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的东西一直居住在这里,在这里战斗无疑不是对它们来说是最大的优势,想要在这里战斗而杀死它们有些的太不现实,毕竟我现在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了一大半之多。

    因为见到了那异色的珠子,我现在真的是不敢伤害到这棵树,谁知道如果这棵树出了什么意外,这珠子会不会也出现什么意外。

    四处的生物还在不断朝我进攻着,面对这些东西我也只能再次控制体内的五行轮盘弄出火焰去低于,没想到的是,这些的生物竟然并不怎么怕我身上的火焰,窜过来给我造成一下伤害,虽然能隔着黑暗看到那东西的身上燃烧着我的火焰,不过在它们接触到那珠子的时候,它们身上的火焰直接被熄灭了。

    现在对于这些的东西,要靠现在的东西可能是应付不了它们的,伸手从风袋里面摸了摸,直接把灵枪给拿了出来,我自己的实力毕竟是有限的,但用上了灵枪之后我的力量就会增加几倍不止。

    握着灵枪紧密的看着周围,终于有东西再次朝我飞过的时候我手中的灵枪急剧的朝着它挥舞了过去,不过由于它的速度过快,我这一下好像并没什么伤到它。

    用着灵枪一连几下不断的朝着四周挥舞,不过它们在这里的优势实在是太多,我在和损失一条手和多半的灵气条件下,还真不能打到它们。

    朝着右手上看去,上面虽然看上去好好的,但这胳膊已经算是废掉了,这胳膊废掉,上面的龙纹印记也是无法的去使用,左手抬起,直接朝着我的右胳膊落了下去,随着一声的响声出现,我这胳膊直接变成了一块块的碎肉掉到了下面。

    鲜血从胳膊上面留下,这半只的胳膊没了疼痛还是很高的,伸手一推着棵树,我整个的身子直接落到了这地面之上。

    因为我俩离开了那棵树的原因,那上面的东西也没继续的朝我追过来,扭头朝着四周看了看,除了茫茫的白雪也是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伸手在风袋里面摸了摸,一个小缸被我从风袋里面掏了出来。

    打开了这盖子看到了里面满满的红色的东西,没错,这东西就是魔量,在我还在魔族的时候,当然存了不少的魔量,一是因为要提升自身的力量,二是因为我这身子的特殊,用一般的方法根本无法修复自己的身子,所以受了重伤的时候还可以靠这具有浓郁魔气的魔量而恢复。

    伸手直接插进了这魔量之中,虽然我现在回到了天域,但我这一具的身子还是算是魔族的身子,毕竟我的身子被那前魔神重铸过,让我的那一身体质和他所弄出来的魔体真正融为了一体,所在这根本上来说,我现在虽然没有了魔气改变成了人类的身子,但这胳膊一触碰到魔气的时候,感觉异常的吸引我。

    在手插入这里面一会的时间之后,胳膊上面也是慢慢的出现了起色,肉眼可见的速度我那没了的半条胳膊正在慢慢有肉体和骨头在滋生,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过了去,我的这一条的胳膊也是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恩,黑色的。

    我这具身子没了魔气所以又吸收天域的灵气而适应改变成新的适应,现在这接触了魔量之后,我的这右胳膊的力量当然就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处于魔人的胳膊,魔人的样子。

    看着这半条黑色的胳膊,感觉异常的有力量,虽然这力量我以前一直在拥有着,但现在的力量提升了很多,又拥有了短暂的力量也是让我感觉异常的舒服。

    右手一捏,黑色的魔气淡淡浮现在了胳膊的四周,这胳膊里面蕴含的魔气是有限了,所以一旦里面的魔气用完了,我这胳膊就又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伸手把这小缸装了起来,体内的灵气朝着胳膊上面的龙凤印记注入,慢慢浓郁的力量开始从龙凤印记上面充斥到胳膊上,龙凤印记的力量加上我这魔族的胳膊,现在这一拳的力量可是大的不行。

    握着灵枪一踏地面再次的朝着上面窜了上去,到了一定的位置也是直接握着灵枪朝着四周挥舞,我现在挥舞的速度加上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这里的生物速度再快也逃不过我现在的力量,就算灵枪擦中了一点,但这一点却是在我的胳膊的力量和灵枪本身的锋利程度加持的,这就算蹭一下也是伤的不行。

    来来的挥舞了一会,这上面生物也应该都被我所打死,因为一具具的都落到了地面上,朝着四周看去,虽然树枝树叶都基本全部掉落了,但上面护住异色珠子的那树叶还都是完好无损的,看到这我也是松了一口气。

    抬手松开了这棵树,直接从这上面跳了下去,一落地也是溅起了不少的雪,朝着四周的地上看起,四只的奇怪生物已经躺在了地上毫无声息。

    这四个东西和那之前被我烧死的那些生物也是有所不同的,这些的看上去也是更加的凶猛,看上去像是鸟类,但那一身的肌肉也是大的不行,几颗的尖牙异常的锋利,四颗锐利的黑色眼睛也是更添加了另一股的感觉。

    左手抓了一只东西的脑袋,富有魔气的右手直接插入一掏,一颗光溜溜的珠子也是被我直接拿了出来,看了看着东西,可要比我那狩猎到的二阶魔核蕴含的能量还要多很多,而且这色泽上面也是有了很大的变化,也就说这些的鸟都是拥有三界的魔核,都是在炼骨期中后期的东西。

    四只的鸟收拾完了之后,一共两颗的珠子停在了手上,不得不说这运气还是可以的,一半一半的几率在这里应该算得上是高的了。

    既然这些鸟可以靠近那异色的珠子,那么它们身上的东西也肯定是有用的,恩牙比较尖锐,留下了卖钱,大概的弄了弄之后,把身上的有用的东西全部取走,最后又用身上的羽毛弄了一个手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