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了半天的时间,体内的灵气都消耗了一半之多才把一个一米多高的凳子凝聚了出来,虽然这东西看上去,七扭八斜,时不时地凳子坐上面还有着冰刺凸起,但总的来说,还是差很多的吧。

    靠在这椅子上面休息了起来,光是弄了这一个东西体内的灵气就消耗了一半之多,看来这有的东西不是光靠灵气就可以弄得成的,有时间的话还是去请教请教梦萱吧。

    这想着想着,没想到还真的是有人来敲我的门了,在这里我认识的人很少,除了梦萱和那两个扉冷风那边的两个人之外,这新人里面就没有跟我熟悉的,而冰冷她们也不像是住在这里的,看来还是梦萱的几率大一些。

    伸手打开了门之后也是见到了一个穿着黄色的衣服,梳着长长马尾辫的人站在门那里看着我,这人呢,就是冰冷身边的那芸兰了,虽然名字不是很适合她这活泼的性格,但父母起的名字哪里是说改就改的。

    “一段时间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这丫头背着手也是身子前倾朝着我笑着问道,本来我们离得就没有怎么远,但她的身子这么向前一倾在我这角度也是能看到她胸前景观,现在的年轻人发育都是这么好的吗。

    看着我的目光她也是察觉到了异样,身子立了起来脸上也是红扑扑的,见此我也是收回了目光,咳咳两声,“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哼哼,我要想在这里找个人还不简单的,更不要说你个刚来的新人了”。

    说着也是绕开了我直接走进了屋子里面,走了两步也是一眼就看到了我干刚做出来的那个冰椅子,左右的看了看也是她也是上去坐了坐,“恩恩,对你这刚来一些日子的新人来说还是不错的”,说着她也是直接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举起了手,明显的看到手中的其在不停的往手心中凝结,然后慢慢的呐寒气开始凝结成了椅子的靠背,然后从这这一根横棍开始朝着下面接续的凝结,没一会的时间一把好好的椅子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她的凳子往着我的凳子旁边一放,这两个之间的差距一样就看得出来,相比于我的那个七扭八斜的,她的这个和我的那参照物简直是一模一样,而且摸上一摸,这两个之间差的东西也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出来,她的这个明显要比我的结实的多。

    往这上面一坐,翘起了二郎腿也是抬着头看着我,看着她那扬起的小脸也是显得好笑,虽然不想承认,但她做得就是比我好,而且这结实程度和样子都要好看的多。

    “怎么还要让我拜师不成吗”我也是笑着跟她问道,她听到了之后也是摆了摆手,“虽然说有了一位实力强大的土地也算是不错,谁惹我就帮我去揍谁,但是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和那梦萱是什么关系”。

    看着她一副八卦的面孔,我也是摇了摇头,我和梦萱之间也并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是扭扭捏捏的话,反而真的会让她感觉到奇怪,我也是把和这梦萱之间的事情前前后后都跟她说了一遍。

    她听完了之后也是点了点头,“没想到这梦萱还有这些的本身,不过人家的心底太过的善良了,要不是你的话,估计她就算能通过这测试,这几天的时间里面也别想安宁,你出手救了人家那么多次,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啊,看上人家可以,但我可不许你先把她娶了,因为我冰家二小姐还说要长大了嫁给你呢”。

    看着她这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我也是无奈,表面上按活泼的女孩,心里面的八卦程度这么高不说,还这么喜欢捉弄人。

    “我当初救她并不是为了图她什么,如果真是要图的话,也是她早就是是我的女人了,那样的女人心底太过的善良纯洁,而越是这样的人就越会容易受骗,我救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跟我当初就你们一样,我也不是没图过你们什么东西而救的你们吗”说完我也是拿起了旁边桌子上的水喝了起来。

    “没图我们,这颗不一定,也许是你想英雄救美呢,然后再让我们喜欢上你,不过你当是来就我们时候的样子也真的是帅,有没有想过到时候也把我收入囊中呢”,她这笑嘻嘻的说着这些东西,惊得我差点把嘴里面的茶水都喷了出来。

    看到我的样子她也是切了一声,“好了在这里待下去要不真的会让别人以为我们有点什么了,要不是到时候冰姐她们那里我也不交代”说完便朝着门口走去。

    当她要走出门的时候,我也是回头朝我说道“想要修炼好凝寒决呢,最终要的就是对四周东西的把握,再者呢,当然是自身所在的地方寒气越多也就越好完成喽,好了,我也就只能说这些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的多多努力,千万不要辜负了我们的期望,我可看不想看到溪雪看你走的时候哭哭啼啼的”说完也会伸手关上了门,离开了。

    她说的这些话我基本都懂,但是为什么感觉她来这一遭就是为了来打探梦萱的事情的呢,不过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她在怎么说那冷冰身旁的人,冷冰怎么说都是冰家的大小姐,要是没点看人的本事的话那也就太说不过去了,所以我也不怎么担心她会去找梦萱,但别人却不一定了。

    心里面还是无法真正的放下那梦萱,毕竟她的那性子真的是让人担心的厉害,而且这次也是带着去学习的目的看看她吧,其实呢,也是有些想念那冻包子的味道了。

    推开了这房门走出了门,来来回回的看看,早就看不到那刚刚离开的那女人的身影,表面上衣服活泼天真的样子,内下却又是另一个样子,这世界谁活着都不容易,很难有真正的一尘不变的人存在,而像梦萱那样的人也就更少了,这个世界往往要严厉的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