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好了衣服之后,也是在众人惊愕的面空中回到了自己的马车,回来的时候还跟那一对大眼睛招了招手,“你好厉害啊龙毅哥!”对着他她笑了笑我也是回到了自己单位马车。

    用木气弄出了一个木桶,拿起了眼前的热水壶开始往自己的脑袋上浇,脖子一下的位置都用木气做的木板去抵挡,大概的冲了冲之后这些的血水都流到了这木桶里面,甩了甩脑袋,这样感觉舒服了太多。

    没一会的时间这马车也是继续的赶路了起来,掏出风袋看了看,几颗散发着气息的气息的魔核躺在了手上,看来到了的时候还可以练上几炉了。

    马车的继续的赶着,飘雪继续的下着,飘雪的世界感觉都变成了一幅画,一副静态的画,一路上只有车轱辘压在厚雪上面的声音,听着听着又是在这车上面睡了起来。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长的,等醒来的时候都可以通过帘子看到外面景色有了些许的变化,扭头朝着前方看去,一个硕大的白色城门呈现在了眼前。

    马车再往前行进了一段也是直接在这旁边停了下来,我们几个人都下了车,不过这一下车除了冰冷冰溪雪外,还看到了两个女的骑着一头白色皮毛,看着是有些奇怪的坐骑也到了。

    朝着那两人仔细的看去,发现她们两个就是那次我就斌冷她们时候的旁边的那两个人女人,一个是那一路说个不停的“小兰”而另一个,我还并不知道她们的名字。

    “冰姐,我们来了”说着那两个人也从坐骑上走了下来,跟那冰冷打着招呼,几个人闲聊了一会的时间,这接送我们的马车也是开始转头往回赶了,毕竟他们这些人并不是属于这里的人。

    等人都走完了之后,现在也就只剩下我们五个人,冰冷溪雪,还有那新来的两个人和我。

    几个人闲聊了一会的时间那“小兰”也是指着我问到“冰姐,那个人是谁啊,看上去有些英俊啊”说着也是嘻嘻的笑了起来。

    听着她们在议论我,我也是抬脚走到了她们的面前,大概的互相介绍了一下名字什么的,那“小兰”的真实名字叫芸兰,另外的一个女的叫恒慧,关于我的身份当我拿出那个面具的时候她们就看出来了。

    本来还以为这两个妮子是哪冷冰身边的护卫丫鬟什么的,可没想到这两个人也是这学院里面的学院,几个人的关系这么好,一是因为家离得城市较近,二是因为冷冰曾在这学院里面救过她们,至于怎么救得我并没有多问,毕竟这应该算是隐私了吧。

    一行人进了这大门之后,也都是交上了各自在这学院里的牌子,大大的牌子和我那月火学院的牌子差不多上面都刻了一个大字,月火学院的是火,而这雪枫学院就是枫了。

    四个人都上交了牌子,虽然些溪雪的等阶在碎体期的阶段,但也有了一个牌子也是这学院里的学院,可能是我的阶段高了眼光了高了吧,想想以溪雪这阶段,在月火的学院里面都算是很厉害的高手了吧。

    那么多的学院,在现在看来月火学院真的不算是高的,而且极有可能还是很低的。

    在四个人上交了牌子之后,还没待那人查完也是听到了后面有车马的轱辘声,朝着后面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些的人马,不过这来的人马似曾相识,因为他们穿的都是那黑白条的衣服。

    果然没等一会的时间,马车到了一定的位置也都相继的停下,车门打开,几个人从那上面下了来,不过这相继下来的四个人当中,只有其中的一个我是认识的,那就是扉冷风。

    四个人相继下车了之后,扉冷风和一个人说着谈着,另外的两个人就站在他们的后面,面色冷冰冰的,就跟保镖似的,不过他们的实力跟扉冷风那两个人差了起码两三个阶段,主次一下就看的出来了。

    一行人走到了我们这边,两波的人对上了眼,本就有仇在身,现在也算是仇家见面分外的脸红,谁都没给谁好脸色看。

    “这不是冰家大小姐妹和芸家恒家大小姐吗,几位顾念不学着勾引男人,学习修炼有什么用啊,到时候找个人家一嫁,不就什么都有了吗,还来这受什么罪啊”虽然没几句话,但这其中的嘲讽之色却显得很是的浓郁。

    说话的人并不是扉冷风,而是他旁边的那个人,他嘲讽着这边的所有女性,而我呢,可能因为觉得实力低下自动的忽略了吧。

    “我们的事情自然不用你来管,虽然我们现在在学院排不上号,但我们两个对付你还是足够的,那么公子,要不要跟我们两个切磋一番呢”芸兰一顿话的说出,再加上这溪雪在旁边附和着,清晰可见的那个人脑袋上的青筋都鼓起来的,但表情上还是一副笑面虎的样子,虽然他的实力要高于这两个女的一些,但要真的跟这两个女人打起来,这胜算还是更偏向那两个芸兰和恒慧。

    两个女人一个芸兰在吵,溪雪在旁边符合,而那边只有一个人在面对这两个女人,说实话,在这一方面上还是女人比较在行,把那人怼的脸都黑了。

    几个人吵了半天,终于给那男的说的不行,气势迅速的上升,一副就准备要干架的样子,而他这么气势一起来,他身后的那两人也都蓄势待发,而这边呢,那两个女的和溪雪也都准备进入战斗,而冰冷和扉冷风呢,两个人在刚才的时候就在暗中的叫上劲了,所以这半天两个人都没有个什么变化。

    两波人在这里吵着,门口那检查的人也没有要理会的样子,一是因为现在还没在城里面,二是看这样子似乎早就已经看惯了,毕竟打打闹闹都是学员的事情,跟他们并没什么关系。

    现在的场面一度僵持在了这里,而且还一副蓄势待发要打起来的样子,而我呢,就在这旁边看戏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