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越来越大的冰块长老的笑容也是更甚,而其它人的眼睛都瞪得老大,明显对于这除了样貌不怎么出众的梦萱要感到惊讶的太多,不仅是他们,就连我这离她最近的都没想到。

    到了半米多大的时候也是没再看到她继续增大,看到半天没动长老也是朝着她点了点头,“回去好好练这本武决,你很有天分”。

    听到长老的话明显也是给她高兴的不行,对着长老点了点头后也是随手把空中的冰球放下,然后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看着这站在我旁边嘻嘻笑着的梦萱,怎么看上去都和我刚才见到的那初次修炼凝寒决第一决的人差的太多了,当时的她的那表情状态跟现在差了太多太多。

    看着她整个人的状态,明显消耗的并不怎么多,我那小小的一点都让我消耗了将近一半的灵气,虽然说身子还好,但消耗的灵气还是带来了一些感觉,但这妮子看上去,刚才的那大冰块好像都不是她弄出来的一样,异常的轻松,这就是天赋的差距吧。

    后来人的测试我也没有好好的去看,因为我旁边的这妮子给人的震撼太高了,就算后来的有的凝聚的大一些,不过连我的大小都没超过,更别说占尽了整个目光的梦萱了。

    这次也说不上是测试的测试结束了以后,我们来的十四个人也都全部变为了这学院里面的一份子,只不过这还是临时的,因为只要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面我们达不到这凝寒决的第二层和第三层,这后果还是一样的,

    这次我们并不再回去住那个小房子了,而是通往了那一堆的房子的方向走去,看样子我们就算还不是这学院里面真正的学员,但也接近了。

    令我们来的不是那长老,还是那昨天领我们去住的地方的那大兄弟,把我们待到这里跟我们说了一些需要主要的事情之后,他也是转身离开。

    他说的话里面关于这学院的东西很少,可能因为我们还不是真正的学院的原因,他只告送了我们在这里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去找花野草,打扰这附近的真正的学员们,我们只是刚入学的人,而些的人可都是这里的人,能不能打过不说,就算打过了,你还不算是个这学院里面真正的人,到时候也许还会对你做些什么。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也是直接找了个屋子钻了进去,不得不说这里的屋子还是很多的,所以就算我们这里的每人住一个屋子还能剩下来许多,如果说这就是属于外门学院学员所在的地方的话,那么这里的人要比月火学院小很多,但是这里每个人的实力却是能一个顶多个。

    在我们的这群人当中,男的居多,但也有女的,除了那梦萱之外,别的女的几乎都是组队来的,要说现在不放心的就是梦萱了,按照她的那样子,只要被人骗她说除了点状况要她去看看,以她的那性子肯定会去,这样的性格生存在这世界也不知道是合不合适。

    虽然对这里并不怎么的熟悉,我也没想过要先去找冰冷她们,一是来到这里就一直有求于别人,难免会让人看不起,再一个,我好像也不知道她们住哪里。

    一个人住这一个大房子,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大的,这房子要比我们之前的那房子打了很多,而且这里好想还是可以两人居住的,因为在卧室的地方是有两张床的。

    扑到了床上狠狠地休息了一会的,等身子回复的差不多也是再次的吸收起了那精纯的能量,武修,习武之人注重的就是实力,饭可以一天不吃,但这修炼不能落下。

    感觉着自己的实力在迅速的提升,不过自身除了这几种的属性气息还真没有什么好的武决招数可以使用,想象到现在位置,除了这五行阴阳诀和那前辈和灵枪一块留下里的枪决之外,那碎石掌什么的在现在根本不够看了。

    自身的实力是最主要的,然后便是武决坐骑装备进一步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当然了还有的那些就是喊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有的靠传承,有的靠血脉,而有的靠钱靠资源不断的往上爬,尽管有这么多的路可以走,但站在那武力巅峰的人还真么有见过,也许现在的我还不够那个层次,不过就是这样的世界才有意思。

    伸手从风袋里面掏出了些肉干也是啃了起来,吃着这东西,竟然有些怀念那梦萱的冻包子了,虽然那味道奇怪的很,但却好吃的不行。

    这些天的时间一面,一是吸收那精纯的能量珠子,而另一方面也是在修炼着凝寒决,毕竟要是达不到第三层的话,到时候就要收拾东西滚蛋了。

    每当没人在的时候,心纯也是从风袋里面又跑了出来,不过也多亏了这心纯,让我在这世界上几乎从未变成一个人过,这一柄兵器更是一个人,一个不会离开我的人。

    夜深人静便又开始练起了丹药,这三品丹药御寒丹虽然现在不仅是对我,还是对于这里的武修都是鸡肋一般的存在,但有这东西总比没有强。

    这凝寒决的第二决就开始控制自己所造的寒冰凝结东西了,不过这第二层并没有什么具体要求,凝聚出一些差不多形状的东西也就算是完成这第二层了。

    凝聚出来一个冰球是最简单的,因为只要把聚集起来的寒气和弄出来的那一小点冰点凝结在一起就行了,聚集一凝一弄,这第一层就完成了,但这修炼第二层就要在这基础上增加变化升级了。

    凝结出大的东西还好点,虽然耗费的灵气较多,但起码细节的地方很少,看着旁边凳子我也是开始控制着手中的冰点开始了凝结,这边弄的小点,开始和那凳子板差不多东西合并,然后再是另一条腿,再是靠背什么的,虽然做的很慢也丑的不行,但这些东西必须的去慢慢的尝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