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等了一会的时间,在躺在我腿上的那个女孩慢慢回复着灵气的同时那胡长老也是又回到了大家的视线中。(书屋 shu05.com)

    再次的来到中间,朝着我们望了望,“不错不错,还剩下三十四个人,不过就是不知道你们这最后能剩下来多少人啊”。

    “好了,大概恢复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开始这第二个测试吧,快话没准今天就弄完了”说完再次转身朝着旁边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的那样子,我们也都很自觉的跟上了他,位置炸占的高了,都有自己的一套调调了,不过奈何我们是这里的新生,也就只能随着走了。

    朝着外面走了一会的时间,这次并没有离开学院,而是来到了学院里面的一个类似于训练练习场的地方吧,因为到了这里周围还有着许多的人在哪里练习。

    我们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而他们的木光也慢慢打量在我们的身上,彼此之间不断的说着什么。

    在走着都是这一路上,这女人一直都是被我背过来的,这人虽然醒了,不过身子却还没缓过来,毕竟那短短的时间耗费那么多的灵气,就算自己的能抗住,身子却扛不住。

    本来老老实实的进来考,考完了直接出去,也不想惹什么麻烦什么的,毕竟我的注意力并不在这学院里面,因为以我的目标来看,这学院并不是我学习的终点,但没想到中途杀出来这样的一个女人,也无法真正的放下不管。

    “谢谢你,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这么做,也许到了这里就是我的极限了,再往前去我可能也度不过剩下的考验”这女人在我耳边不断的说着,我也不知该用什么去回答,也许是不想放下这样的人不管,有也许是她的身上真正有我学习的地方。

    在哪胡长老定身之后,身子也是再次朝着我们转了过来,“咳咳,这第第二项的考验呢,就是考验你们对于灵气的控制能力,如果不能控制好灵气,就算是一方的强者也注定成不了大器,虽然你们可能认为这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不过你们得通过了这次的考试才能下结论”。

    随着他的身子一转,挥手间这后面的冰块开始慢慢飘起,然后在我们的面前再次飞到了这长老的手边堆积在了哪里。

    看着这长老,说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果然没错,想想要用灵气出体,控制起,一件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可得需要极其强大的对灵气的控制能力,虽然我经常控制属性气息在体外不停的转动移动什么的,但要用灵气控制成长老的那样子还真的不容易。

    “我来讲一下这次的规则,两人分为一组,两个人站在两边互相的用灵气加持到这冰块不让它们掉下去,知道你们的控制能力不那么强,所以给你们找的两人一组,不过看你们失不失败靠的不再是你们自己,而是小组的能力”。

    说完这长老也是指了这旁边的一对这学院里面的学员,那两个人也是朝着我们这里走了过来。

    他们分别站在了两侧,之间差了三米左右,长老伸手控制着一块的冰块到了他们的空间,慢慢的随着长老的手一挥断了对这冰块的控制,眼见这冰块慢慢落下,还有半米要掉到地上的时候突然那冰块仿佛被大手抓住了一般浮在了空中。

    慢慢的,一股无形的力量把这冰块慢慢抬起,渐渐的浮在了两人的正中间的位置上,就这样一块的冰块被这样的定住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这期间那冰块都没动弹的样子,可想而知这两个人的控制程度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大概够了十分钟的时候,那冰块落到了地上摔个粉碎,而那两个人的脸上也出现了汗水,明显也是累的不行。

    “好了,大概你们都应该知道该如去做了,你们当然不用持续那么长的时间,你们只需要五分钟即可,也没规定你们达到他们的那稳定程度,总之不让那冰块摔到地上即可,好了,开始吧”。

    在他说完了之后每个组也都分分的开始了,有的一块来的比较好,虽然可能也不会短时间适互相的力量,但总不会说吵起来什么的弄得了两边都不和。

    一会的世间,每个人都找好了自己的队伍,加上我们两个一共三十四个人,十七组,眼见他们都组完了,我身上的这女人也是挣扎着从我的背上下了来,看着她的气色,虽然身子还有些虚,但身子里面的灵气都恢复了一些,也不是那么的差。

    “师傅说,不能总是依赖别人,更不能一味的去呗给别人添麻烦,和我组队不会嫌弃我吧”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我也是笑着摇了摇头,现在大家都有组了,我难道再去拉一个人跟我组不成。

    慢慢每个组都开始了自己的任务,看着别人都开始我们也都站在了想对的两侧,伸手抬起,渐渐的灵气也凝聚在手心上准备随时待发。

    在我们准备好了,那长老也是控制着一块的冰块到了我们的中间,犹豫了一会的世间也是直接的落下。

    看着那冰块落下的同时我手上的灵气直接窜了出去,一轻微的顶在了我面对的四方冰块的一侧,而更多的就是去托住那冰块的下面,因为我们两人又不是同一个人,我也无法确定她的灵气能不能在我灵气到了那冰块的是同时她也能直接定住这冰块。

    在了两侧的灵气拖住了这灵气之后,瞬间也是感到了一股很是柔和的灵气也触碰到了这冰块的另一侧。

    刚刚感觉到她这灵气的时候我还是很惊奇的,毕竟灵气虽然千变万化,柔和的一面一般都在自己的灵气种子内部是最柔和的,但她的这股释放出来的灵气却能给人这股的感觉,看来这丫头也是很不一般的厉害。

    慢慢的随着我两侧的灵气再加上她的那灵气我们也是慢慢的把这冰块脱了起来,虽然说不托起来也行,但那样比较耗费灵气,在两人中间的时候是耗费灵气最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