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的木气再次朝着地下注入,也是再次的在这雪地里面寻找起了魔兽,有的东西是强求不来的,虽然给的时间只有两个时辰,但这急匆匆的去寻找反而还会实失去了冷静。

    又在这里饶了半天的时间,魔兽到是见到了几只,不过都有人面对了,看着都有人我也并不怎么想要去抢,毕竟以我现在的实力要去抢他们真的是太容易,不过那样就显得太欺负人了。

    饶过了这些人再去寻找下两个魔兽,应该说我这运气还是并不怎么差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也是终于又看到了魔兽,而且还是两只。

    雪狼我到是经常地看见,不过这两只生活在一块我倒是第一次见,狼都是群居动物,但我这来俩回回不断搜索着这附近都没察觉到这两只雪狼的同伴,深深的感知了一下它们四周的气息,这两头雪狼的实力虽然比我之遇到的那些魔兽强了一些,不过还并没有打到炼骨期,也就说就算杀了它们,取了它们的魔核也达不到要求。

    体内的气势朝着这四周一放,瞬间我这地上的雪花都开始到处乱飞,一股的气势狠狠地冲击到了那两头的雪狼身上,当时就给它们吓得不行,尾巴也不再翘着了,缩着脖子也是朝我慢慢的低吼,这明显是认怂的表现,朝着它们挥了挥手也是示意它们离开,魔兽都多多少少有了灵智,看到我摆手后这两个东西也是直接离去。

    好不容易找了两只,没想到还是普通的魔兽,摇了摇脑袋也是朝着别的地方再次走去,没走多远都是看到了有人在和魔兽拼杀,看来也得认真一些了,不然到时候魔兽都没了,也没脸回去看那溪雪丫头了。

    因为长年动用五行气息的原因,让我对周围事物的气息都会很是的明感,阶段并不比我高的,多数的气息我都可以感知的出来,这也应该算是修炼五行阴阳诀的好处之一了吧。

    我一个人走在这路上面,走着的虽然是一条直线,但搜索的范围却是在地上达到了十几米之远,地面上看不到的东西都可以靠低下去感觉,因为有的时候,感觉到的东西可比眼睛好用多了。

    就在我这寻找的时候,却感知到了一大片的气息,顺着感知的方向走去,发现了这来源于竟然是一棵树,一棵被雪花所覆盖的树木,表面上看起来和四周的树木没有任何的奇怪感觉,但我去从这上面感知到了许多的气息。

    体内的五行轮盘运转,手上五指一捏一张,一个木头出现在了我的手上,拿起了这木球朝着那血树上扔了过去,一下知识打掉不少的雪花,并没什么奇怪的感觉,一连扔出了五六个木球这树上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看着这树木我也是奇怪的不行,按理说魔兽的地盘意识都是很大的啊,我离这树木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这树上的东西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抬脚朝着这树继续的接近的,慢慢没有任何动静的雪树也是变得开始有了些动静,当我走到了这树下面的时候,抬头朝着上面看去,顺着堆落着雪的树中却有着几颗黑色的眼睛。

    抬头和它们对视了一会,可以说是艺高人大胆吧,也不管这里面的是什么东西,直接一拳打在了这树上,瞬间这棵树也是被我打的摇晃,与此同时那上面的眼睛也是开始有了动静,瞬间一只黑色的东西直接朝着我飞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突如其来的东西真的是给我吓得不行,当时就差把我吓得跳了起来,这无意之中也直接动用了原本的力量,在这黑影快要靠近我的时候,一脚朝着它踢了出去,那道直接朝着我飞来的影子直接被我踢飞了出去了几面之远,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才停下,不过已经死了。

    这一个只算是开头,还没当我仔细的去看那东西的时候,上面那树上也是再有不断地黑色东西朝着我落下,一只接着一只,根本没有说要停下的意思,人面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斥着好奇和恐惧的感觉,虽然我的阶段不低,但面对着这看不清的东西还是显得有些的恐惧的体内的五行轮盘快速的运转,火属性的气息迅速充满勒身子内部,然后再转移到了身子外面。

    在火属性的气息出来了之后,上半个身子直接覆盖了一层蓝色的火焰,这些黑色的东西一冲到这蓝色的火焰上直接被染上了火焰直接烧上了身子一大半,慢慢的也都从空中落到了地上。

    火焰一直在身子上面燃烧着,不断通过吸收那精纯的能量珠子,我现在体内的灵气虽然达不到我身子的顶峰,但这体内那浓郁的灵气都可以供这属性气息使用上一段的时间的了,像现在我的身上这半个身子的火焰,远远是以前不可达到的。

    这个样子持续了一会的时间,这朝我冲来的黑色东西越来越少,地上被烧焦的尸体越来越多,到了这最后再也没有东西落下我才把火属性的气息收起来。

    现在这眼睛清净了,什么东西也都能看的清楚了,朝着这地面上看去,慢慢地都是二十几里面长的鸟类,不过这些的鸟长的有些特别,一边两只眼,两边加起来足有四只眼。

    看着这些的东西,绕我没想到的是这些的东西竟然全部都是魔兽,而且阶段都还不低,在碎体期八九段上下,但还并没有达到炼骨期,所以说尽管这些的尸体让我收获了二十多枚的魔核,但却没有一个是达到了要求的,说来也是有些的可惜。

    检查了一下身子里面,没想到这一会的时间把体内的灵气都消耗了一半之多,看来之前还是太过的恐惧了,一下用掉了一半的灵气。

    不过再次朝着这树上看去,这东西都死了,为什么还能感觉得到上面还有着气息的存在,而且还并不弱,这难道说上面还有东西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