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找第五十小魔域还是并不难的,在我前一段的时间,来来回回不停地移动,这地方也是几乎都记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和枭沥告送我的一些事情,要找起来那第五十小魔域也花费不了多长时间。(书=-屋*0小-}说-+网)

    在我的速度之下,来来回回的在我认识过得地方绕了一段的时间,再跟具枭沥说的那怎么着招城池的方法,也还是没找到。

    坐在一棵树上休息,这魔域比我想到的是大的多了,魔域分三千小魔域,我这么长时间在的还只是这第两千七百小魔域的里面,这让我绕了半天也没在这四十几,五十几之间找到那第五十小魔域,难道说那魔域还能把自己藏起来了不行。

    者到处找啊找啊,心纯也是跟在我的身边不停地跟着我前往一个个地方,要是在以前说不定早就睡着了,但现在那小脸上一只打着哈欠也没说要回来的样子,也着实让我感动,这无声的陪伴夜未眠太暖了吧。

    这从上午硬生生找到了下午,这下才真正的找到那第五十城池所在的地方,要分清这是第几十几城池也不算难,因为它城池的那大门上面就有着标记,写着第多少小魔域。

    到了这城池的一旁,也没说看都这城市有什么其它特别的地方,这城池的豪华程度也就算是一般般,城市也没有很大的面积,这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城市啊,不过这城市去能存活几百年,到了现在能让任何其它的城市无法进攻,这些的神秘也就躲藏在它的里面。

    围绕着这城池绕了绕,也没发现有什么机关,但就到了这正门的时候,也是发现了一幕让我感到惊奇的画面,那三个妮子竟然在那掐着腰,大眼睛朝我这里狠狠地盯着。

    看着这几个人,我也是笑了笑没有了办法,对于这神秘地方谁知道里面存在着什么东西,那两个女儿知道的要比我知道的多的多,但就算这样她们还是赶来,不管怎么说这都还是很令人感动。

    带着心纯朝她们走去,枭沥和那女孩没说些什么,不过那枭凛就不一样了,抓着我就是一阵的说啊说啊,我也没还嘴,就这样慢慢的听着,毕竟感情越深越害怕,这说的也就越厉害,这时候虽然身为一个大男人也就只能低头听着喽。

    说什么就应什么,讲什么就听什么,这长着一张冷冰冰的脸,再加上初次那不怎么说话,还爱拔刀的性格着实是跟我吓得不行,那时候真的是打死我都没想到那样的一个女孩会在为我担心。

    这训了半天之后也才是停了下来,一脸冷傲的说,“要是再有下次,我们就不管你”,说完也是吧小脸扭过去也不再看我。

    看了看那女孩,也是扭着小脸看着这城市,连看都不看我的,看来我这次的一走,真的是惹了不少人啊。

    伸手从风袋里面掏了掏,一会也是摸了摸一对金属手套,看到了她的那对战方式,比起匕首来更适合拳套,铁抓一类的东西,这些东西都能很好的提升进展伤害,还能增加自己拳头的伤害。

    我抬脚来到了那女孩的身边,她的小脸还是看都不看我,我咳咳了两声“给你件更好的装备想不想要啊”,听了我的话,她的小脑袋微微一动,不过也并没转过来,把那双铁抓给她拿了出来,她看到了之后才转头朝我看了过来,伸着双手就过来抓。

    哪里是那么简单就能给你的拿到的,拿着这双铁抓跟她饶了半天,这对于我来说可以说的上是玩摔了,但是对着女孩来说却是拼劲全身力气都够不到这东西。

    这费劲全身力气都没说够到这东西丝毫,顿时也是给她起了个够呛,直接跳上了我的身子,双手挂着我的脖子就是不下来,不过我这双手的抓着一对铁抓挂在前面,她这个位置想够也是够不到的。

    她的手在我的身上乱抓着,不过我这用魔气重铸过得身子怎么是她这个没多少魔气的人能够伤到的,在我的脑袋上丶头发上乱抓着,我也是没什么感觉。

    挠了一会之后她也没了反应,这小妮子也是终于知道自己的实力和我之间的差距了吧,不过这还没多少的时间,就感觉到脸上有了些许的异样,眼神朝着左脸上看去,右脸有着黑色胎记的青涩面庞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当然不是亲我,而是咬我。

    左脸上感觉有了湿润,她就这样一直咬着我,随然我没有什么反应,但要让她这么一直咬着算是什么事啊。

    双手把着她的身子翻过来了之后,这小妮子也不是那根线不对了,就这样一直咬着,不管我怎么弄样完全不说要下去的样子,我也不能用力,看着捏的眼神我也只好认输,身后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输了”,这下之后她才拿着那双铁抓跳了下来,朝着双手带了上去,扬起小脸那叫一个高兴。

    我这搓了搓脸,还没当我有啥动作的事后,那小妮子带着铁抓就朝我抓了过来。

    这带了上铁抓之后的她力量也不是提升了一个两个档次,每一拳都带着一阵的强风,这擦到我皮肤表面的时候也是能够感受点感觉。

    这小妮子不停的挥爪出拳,但是自从他她带上了这东西之后,她那下半身的力量几乎都放弃了,只是用上身拳头一直在攻击。

    我也不懂什么教导方法,也不懂该怎么教育,但对于这女孩来说,实战可能是最适合她的方法了吧。

    看着这上盘一直进攻的她,我这上半身子不断地躲着她的攻击,就在这她又一拳打出来的时候,我的脚用力的一踏地面,瞬间这地面上就起了一阵的裂纹,她离我很近,所以这很快就波及到了她,身子直接就站不稳了。

    趁着这机会我也是一伸腿直接给他嫂倒,就在她惊慌的快要落地的事后,我也是直接抓住了她的衣服,这也是防止了她掉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