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伸到了后面撑起了自己的身子,慢慢的坐了起来,附带着木气的手在她的旁边挥了挥,尽管她的脸红的不行,但眼神还一直在我这附带木气的手上。

    “想不想要啊”我张嘴也是朝着她问到,她听到之后也是点了点头,“要想要就给我做点吃的吧,我有些饿了”。

    她听到我的话也是从风袋里面摸了摸,几块被冰冻住的东西被她掏了出来,然后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土也是想要起身出去。

    看到了她的这样子我也是叫住了她“喂,你想要去哪”,“如果不去找些柴火的把那些吃的烤化的话,是没办法吃的”。

    听到她的话我对她摇了摇头,木属性的气息在手上凝聚,渐渐的一根根木头出现在了手上,随着另一只手一动,一股蓝色的火焰扔到了这木头上,开始燃烧了起来。

    做着这些习以为常的东西,但那女人就不行了,转身来到这柴火的面前看着,两个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她的那样子恨不得一下扑上去。

    “你,你的那气息是你弄出来的吗”,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看着呀她的那样子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拿起了一个她从风袋里面拿出来的东西也是直接在这火上烤了烤,待着这上面的冰都融化,水都滴到了火上之后也是看到了这里面的东西,一个,一个包子...

    看了看这包子,再看看那也坐在一边烤了起来的女人,“这东西是直接吃的吗”,听到我的话她也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可是很好吃的,想想在家的时候师傅一直叫我给她做这个吃,不过现在我离开了,也不知师傅这么样了”说着眼神中又有了些许的落寞。

    家家都有要一本难念的经,看了看这跟包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我也是拿起来咬了一口,嘿,不得不说这东西入口的感觉很奇怪,这股奇怪的味道里面混杂着肉和菜,具体什么味道也是说不上来,但吃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拿起了这东西大吃了起来,看着那眼神中满是落寞的她我也是张嘴问到“这么长的时间,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啊,我叫梦萱”

    “你是为什么来到之外学院里面的呢,在你们那里老老实实的待一辈子也是挺好的吧”说着我也是再啃了一口手中的包子,不得不说这东西的味道虽然奇特,但就这顾奇特的味道却是很吸引人的。

    “我们的那里是很舒服啊,哪里没有冲突没有战斗,每天过得日子就是给受伤的人治疗,帮助。我师傅说,在哪里我的成长有限,要来到外面才会有更大的成长,世界上又被需要的人是很多的,留在一个地方不如来救助人更多的人,而且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强大,救助的人也就越多,所以我就出来了”。

    “你一个人孤单的来到了这里,就不怕遇到危险什么的吗,这次要是没有我的话,你的后果可以想象的到吗,你有自己的能力,在救人的基础上必须得保护自己,你能明白我得意思吗”虽然我一连串的问题不停的问着,但她如果还是这样子在这世界生活下去,就必须得懂得这些的东西。

    听到我的话后,这梦萱也是沉默住了,看着她在想,我也没去打扰她,继续的拿起了那冻包子继续的烤了起来。

    这样的时间慢慢的持续着,这把火一直从晚上烤到了半夜,这拿出来的包子早就被我一个人吃完了,不过在我吃完了之后她又从风袋里面拿出了几个朝着我拿了过来,看着她的<样子我也随手接过。

    烤着吃着手中的包子,在看着她那被我说的低下去的脑袋,看来还是我说的太严了,“好了,你不是想要知道这股的气息吗”说着我的手指一指,一股木气淡淡的从手上浮现了出来。

    这东西出现,她的眼睛也是瞪得老大,随后我也是吧这东西和我体内的那五行阴阳决都给她讲了讲,这些的事情都是我几乎没跟别人讲过的,现在跟眼前的这人直接的讲了也是因为被她的性格彻底的所折服,就算告送了她,她也不会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

    “对了,为什么你异常喜欢我的这股气息呢”,“可能是你的那气息太过浓郁的原因,我们的身子里面天生就有木气和火气两种气息,但这木气却是异常的浓郁,所以不管我们再疗伤或是炼丹一方面都有很高的资质,喜欢你体内的东西可能是因为我第五那气息想要吸收你的那变得更强吧,师傅说过,我出来寻找的能提升自身能力的就是木气,更加浓郁的木气会使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听她这么一解释我也是大概的明白了,想想我这体内的木气可是这几种气息里面最浓郁的,要是没有那么多原因的话,我都不一定能把那都已经有了灵智的的木气吸收到自己的身子里面,要是没这东西的话,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好了,今天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只有明天的测试咋过了才算是真正是这里的学员,否则的话一切都是白费”说着我也是回到了我的那地方躺了下来。

    在我来离开了之后,她也随着离开了,房间里面火焰还在燃烧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会乱想些什么东西,扭着头朝着她看去,她也是把脑袋埋在了被子里面,露出两个眼睛朝着我看着。

    被这样一直到盯着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转了个身也是眯起了眼睛准备睡觉,不过这接了一会再朝着她看去,那丫头还是一样的用双眼直直的盯着我。

    看着她的那样子我也是无奈“梦萱,你不瞌睡的吗”,听到我的话她摇了摇脑袋,这想想也是,这睡起来都快够一天的时间,现在怎么可能还瞌睡。

    虽然闭上眼睛就看不到她了,但一想想总是被一副眼镜直勾勾盯着的感觉也是有些的不爽,尽管对我没有任何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