甜甜的一笑,“龙毅你怎么来了”,“我怎么来了,多亏我来了,要不然你的下场什么样你也能想到吧”听到我的话她的脑袋也是一低,“师傅说,我们学习的东西都是为了救人的,而不是为了与人争锋伤害别人的.....”

    越听这师傅师傅什么的我就越来气,不过这也不好怪她面毕竟有的东西就是那样,想改变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伸手把身上的外套解了下来,也是直接的披在了她的身上,感觉到了这东西她也是抬起了脑袋看我,对着我说了声“谢谢”。

    转过身朝着那剩下的人看去,除了那一堆不明所以的观众,那什么虎的脸色也是差的不行,“你是谁”太张嘴也是朝着我问道。

    我还没说话,此时的他旁边的一个人就张口跟他说了,“大哥,他也是这一波的新生中的一份子,而且那女人是她的女人,所以现在听说出事了,所以就赶来了吧”。

    听着他的话,我到是没多大事,毕竟我在那测试当中不断的救她不说,这住是住在一个地方,而且我们还挡着那么多人的面亲吻过,他这么像也不奇怪,但梦萱就不行了,小脸变得红扑扑的,但却也并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