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白天陪着溪雪玩耍,晚上吸收能量珠子增加自身的阶段力量,一晃也是到了第四天的早晨。

    在我这还在睡着觉的时候,就听到了我这屋子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揉了揉眼睛,一打开了门也使见到了一头雪白的长发和打扮的好好的溪雪,朝着这丫头看去,这心情简直要比我还要激动的多。

    大概的收拾收拾了东西,把该装的东西也都装了起来,拿着钥匙洗了把脸也是跟着这丫头出了屋子。

    来到这客栈的下面跟小二打了声招呼我们也是离开了此地,这一来二去只有我一个人一直在这里住着,走的时候小二还跟我聊了两句。

    跟着这丫头往出走了一会,一路上这丫头也是不停的吃着路边的东西,说是到了学院就吃不到了。

    走了一路吃了一路,到了冰家的时候也是看到了准备好了的马车,挥了挥手我们两个人也是直接踏上了马车,一共两个马车,冰冷和冰溪雪坐一个,我单坐一个,虽然溪雪想要跟我做,但这孤男寡女的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谢雪说了半天还是被冰冷拉了回去。

    待人都上齐了,这支的队伍也是开始行进了,一行人带着马车朝着城外面前进着,这一路上基本都是在这马车里面度过的,怪不得溪雪说没怎么在城外面的世界自由过。

    马车的速度不快也并不慢,守卫有十几个,穿的都是白色的衣服也就说都是冰家的人,这些的人普遍实力都要比佣兵团里面的高伤一两个阶段,再加上马车里坐着的冰家大小姐的实力,一路上遇到的摸手机基本都可以解决,而且这路走上几回也都明白哪里的魔兽强大,也不会再去惹它们。

    魔兽的领地意识都是很强的,这就跟什么狮子老虎之类的领地意识都是一样的,有时候有别的东西踏进来不管什么都会上去拼个你死我活,除了力量大于它太多。

    一路上慢慢的行走,这地图只记录了这附近的大部分城市魔兽居住的地方什么的,像那什么雪枫学院根本没有就记录,所以说长的地图只在这里有用。

    走着的这一路上基本没遇到什么魔兽,有的小的魔兽只是大概的看看也就直接走了,这一路上没有什么战斗也显得安静。

    在这野外生活,总是想不到的事情较多,本想这一路睡过去,但这睡了一会马车突然的停了下来,弄得我这一下身子都扑倒了这马车上面的地板上,揉了揉鼻子,打开帘子朝着外面看去,七八头的雪狼朝着我们迅速逼近,慢慢的也都把我们给包围了住。

    看着这四周的魔兽,要是靠这些人还真不怎么好应付,下来马车朝着是前面看去,溪雪也是用大眼睛透过帘子不断的朝着我一眨一眨带我看着,一副快带我出去的表情。

    冰溪雪没有出来,吗冰冷也没什么动静,看样子也像是在试探我的伸手,毕竟在哪比武台上面的时候都没怎么透露过,救她们的时候也就只动用了那木气。

    晃了晃脑袋,伸手从风袋中摸了摸,一把匕首从风袋里面掏了出来,踏了两步直接朝着这附近的雪狼冲了过去。

    我的这样子不仅是我这边人没有想到的,就连那边的雪狼都没有想到,毕竟把我们包围起来,一是不想让我们逃跑,二是好找机会进攻我们,而我这倒好,直接朝着它们冲了过去。

    我们这边的人看到我之后也是在犹豫要不要来帮我,不过在他们要过来的时候却被那冰冷叫住,毕竟它他们要过来的话,不就打乱了计划了嘛。

    我拿着刀子朝最近的雪狼冲着,它见到我之后也是直接朝我冲了上来,而且不止它一个,离它最近的两个也是同时朝我冲过。

    冲着迎面而来的一张大嘴我也是直接一个转身来到了它的一层,一刀送入了它的脖子,另一叫踢到了我的侧面拍来的一只爪子上面,抽回匕首鲜血直喷,顺着用脚挡住的那个虎爪上摸了过去。

    一股有一股的鲜血直流,不过这雪狼的体质可不是闹着玩的,尽管这血流喷的很大,但短时间还并不会多走它们的性命,体内的土气微动,渐渐的渲染到了两条手臂上面,聚成爪形直接朝着一个抓了过去。

    我的力量本来就比它们强不说再覆盖这土属性的气息更加是如虎添翼,捏着这狼爪直接把它这巨大的身子直接抓了过来,一拳打在雪狼的下巴出贯穿了几根骨头。

    这一只的雪狼直接被我杀得半死,这另外的两只雪狼也是抬头朝着天上嚎叫,这一嚎叫,顿时间附近的雪狼也都为了过来,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狼是一群可怕的群居动物,强大就强大在它们会团结协作,遇到了什么苦难都会呼叫同伴一切进攻,本来面对的是三只的雪狼,但现在除了在一旁有气出没气进的一只,这附近顿时的狼数变成了六个。

    虽然这附近的雪狼数所,速度力量也不慢,但到了我这里还真的是不够看的,三下俩下靠着匕首外加自己的速度和力量也是把这几头的雪狼全部放倒。

    四周的鲜血洒了一地,有的鲜血还没等流多长时间就已经被冻住,这四周的雪狼尸体也都开始慢慢的变得僵硬。

    朝着自己的身子上面看去,几乎全部都被鲜血所染满,脑袋上脸上身子上,面部都是狼血,这些东西短时间还好说,但在这里时间一长就相当于冰水破在我的身上了,这样的下去非得把我冻住不可。

    伸手就要敲碎自己的衣服,但看着四周这么多的人还有溪雪那两个大眼睛也无法在这里变成光溜溜的,来到了这马车的最后面,把身上冻住的衣服全都打碎,再次的换上了一件新的衣服,也不怕这新衣服再被身上的鲜血索染红,一位这些的鲜血都已经冻了住,包括我哪飘逸的发型也没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