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两个人死亡的落下,那冰痕也是像是疯了一样,神情显得是极为的激动,“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说着握着匕首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看着他的这样子,本来还并不想杀他的,但给了机会,还上来送死就怪不得我了,体内的灵气运转,慢慢的集中到了手上,在他冲过来的时候我也是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肚子上,当我要抬起拳再次朝着他的脑袋落下去的时候,一声的“住手”把我的手停下了他脑袋上面几厘米的位置。

    把打在他肚子上面的手拿开,这人也是直接倒了下去,不过并没有死,在躺下的时候嘴里面还不断地说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之类的。

    其实我也挺好奇他是怎么恨我到这个地步的,看着他现在的这样子,根本算不上是恨了,已经都达到疯的地步了。

    这人倒下了之后又上来两人把他抬了下去,还有那几具的尸体,这场的比赛也就由我取得冠军而落下了帷幕,虽然不知道那冰痕被带回去后都做了些什么,但以他的那样子,很难再被加以重用了吧。

    下了台之后就见到那谢雪朝我跑了过来,举手投足间都是表现出了喜悦,“很厉害嘛,不愧是本小姐看上的男人”说着又是掐起了腰。

    摸了摸他的脑袋也是见到了一个人影迎着走了过来,走了被房子所覆盖的阴影也是看到了出来的人,冷冰。

    她迎面朝着我们走来,到了一定距离的时候这溪雪丫头也是抱住了我的胳膊,“姐,我就能说他能胜出,我厉害吧”。

    这丫头跟着她姐说着话,但她姐的注意力并没在她那,而是在我的身上,“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张嘴几个字的传出,我也早就猜到她想要说些什么,虽然我刚回到天域的时候身形与现在变化了很多,但有些的东西还是能够看出来的,比如大概的骨架骨骼气息什么的,要是普通人记忆力肯定没那么高,但身子素质比普通人要高太多的武修却可以。

    “不防大小姐说,你我的确是看过,而且我的这条命还是您救的”“我救得?”说着也是皱着眉头想了起来。想了一会看着她的眉头慢慢打开,看样子也是想起了我了。

    “你那时候受了那么重的伤,你到底是这么在这么短的时间恢复过来的,而且,你们那一个护卫的实力就这么高的吗”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我也不怎么想隐瞒,便大概的跟她交代了一下。

    “因为初来驾到,肯定不能把自己的事情全部交代出去,我以前说的也是有些真的,不过我并不是一个护卫,而也是像你们一样,是一个学院的学员,只不过我们那突然出现了一个使用力量特别特殊的人,他是实用的并不是灵气,而是别的气息,那时候我们学院拼劲力气才把他打得不行,不过最后打开一个通道逃跑,为了不留下祸患我也是直接冲了进去,灭了那个东西,不过这进去一段时间边昏迷了,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出现在这这里了”。

    我的话中有真有实,不想暴露太多因为除了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之外,有很多的东西她知道了也没用,如果不是感觉以后会跟这人有很大的接触,我也不觉得我会说出点真的东西。

    “看来你上次说的并没有几个字是真的,那我怎么确定这次你也是骗我的呢”听到她的话我也是一乐,难道说要我把那两年多发生的事情全部告送你吗。

    “我能给出的只有这么多,大小姐相不相信就是大小姐的事了”,冷冰听到之后也是狐疑的看我看了一会,“好了,那我再问你最后的一个问题”,“大小姐请问”,“上次救我们的人是你吗”听到她的话我也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那次我用的招数太过得稀奇,这以后的日子还肯定会一直接触,这早晚都要暴露出来。

    伸手从风袋里面摸了摸,一个面具被我拿了出来戴在了脸上“虽然我的来历有些神秘,不过大小姐只需知道,我并没有要加害你们的意思”说着我也是把面具递到了溪雪的手上,这丫头拿起来看了看也就戴在了脸上玩耍了起来。

    “那好吧,既然你现在也想去那雪枫学院,不过我还是有些东西要告送你,我们只能给你提供一个名额,但到了学院还需要参加学院的测试,只有通过了测试才能进雪枫学院,所以你能不能进去并不是我们说的算”。

    “那是当然,如果进去不去的肯定不会怪罪大小姐”说着冷冰也是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三天后来找我,到时候我们一同去那雪枫学院,记住,别把我妹妹带坏了,要不然我饶不了你”说着手上的白色气息迅速凝聚,一把冰匕首也是出现在了手上,不过也就动了动边转身离去了。

    “好啊好啊,到时候龙毅哥你就可以我们一起去学院了,到时候谁要欺负你来找我们就好,我姐姐会帮你去揍她”说着这丫头也是挥了挥拳头,再加上带着的兔子面具显得异常的“凶猛”。

    通过了这么的一下,这丫头也完全把我当成了自家人,说话也不怎么以本大小姐自称了,对我的称呼也是变成了大哥哥。

    这一场的比武就这样达到了尾声,有几名的人都被冰家拉了进去充当护卫守卫一类的人物,当然那大叔格也成了里面的一员,而且那很是曾很我的那个人我也不想再去接触他了,在这世界,双手都已经被废了,要是当时废了还有很好的丹药加上会医术的人给去治疗行了,要在这现在的这情况下,他的那双手很难恢复,没有了双手有没有好的下盘基础,所以说,现在想活下去都变得很难了。

    三天的时间,溪雪那丫头也是总是来找我玩耍,这丫头现在;腻着我比腻着她姐的时间都还要长,三天慢慢流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