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愣愣的看着这女孩,这样子未免也太过的,太过的...我也说不上来的感觉,总感觉这丫头就像是一直在山里面修行了一样,对外面的世界懂得太少。

    “你没有丹药,也没有我看得上的东西,那么小姐,你如果能度过这次的话,我们下一次再见喽”说着我也是直接转身离开。

    时间岁月的流过,使我的本性改变了很多,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我肯定不会把这样的女孩放在这里不管,但现在,就算救得了她这一次也管不了她以后,这次过不了的话,趁早还是回到她原来的地方吧,在哪里过一辈子不用接触什么残忍的事情也是不错的一件事,像我这样的杀过的生命应该都有上千吧。

    走了一会的时间,伸手的那人影离我越来越远,我不想回头,也不敢回头,因为我怕看到她那样子还是会忍不住。

    找个地方吃了两颗回气丹开始回复自己身子里面的灵气,随着这阶段增长的越来越高,这回气丹给我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这两颗的丹药下肚,回复的灵气太过的稀少了。

    看了看着回气丹,从风袋里面摸出了两颗的精纯能量也是掏了出来放到了嘴里面,瞬间精纯丰满的能量从嘴里面涌入身子的各处。

    身子开始慢慢的吸收这能量气息,一方面回复着体内空缺的灵气也在一边继续的扩大灵气种子增加储存的灵气的上限。

    吸收了一会的时间,两颗的珠子都被吸收的差不多了,回了两拳刷耍吧两下也是直接去寻找四周的野兽。

    阶段不断迅速的提升,这有吸收完两个之后又感觉身子的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控制体内的灵气去寻找四周的魔兽,这次规定的是至少三颗二阶魔核,但我有了两颗三阶魔核,岁按说这两颗东西应该也能交差,不过在这用上就显得有些浪费了,毕竟都是交上去,归学院所有,自己又得不到。

    搜索了一会的时间,两头的魔兽也是被我所找到,三颗二阶的魔核总算是找齐了,而且这次的收货还并不算少,出去这三颗,三阶的魔核都被我找到了两颗,除此之外一阶的魔核更不再少数,总的来说还算是没白来一遭的。

    眼看身下的时间也并没多少了,也是抬脚要朝着回去的方向走去,不过我这一步刚刚迈出,还并没有落到地上就感觉到了异常的地方。

    在临走的时候我还在那女孩的旁边埋在了点点的木气,虽然我并不打算帮她,但也不能见到这样的一个女孩伤在死在这里,说实话,这女孩的阶段也并不怎么低,炼骨期三四段的样子,要真的说起来应该能在这新生里面算高的了。

    虽然不知道她的阶段怎么变得这么高的,但这一身的实力看她那样子要是面对起魔兽人什么的,我怕她真的会吃亏,这样的人想要在世界好好的生存,但总要一段的时间去适应,要是直接这样遇到什么的大的危险,我怕到时候什么都改变不过来,说到底生而为人,有些的东西还是完全改变不了的啊。

    迈起了步子朝着她的那方向迅速跑去,在我离开了之后,我留下的那一点的木属性气息对周围的感知那女孩就没离开过哪里,直到这最后结束都没说要离开的样子,这女孩也真是傻得可以。

    迅速的飞奔了一会,慢慢的也是又回到了原来的那地方,转眼这时间都要消失的干净,到地低发生了什么意外了呢。

    到了地点之后也是见到了那一副的景象,三个好像也是这次的学员,一个人抓着她的一个胳膊,而另一个人却是在地上踩着些什么,为了看清楚我离得更进了一些,到了这一定的距离我才看清所发生的东西。

    我之前在哪里杀死的魔兽可不在少数,尸体有的断了碎了什么的,不过还都是掉到了地上,而此时的那些树下的尸体一个都看见,因为它们所在的地方却是那一个个小雪鼓包的下面。

    他们当中的一人朝着我那小鼓包上一个个踩去,每一脚落在,都能看到肉块从他的脚下飞出,这几下就让这地上再次充满了肉块。

    看到这一幕我的拳头也是紧捏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我也是知道这女孩半天没动是为了什么,原来她一直在那里把每一具的尸体都埋了起来,这到底是对生命有多大的看中才做的这样的事啊。

    她埋了半天把尸体埋了起来,而那些人的人性格和她却完完全全是两个,生死无可厚非,但这对死了的生命最大的不用看中就是对它们的尸体再做些什么了。

    以我的实力要隐藏起来很是简单的,慢慢的朝着他们继续靠近我也是来到了他们身边不远的地方,离到这么近带我距离我也还能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

    “喂,我这是很给你面子了,我们这里有多余的魔核,只要你从了我们,不但不会看到这些东西再次离开你搭的坟墓,而且还可以进入到学院里面”。

    “师傅说身子是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可我并不喜欢你!”,“哦,那是吗,胖子,把那些东西全部毁掉!”说着那个人说的那胖子的胳膊也是聚集了许多的灵气,朝着这地面上就要直接打去。

    “住手,住手啊”她想要去抓住那胖子也是挣脱不开这个抓住她的人的手掌,眼泪都清晰可见的从她的脸上划过,那个人的实力跟她差了两个阶段,才炼骨期第二阶段,而旁边的那两个人更是才炼骨期一阶段,并不是打不过,而是不想打。

    一个影子突然从一侧窜了出来,当人们缓过神来之后,那胖子所在的位置上已经换了个人,再朝着旁边看去,那要下手的胖子却是躺在十几米远的地方昏了过去。

    看了看那胖子,又看了看我,“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人,你这问题问的好,因为我是将要让你们尝到生不如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