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这里仰望这夜空,伸手一掌,一股蓝色的火焰在手中浮动,在移动一团的黑水出现在了手上,再次的变动,一根树枝从手心张了上来,再一挥也是变成了虚无。

    说来这能量也是很奇怪,我原来靠灵气所动用这些的属性气息,没想到我现在靠灵气种子当中的那红黑色的魔气也行,这世间万物真是变化无常啊,在这躺了一会也是朝着现在所在的那个山洞里走去。

    错过的失去的太多,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不断的提升实力提升实力,然后到达了能够回去的地步,然后再去看看那些自己身边的人是否还安好。

    一路上朝着那个山洞所在的飞快奔跑着,没一会的时间也是到达了所在的地方,朝着那里看去,瀑布还是在不断的流淌,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类野兽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下来。

    一下穿进了瀑布就进到了山洞里面,那几个人还都在睡着觉,我也是打个哈欠拿张毯子盖在身上继续睡觉,没有争斗,什么烦心的事都没有,这样的睡觉才是最舒服的。

    一觉睡到了早上,这时候的阳光早已经洒了进来,而那三个人也是已经早早的起了来,两个人在这里也是悠闲自在,也没有战争,要守护村子什么的,而那个女孩被我告诫了之后现在也是没有再去锻炼自己,决心是挺重要的,但是不顾伤势一直不断地锻炼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的闲事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只会空空的浪费着自己的时间,要拥有魔君那样的实力,提升实力是必不可少的,但现在关键是怎么提升实力,正好身边也是有魔族的人在,这有些的事情也好问。

    朝着她们慢慢走去,她们两个人正坐在这一边的岸上,双脚在水里面摇摆着,走过去也是跟她们打着招呼,随即之后也是转入了正题,“在魔族怎么提升实力啊”,“魔族提升实力也有很多种,最普遍的就是用魔量慢慢滋润,这是最普遍的,不过这方法的提升速度也不是很快,一方面是没有那么废掉的魔量很多,再一方面就是不能吸入太多,否则的话身子会受不了。另一种快的方法就是吸收同类,每个魔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是有魔气的,而想要快速提升就去吸收别人的魔气,那魔气在心脏那里的地方时最浓郁的,所以也是常常能简单一些被挖了心脏的魔人,不过这种的办法一旦开始便停不下来,因为那心脏可是一个魔人的毕生精华,吸收进去了之后体内会对这种魔气产生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所以只能不断的吞噬心脏才能使自己好受一些”。

    “难道说,魔族不能自己吸收四周的魔气供自己提升实力吗”,“这个方法到是也有,不过那魔气浓郁的地方早就被前些的城市所占了,像这个地方的魔气吸收和不吸收几乎没什么两样”,“那这样说的话,是不是也有一些其它的比较稀有的物品东西可以很快地提升魔气的”,“你说的那东西,也有,我们魔族有的地方盛产魔晶一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一些默魔气比较多的地方才有,不过有的地方地位很好,也能产生出魔晶,就算都是魔晶,里面蕴含的魔气也是有多有少的,魔气浓郁的地方,产生的魔晶里面的魔气就越多,而产生的时间悠久的魔晶产生的魔气也多,这些东西我大多也就只是听说,见过的很少很,除了魔晶肯定还会有其它的东西能很快的提升魔气,至于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听着这一顿话,总而言之几乎就是一个道理,排行的城市越靠前的,魔量就越多,地方所在的魔气也就越多,而越靠前的地方就有很大的几率拥有魔晶,就是一个道理,想要强大就去占领排行靠前的,越靠前的城市实力越强,实力越强资源就越好,然后就越来越强。

    “枭沥,你知不知道这哪里最近的城市有那魔晶”,我这个问题当时也是难住了枭沥,不过也对,哪个城市拥有的魔晶会到处去跟别人说的,看来要提升实力,就只能去攻打那排行靠前的城市了,看来这以后的日子并不会这么平凡了啊。

    看着河里面的游鱼也是想要改变改变伙食,我这刚要跳下去这边的枭沥就有了反应,“有一个城市排行不怎么靠前,虽然不知道那里面是否会产生魔晶,不过那里面有的几率很大,第五十小魔域”。

    在枭沥说完了这个小魔域之后,她妹妹枭凛能感到脸色明显的变了变,看来这个第五十小魔域的来头有些神秘啊。

    “只不过那第五十小魔域的背景很是神秘,那座城市就一直居住在那第五十小魔域,准确来说是第两千七百五十小魔域”,两千七怎么了,对了,三千小魔域,后三百个小魔域会被抹去,看到了我的表情,枭沥也是再次张口,“那小魔域存在哪里的时间起码有两百年之多,它一直就在那个地方,就算是后三百被抹去了一次,那个小魔域还是一直存在那个位置上”。

    哪一个小村子可以在那这魔域高层的规矩下一直存活,那里到底是住着什么样的一个怪物,又或是说那个村落到底是又多么的强大,可以打破这所建立的规矩,对这神秘的第五十小魔域,我到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那第五十小魔...”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让枭凛打断了,“你你你知道那小魔域的来头吗,那魔域自从我们来到这里开始,就从来没见到过有人去动那个小魔域的,就算是排行前几十,前几个也都没有说有人敢去招惹那个小魔域的,你也不能辖去”,说着也会一把抓过了我的衣服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着这样子我也只好应付了下来,这不然去,还不能偷着去啊。

    这两天的时间,我们几个也就一直在这里待着,那两个女人天天就是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打发打发时间,毕竟我们这段时间还在躲避风头,而我呢,我这几天就一直训练我这个徒弟喽。